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UIA霍普杯 | 埃乌特洛比亚——一等奖作品解读

原标题:2018 UIA霍普杯 | 埃乌特洛比亚——一等奖作品解读

编辑:小力

编者按:当前中国经济正经历由制造业为主,向以知识与研究类的服务业为主的转变。这种转变与全球社会经济从机械大规模生产型向数字化定制型社会的演变是一致的。共生的城市恰恰满足了这一新的社会需求和期望。

本次竞赛由帕特里克·舒马赫担任评委。竞赛要求选手们在中国一个一、二线城市选择一块城市中心区,打造一个拥有约1000个小单元的共生集群。西南交通大学、英国AA建筑联盟学校、西交利物浦大学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提取秩序的逻辑,制定法则,将建筑和人类活动统一。他们通过集合住宅表达了一种特殊且动态的人际关系,年轻的创客用户也因此拥有自由居住和更新生活的权力。最终,他们这一映射自发社会关系的定制化社区“埃乌特洛比亚”获得2018 UIA霍普杯一等奖。

编者按:当前中国经济正经历由制造业为主,向以知识与研究类的服务业为主的转变。这种转变与全球社会经济从机械大规模生产型向数字化定制型社会的演变是一致的。共生的城市恰恰满足了这一新的社会需求和期望。

本次竞赛由帕特里克·舒马赫担任评委。竞赛要求选手们在中国一个一、二线城市选择一块城市中心区,打造一个拥有约1000个小单元的共生集群。西南交通大学、英国AA建筑联盟学校、西交利物浦大学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提取秩序的逻辑,制定法则,将建筑和人类活动统一。他们通过集合住宅表达了一种特殊且动态的人际关系,年轻的创客用户也因此拥有自由居住和更新生活的权力。最终,他们这一映射自发社会关系的定制化社区“埃乌特洛比亚”获得2018 UIA霍普杯一等奖。

◑◑ ◑

The true charm of a city lies in its softness,its absorption, its all-embracing,

it is always an expression of hope and a source of guilt.

城市的真正魅力在于它的柔软、吸收、无所不包,

它总是希望与罪恶并存。

▲ 设计效果图©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当旅人踏进以埃乌特洛比亚为首府的地区,许多城市散布在起伏的高原上,她们大小相同、形态相似。如果某天某个城里的居民感到厌烦了,再也忍受不了他们的工作、亲属、房子、街道、债务等,全城市民就决定迁移到邻近那座一直在等待他们的崭新的空城里,在那里,每个人都开始从事新的职业,娶一位新的妻子,打开窗户就能看见新的景致,每晚跟新的朋友做新的消遣,谈新的闲话。社会是有序的,居民们反复演出同样的场景,不过换了演员,他们的生活在一次次搬迁中得到更新。这个城市群被叫做埃乌特洛比亚。

——伊塔洛·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意大利,1972)

▲ 设计理念©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1. 背景起源 Background

❏ 年轻创客的住房矛盾

当代的城市社区人口大幅重组,年轻的创客们纷纷涌向一二线城市去享受多资源和机会,因循守旧的工作模式和安土重迁的思维习惯也在逐渐地弱化。然而矛盾的是,现今在中国,年轻人却需要花费更多收入去为居住买单,急剧增长的需求量和资源的不均衡分配使得房价飙升,房产已然是一种重要的生活需求和投资手段。以中国深圳为例,一年内房租上涨了30%。不少城市也因为居住的困难而使得有梦想的年轻创客们望而生畏。

❏ 看不见的邻居

城市社区正由“单位型管理”向“社区型管理”转化。 “邻里”在社会学中被定义为在地域的相互靠近这一自然条件下逐步形成守望相助、共同生活的群体,与家庭等基本单位共同整合而成城市居住社区—社会的空间连续统。然而,高昂的房价让年轻人在挑选居住场所的时候,更多地取决于经济能力、政治政策等,这意味着他们无法选择理想的人文环境和相处对象,高度聚集的居住模式改变了邻里聚集方式,不同阶级、不同职业、不同习惯的人们被迫混杂,人们相互戒备,失去了交往。居民间互不关心、互不联系和缺乏责任感而形成的“社会关系死角”。

▲ 建筑形式与城市场地©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 集体秩序和文化认同感

16世纪,英国哲学家霍布斯用社会契约论解释了社会秩序的起源:独立的个体相互签订契约,形成社会秩序,以摆脱“自我为战”的混乱状态。社会秩序是自发的,从下至上形成的。一个群居部落(社区)中自然形成并由全体人员自觉维护的风俗秩序,往往会通过特定的聚合形式体现。社区中人们想要获得交往,他们需要拥有集体性文化认同,才会熟悉并热爱彼此。

▲ 设计理念©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2. 设计策略 Design Strategy

拿到题目后我们开始思考,城市社区不再是单纯的居住功能,它还要担负起更多的社会功能。提案必须是非常规的,它应具有前瞻性但又要有现实的技术作为支撑。基地需要拥有大量创客资源,充满活力包罗万象,我们选择了深圳作为实验土壤。一二线城市的相似性使得地域特色被适当弱化,转而强调对居住模式母体的研究,设计最好具有一定的推广意义。

▲ 设计场地©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 人口分析©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 游戏

假如,放大一个聚落中个体的喜好,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由意志去搬迁并选择具有相似性的邻居,就更有可能发生邻里间的互动,社会活动与空间之间彼此联系并体现——产生交往场所。

为了去寻求失落的秩序,我们设计了一个游戏,其理论基础来源于Schelling隔离模型1,即从一个失衡的状态开始,每个代理会根据其对邻居构成的满意度来选择迁移或者留下,最终形成一个稳定的社会。我们的游戏规则是:每个点(居民)拥有等概率交往的6名邻居(等六边形),他们通过放大自身的特质(用颜色来表示其身上表示最强烈的需求或爱好)彰显异同,若周围相同颜色的点少于3个则会搬离到一个能满足其要求的位置上,反之则留下,以此观察微观的个体行为对宏观水平上产生的反映,并且寻求个体在聚落中的最理想的归属地。

注1:美国经济学家学家Thomas Schelling提出的居住隔离模型,研究了微观个体行为是如何演变为社会的宏观居住隔离

▲ 设计理念©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我们把建筑的立面,视作游戏的棋盘。游戏作为一种参数工具,我们希望能从底层去看待住宅聚落的秩序规律,关注社会规则的映射而非形而上的形式。

❏ 策略

现代社会是高速运作的,它冲击着秩序的生成萌芽,因此必须以一种相匹配的高效率的手段来重塑秩序:

◆ 对于年轻的创客,首先要削弱住宅的资本属性,强调居住的实质;

◆ 并且,住宅将被设计成一种更为日常、更为易得的商品,降低入住、搬迁、改造的成本,更多关注于创造出用户自定义的空间。

▲ 场景效果图©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 入住模式

人们通过网络平台完善自己的个人属性,比如职业习惯、功能需求、兴趣爱好等。收集了大量数据的系统通过对这些参数的匹配筛选,为用户挑选最佳居住位置。然后住户继续在网购平台上挑选居所中的功能组合,并通过模拟器来拟定材质和装饰。建筑工厂会根据用户完成支付后的订单信息来制造建筑部件(建筑部件在设计中是指建筑外壳和家具的模块化组合),并通过物流送货上门,在选中的位置进行安装。

▲ 入住模式©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建筑师提供大量建筑部件模板放到互联网平台,用户通过平台为自己的居所挑选功能种类、数量,来形成定制化住宅。

▲ 平台资源库©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 居住单元模拟举例©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 共享模式

由于种种差异,追求个性的年轻人们的居所不尽相同,空间的异化在群体和群体之间被放大。志同道合的人们聚在更易交往,任何住户愿意分享的共同点都有可能使他们成为”同质人群“,他们拥有更多的自由(搬迁和入住的成本被降低)去更新自己的生活,选择心仪的邻里。人们贡献出自己建筑的小部分去与他人融合形成同质功能,并获得共享这个大空间的权力。分时段使用或闲时出租会提高空间的利用率。

▲ 共享模©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他们的公共活动实际上是由“同质人群”共同决定的,是“定制化”的共享空间。

▲ 功能分布©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技术可行性 Technical Feasibility

模数设定为600mm的“建筑部件“是建筑围合和功能家具的组合件,家具或家具的载体利用切割技术实现,由外部的硬质围合连接并保护,管道、电路等设备被预埋在切割体中,切割体表皮可附着各式材质。这样,不同功能的“建筑部件”通过连接件的相互固定组合成一个完整住宅。

▲ 技术和构造©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结语 Conclusion

社会秩序的体现依赖于空间秩序的建立,我们试图提取秩序的逻辑,制定法则,将建筑和人类活动统一。集合住宅表达了一种特殊的人际关系,设计中希望这种关系保持动态,年轻的创客用户拥有自由居住和更新生活的权力。我们追求的组织性和文化性,就是秩序和规则的演绎。希望最终,定制化社区将是自发组织的社会关系的映射,或者说,是一种年轻创客们更真挚的生活状态。

▲ 场景效果图©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成果展示 Drawings

▲ 设计图纸© 马杰茜、陈芳冰、褚剑飞、杨楠

About UED

“不遗余力”地传递设计之美

版权声明|文章版权归UED所有,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UED Contact

Explore Mor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