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张作霖究竟是不是日本扶植的傀儡?他做了一件事,日本人便炸死了他

原标题:张作霖究竟是不是日本扶植的傀儡?他做了一件事,日本人便炸死了他

本文作者张宪文,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

1928年春,国民政府第二次北伐开始。田中内阁再次以实施所谓对侨民“就地保护”的政策为名,向山东派遣军队。5月1日,福田率第6师团5000余人抵达济南附近。在此之前,华北日军已派了3个中队先期进驻济南城。二次北伐的中国军队于5月1日进入济南;5月3日,日军即寻衅进攻,制造了令人发指的济南惨案。根据济南惨案调查团所报告,中国民众被杀害3625名,受伤为1455名,加上军队士兵,总数达5000余人,财产损失达2600余万元。(中国国民党中央党史委员会编:《革命文献》第19辑,第1266~1267页,第1334页,台湾出版。)

济南惨案后由西向东看济南城残破的西门瓮城门楼

日军制造济南惨案的同时,日本驻华武官酒井隆向陆军省和参谋本部报称“师团正在进行紧急部署……各方面战况渐次激烈,依靠蒋介石的力量已不能制止中国军队,需要日本采取断然措施”,敦促政府增派兵力。([日]关宽治等著:《满洲事变》,第26页。)田中内阁5月4日召开了内阁会议,迅速批准了陆军省白川陆相的增兵提案。5月8日从日本本土调派精锐的第3师团赴山东,5月9日又从中国东北加派一个旅团去山东,迫使中国军队撤离了济南,日本以此加重了与南京政府谈判的筹码。

田中内阁三次出兵中国山东的战略意图,旨在干涉中国内政,维系奉系军阀傀儡政权以确保满蒙,是其大陆政策的具体实施。田中内阁一面出兵山东,一面要求张作霖停止在华北与二次北伐部队的对抗,保存实力,撤回关外。日本希图以此完全将张作霖掌握在手中,巩固其在东北的既得地位与权益。为此,田中内阁于1928年5月18日发表强硬声明称:如“战争进展至京津地方,其祸乱或及满洲之时,我国政府为维持满洲治安起见,或将不得已采取适当而且有效之措置”。(国民政府外交部编:《外交部公报》第1卷,第2号,第176页。)同时,将驻旅顺的关东军司令部移驻沈阳,完成了占领中国东北并完全控制张作霖的军事布置与态势。

济南惨案

张作霖虽是日本帝国主义扶植的军阀,但并不甘于在一切方面都对日本政府及其军队俯首帖耳,充当完全的傀儡。慑于全国反帝浪潮的高涨,他对日本提出的在东北的某些权益要求,未能作出令日本满意的答复。在筑路等问题上还接受英美贷款,使英美势力伸入东北,对抗日本。除此之外,张作霖反对撤回关外,并指责日本政府迫使其撤退是干涉中国内政。张作霖和日本政府产生的一系列矛盾,妨碍了日本完全控制东北企图的实现,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因此准备暗杀张作霖,直接吞并东北。

1928年6月3日,张作霖终因战败和日本方面的强迫,撤出北京,退往东北。当其乘坐的专列于6月4日凌晨经过京奉铁路(今京沈铁路)与南满铁路交会处的皇姑屯车站时,被预先埋置的炸药炸毁,张作霖伤重身亡,此即皇姑屯事件。皇姑屯事件是日本驻东北的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在军方首脑的支持下,一手策划并组织实施的。在张作霖撤退之前,河本特派了关东军石野芳男大尉和神田泰之助、武田丈夫两名中尉前往山海关和锦州以东的京奉铁路各要地,要他们及时报告张作霖专列通过的时间,并派遣驻朝鲜日军某旅团所属工兵队在皇姑屯车站的旱桥下埋置了炸药,由关东军独立守备队中队长东宫铁男大尉担任现场爆炸指挥。关东军首脑和河本大作的原定计划是:先杀掉张作霖,使东三省权力地方军阀化,在东三省制造混乱局面,然后关东军以保护日本侨民和维持社会治安的名义出动,占领东北全境,侵吞东三省。([日]关宽治等著:《满洲事变》,第35页。)

皇姑屯事件现场。

由于当时的东北当局妥善处理了这一事件,张学良将军迅速稳定了东北全境,东北并未产生日本军国主义希望出现的大混乱局面,关东军无机可乘,致使皇姑屯事件最终未能达到日本军国主义的战略目的。但它确实是三年后九一八事变的前奏和演习。

张宪文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一卷,抗日持久战局面的形成》,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16年版。

编辑:林小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