>历史>>正文

日军在满洲只有烧杀抢掠?这支军队把鬼子打得“日陷不宁”!

原标题:日军在满洲只有烧杀抢掠?这支军队把鬼子打得“日陷不宁”!

本文作者张宪文,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

美国《密勒氏评论报》曾发表评论称:“满洲事实上没有不被袭击的地方,城市和铁路,竟找不出一处来。”([英]《密勒氏评论报》,摘引自《救国时报》第九期。)1932年初,《伦敦每日导报》也撰文说:“满洲国当局日陷不宁,目下满洲境内,日本人没有一条绝对安全的道路。”([英]《伦敦每日导报》,摘引自《救国时报》第九期。)

这支使伪满洲国和日本人“日陷不宁”的武装力量就是东北抗日义勇军。东北沦陷后,原驻守东三省的东北军,除少数叛变沦为伪军外,一部分辗转入关寻找主力,大部分同当地民众结合,组成了许多抗日爱国武装力量,这些由东北军游散官兵、绿林武装、普通平民组成的非正规部队,总称为东北义勇军。

辽西义勇军指挥官,姓名不详

1931年12月9日,东北民众救国义勇军军政委员会便在哈尔滨发表成立宣言,宣称:“矢率东北爱国健儿,为党为国为家,誓起奋勇杀敌,光复中国固有河山。”(《第二次中日战争各重要战役汇编——东北义勇军》,第73页。)

辽宁的抗日义勇军兴起最早、发展迅速。九一八事变后,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从沈阳带出部分警察,沿铁路向锦州且战且退,并在锦州一带组织民团、警察、公安队等抗日。1932年1月成立了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当时分22路,约六、七万人,分布于黑山、新民、辽中、昌图、沈阳、辽源、绥中、锦县、锦西、抚顺等地。当日军进犯辽西后,“人民激于义愤请缨杀敌者日增,迄二十一年三月,已达五十四路约十余万人”。(《第二次中日战争各重要战役汇编——东北义勇军》,第15页。)

4月21日,唐聚五就任辽宁自卫军总司令,使辽宁的义勇军达56路约20万人,划分为5大军区。(《第二次中日战争各重要战役汇编——东北义勇军》,第15页。)辽宁省义勇军自编组以来,采取游击战术,到处袭击日军,破坏交通。他们多次袭击日伪盘踞的沈阳市,袭击飞机场、兵工厂、南满车站等地,焚毁日机数架,也多次攻袭锦州、营口、抚顺、鞍山、海城、新民、辽阳、义县、绥中、大虎山、黑山等重要城镇和日伪据点,扰得日军不得安宁。他们出没在北宁、安奉、营沟等铁路线两侧,颠覆日军军车,切断敌人交通,使运输枢纽常常陷于瘫痪,并歼灭了相当数量的日军。

辽西义勇军之红枪队

在吉林省,中东路护路军长绥司令丁超和依兰镇守护使李杜于1932年1月下旬组织了吉林自卫军,由李杜任总司令,丁超任吉林治安维持会长。吉林自卫军在日军进攻哈尔滨时,给敌人以重创。哈尔滨失陷后,丁、李两部分别退往双城和依兰、宾县一带。3月20日,两部合攻哈尔滨未果,但3月28日攻克农安县城,并将伪军于瑞征部击溃。4月1日,日军以3个旅团,协同伪军张海鹏、熙洽等部,对农安发起总攻,吉林自卫军坚守3天才退往扶余。(《第二次中日战争各重要战役汇编——东北义勇军》,第16~17页。)

辽西义勇军一名士兵在监视敌军调动

在黑龙江省,马占山于1932年4月返回海伦,于12日通电再次抗日,表示:“一息尚存,誓与倭奴周旋到底,成败利钝,在所不计。”(《第二次中日战争各重要战役汇编——东北义勇军》,第95页。)马军以黑河为大本营,以海伦为军事中心,其军力达10余万之众,并同北满的苏炳文旅、东满的李杜吉林自卫军呼应。苏炳文于10月1日在满洲里通电抗日,重悬青天白日旗,使日军大为恐慌。此外,还有朱霁青组织的东北国民救国军,冯占海、邓铁梅、王德林、刘万魁、张殿九、董显声、赵毅等各路义勇军。他们袭击敌伪据点,伏击日军列车,破坏铁路桥梁,给日伪军以沉重的打击。

吉、黑各地的民团、民间秘密结社(如大刀会、红枪会)、绿林武装以及热心救国的工农群众、青年学生纷纷加入抗日的行列,使原来以东北军为主体的吉、黑义勇军增添了新的成分,渐而形成各阶层、各民族联合抗日的壮观局面。到1932年,东北义勇军进入全盛时期。根据考证统计,东北抗日义勇军发展鼎盛时的总人数为55万,即辽宁省(含热河和内蒙东部地区))27万、吉林省15万、黑龙江省13万。(孔令波:《东北抗日义勇军人数考》,《军事历史研究》2009年第3期。)

张宪文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一卷,抗日持久战局面的形成》,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16年版。

编辑:林小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