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世锦赛日本一金未得却已经赢了中国?背后这盘大棋令人惶恐

原标题:体操世锦赛日本一金未得却已经赢了中国?背后这盘大棋令人惶恐

2018年体操世锦赛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落下帷幕,中国队以4金1银1铜的成绩交上满意答卷,而日本队一金未得,只获得3银3铜。

赛后,有舆论称日本队此次成绩不佳的原因是对于中国制造的器械不适应,没有发挥出应有水平。对于这种说法,器材供应商方面给予了有力反驳,称本次提供的所有器材都是经过严格的检测,符合国际体联各项标准要求,个别运动员的不适应,也属于是众口难调。

尽管本次世锦赛日本队一金未得,但在东京体操项目的前哨站上日本已经遥遥领先中国

日本队虽然在器械方面强调客观原因,但实际上他们对于国际体联的布局早已展开。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有两年时间,但是对于志在必得的日本体育界来说,前哨战早已打响。尤其是在体操等优势项目,日本早已开始悄悄布局,渡边竞选成为国际体联主席、日本赞助商打入FIG,争夺话语权的成功也许就代表着东京奥运会上一枚枚闪亮的金牌。

积极介入国际体联管理层 提升日本话语权及影响力

2016年10月19日,国际体操联合会(FIG)主席选举在东京举行,作为之前FIG七名执委之一的日本体操协会专务理事渡边守成接替执掌FIG二十年的意大利人布鲁诺的位置,当选为第9任国际体联主席。他也成为第一个当选国际体联主席的亚洲人,任期为2017年起的4年,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后结束。投票中,渡边获得了119票中的110票,以完全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欧洲体操联盟主席、法国人古雷茨,日本力量从此不可忽视。

渡边守成当选国际体联主席

渡边在当选致辞中表示:“对信任并投票给我的人们表示感谢。能当选主席我很自豪。为体操带来革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体操预计将成为体育的王者。”日本籍国际体联主席的诞生无疑提升了日本在国际体联的话语权及影响力,也使得日本民众对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体操项目的期待值无比高涨。

国际体联的日常工作由执委会负责,执委会由主席、3名副主席、秘书长、副秘书长、7名委员、大洲联合会主席和专门委员会主席共21人组成。除了主席渡边,在FIG管理层以及裁判队伍中,日本也在积极介入。

众所周知,体操作为一个打分项目,技术委员会以及裁判的作用不容小觑。曾经,中国力推黄力平成为FIG男子技术委员会副主席,那段时间中国男子体操领先于世界。然而,随着黄力平不再担任此职务,中日势力此消彼长。

日本以及美国对于自己体系裁判的扶持与我们形成鲜明对比,日本很懂得为自己的裁判造势,而日本的裁判也会根据自己在FIG的势力支持自己本国队伍,比如体操规则制定方针贴近日本队。日本培养富田洋之担任自己在体操技术委员会里的代言人,富田进入技术委员会后,日本在国际体操界的影响力大增,从2013年到2016年为止,共有10个日本运动员的独特动作申请命名成功。打破了以往体操界认为的,日本体操只有质量完成度,没有创新难度技的印象。

其中白井健三一个人就申请了4个动作,他在自由操上做出的直体向后2周转体720度被命名为“白井3”,是体操历史上第一个H组动作。正是在自由操上的各种超高技术难度的动作认定,使得日本拉开了和中国的差距。

杨威在国内赛场多次担任裁判,但在国际重大赛事上暂时还没法上场打分

在男子体操界,中国只有两名1级裁判董建国和黄力平,身在技委会的黄力平基本不参与打分,日本除了富田洋之外还有三名1级裁判,后藤叶一、加藤泽男和竹内辉明,中国目前重点培养的两名国际裁判李敬和杨威,还在成长当中,很多重大比赛依旧无法上场打分。在女子体操界,燕呢喃老师退休后,中国代表仅周秋瑞一人为女子技委会成员,两位女裁判朱洁亚和刘朝晖面对众多的欧美裁判群体也显得势单力孤。

日本开发打分辅助系统 以本国运动员为动作规范

渡边上台后,积极推动打分辅助系统。2017年10月7日,在蒙特利尔世锦赛举办期间,FIG国际体操联合会正式和日本富士通签订合同,由富士通运动计算机技术,开发体操比赛现场辅助打分系统和软件,这套系统的动作规范是以日本运动员动作为蓝本。

早在渡边守成担任GIG执委期间,就已经在推进判罚的标准化,并由日本出面进行研究,和富士通公司一起开发体操打分计算机协助系统,给运动员打分建立一个模式。这套开发中的系统会采用3D建模等方式,对选手的支撑角度是否合适、转体后重心是否到位,转体是否成功,进行量化,给出一个辅助打分的标准,已达到减少裁判人为因素对比赛干扰的作用,日本方面希望推进在2020年奥运会时使用这套标准。

但是,这套系统是根据日本选手的动作作为标准蓝本进行建模的,也就是说日本选手的规范很可能成为未来体操的动作标准,在国际体联采用后,有可能会让日本选手在比赛中的规范性更具有优势。

新周期规则修改 日本强项更强中国弱项更弱

中国体操队在里约奥运会上成绩出现滑坡,一金未得,除了自身的新老交替,运动员动作稳定规范性不够外,与国际体联在这一周期内的判罚趋势和标准有很大的关系。

按照惯例,在每一届奥运会结束后,都会进行新的FIG的新版规则修订,对上一个周期出现的问题进行改革。日本将主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希望在主场获得更多胜利的现实。在国际体联拥有了更多话语权的日本,在新版体操规则中做出更加有利于日本的的规则调整也让人意外。

在本次体操世锦赛跳马决赛中中国选手刘津茹仅获得第六

在新版的修订规则中,跳马和自由操这两个非器械项目的打分被提高,而这两个项目恰巧是中国的弱项。里约奥运会男子团体比赛,中国男队在自由操一个项目上就输给了日本3.4分,自由操和跳马这两个中国的弱项动作组别难度的认定提高,变相地也稀释释了中国的强项双杠和吊环的高分价值。

日本赞助商占领国际体联 金元政策左右项目发展

任何领域都离不开政治的博弈,在国际体操联合会(FIG)的管理层,各国也在积极抢夺话语权,而其中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金元政策。同任何一个组织一样,经费都是他们最需要解决的东西,而赞助商则是他们的大金主,金主的话还是具有一定的分量。正如之前,美国的金元政策在相当一段时间掌握了国际体操的发展走向。

一向是欧美人天下的FIG在渡边主席上任后,日本企业赞助国际体联的意愿明显加强,多支日方背景的资本积极参与到FIG各个领域,相比之下,中国企业在这方面则显得有些落后。

之前,FIG有三家顶级赞助商,他们分别是瑞士的浪琴、VTB俄罗斯外贸银行、加拿大的太阳马戏团。近来,在FIG官网上,这一名录悄悄地增加了两家日本企业,分别是富士通和美津浓,占比五分之二。

同时在FIG的10余家官方器材合作商中,绝大多来自欧美,而其中也有两家日本企业入围,分别是sasaki和senoh。对国际组织的赞助以及投入度会对比赛结果尤其是打分这种主观项目产生巨大影响似乎已经心照不宣,随着李宁离开国际体联赞助后,中国企业在国际体联赞助商队伍中一度消失,好在随着国内经济形势的好转,如何借助企业的力量增加话语权,也逐渐被重视起来。

值得庆幸的是,随着泰山集团自主研发的体操器械全面通过国际认证,中国企业终于再次出现在国际体联的赞助商名册上。本次世锦赛的器材供应商正是中国泰山,男子资格赛后一度传出日本运动员因不适应器械而发挥不佳的传言。泰山方面则表示,泰山的体操器械已经服务了四届奥运会、两届青奥会、三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五届亚运会及一千多次世界单项锦标赛和国内大型体育赛事,完全符合国际体联标准要求。运动员更适应本国制造或是常用器械也是人之常情,如此说来,泰山成为体操赛事供应商无论是对于增加中国话语权还是对于中国运动员的适应度来说,也许都是件好事。

目前,泰山正在竞标2020年东京奥运会比赛器械,如果有更多的中国企业介入国际体联赞助体系,拥有与日本赞助商抗衡的话语权,对于中国体操发展来说,必将是一项重大利好。

尽管本次体操世锦赛日本一金未得,但日本体操背后的布局不容小觑,在中日正面交锋的体操项目上,日本已经走在了前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