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最青涩的张国立老师,最娇媚的妈宝男

原标题:最青涩的张国立老师,最娇媚的妈宝男

张国立老师在演员生涯早期,塑造过一个令人发指的角色,就是《编辑部的故事》里的赵永刚。

这部1991年出品的电视剧是一个宝藏,创作班底就很厉害,导演赵宝刚、金炎,总策划郑小龙,编剧团队里有王朔、马未都、冯小刚。

这两集叫“娶个什么好”,讲介绍对象的事。

王朔和冯小刚写的这个角色让人头皮发炸,当年很多观众怒斥,“怎么回事,不男不女的!”

不过赵永刚给人造成的不快,和说话的腔调或者性向关系不大,他的不独立和依赖,才是人们反感的关键。

我的领域是拆解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今天就来给大家拆拆这位中国电视史上的头号妈宝直男癌。

鹊桥版

《人间指南》是一本谈人生的轻文艺杂志,总共六个编辑。杂志有个鹊桥版,登征婚启事,由女编辑戈玲(吕丽萍)负责。

这个版面很厉害,戈玲跟主编老陈(吕齐)汇报说,上一期(这杂志是月刊)就“成了四个”。

“成了”,指的是结婚。

不过她也发现了这种模式的问题——“有三个很快就离了”。

鹊桥版每月能收入上千元,在1991年不是小数目,这可能是他们奖金的主要来源。

主编老陈的老同学求他在杂志上打征婚广告,老陈就赶紧让戈玲安排上了。

戈玲一看资料,60岁,没结过婚。

“都60了,还想着找年轻漂亮的呀。”

老陈也有点不好意思,“对,他一直想,想了30多年。”

俩人根本没料到,更大的奇葩还在后面。

这天早晨,一个大妈带来了自己有点羞涩的儿子,要求编辑部帮忙介绍对象,这小伙子叫赵永刚。

老母亲满脸堆笑,戈玲说刻薄话,老太太也忍了

中国人有句老话,叫“不做中,不做保,不做媒人三代好”。

我们知道一个小区里,人脉最广的就是大妈。

有扇子或者嘴上有痣的大妈天生自带媒人属性

大妈和她老姐妹们都搞不定儿子的婚事,非要编辑部帮忙,只有三种可能:

她儿子比较奇怪

她比较奇怪

他们母子比较奇怪

几个编辑按说也算见多识广,可偏偏没意识到这一点。

大妈满嘴托付,称呼戈玲“他红姐”(把戈玲当做红娘),说儿子谁都看不上,一定要挑个好姑娘给介绍。

“我就把儿子托付给你们编辑部啦!”

嚷完就跑了。

赵永刚

什么“就托付给你们编辑部了”?

有一种父母,任何时候都指望别人照顾他家孩子。把孩子扔下就跑,各种求关照,自己根本没用心。

这种孩子往往也不负众望,一定是最惹事、最没担当的那一类。

永刚很快就暴露出了本来面目。

二皮脸,还有点自来熟

他对戈玲的问话爱答不理,戈玲只好估摸着写他的条件:

“18~38岁之间(小胡子让人拿不准他的岁数),1米6~1米8之间(坐着看不出身高),眼似秋潭,面似满月。”

赵永刚赶紧让另一个编辑李东宝(葛优)帮他补上:

“趣味高雅,爱好文艺,精通各种雕虫小技!”

大家可别小看这几句。刚才老母亲还有一句交代,说赵永刚有四个姐姐,从小在女孩堆里长大。

秋潭、满月、高雅、各种雕虫小技。

赵永刚对自己的认知,不是别人,正是贾宝玉!(他四个姐姐,应该对应的是元春、迎春、探春和惜春)

心比天高。

李东宝

李东宝给戈玲帮忙,问赵永刚想找什么样的对象,永刚回答“不知道”。

李东宝也是为单位挣钱心切,就在启事上写,“也找一个眼似秋潭,面似满月……精通各种雕虫小技的。”

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那找一个跟他一样的不就好了么?

小聪明。

但是好讨人喜欢。

赵永刚眼睛都直了。

征婚启事写完,戈玲下了逐客令,让赵永刚赶紧走。

赵永刚立刻露出受伤的神情:

“你怎么这么对待一个普通的读者兼群众啊。”(扣帽子)

“我们工作挺忙……”

你忙你的,你忙你的呀。”

“我大哥关心我,我关心我大哥……我管你叫哥,你不介意吧?(转向了李东宝)

其实一句“别,还是互相称同志吧”就能剩下很多麻烦,偏偏李东宝跟人爱开玩笑:

“没关系,上回有一苦孩子管我叫大爷……”(后来果真成了葛大爷)

李东宝有点玩世不恭,“没关系”显然是调侃,但赵永刚顺杆爬,真的认下了这个哥!

“您要是瞧得起我,您就认下我这个弟。”

“瞧得起,瞧得起,我就算瞧不起我自己,也得瞧得起您。”

敲黑板!

赵永刚是一个极其典型的关系未成年人

遇事没有主意,在家依赖老妈。

出门喜欢管所有人叫哥叫姐,身边没有一个权威的人就无法独立行动。

像一株寄生草、凌霄花,看见一棵橡树“嗖嗖嗖”就攀上去了。

对这种人,就得像戈玲一样说明白“你得走了”,不能客气,一旦被缠上可就动不了了。

赵永刚立刻宣布要带李东宝回家。

“这喜事得让咱爹咱妈,还有您那几个妹妹知道知道啊!包顿饺子!喝口酒,庆祝一下!我捡了一个哥!”

对不起串台了!

李东宝跟主编请了假,借口约会夺路而逃,没想到一到门口就被赵永刚堵住。这个干弟弟媚眼如丝:

“哥,我陪你去买东西,我知道咱爸喜欢什么,你看我都写上了……”

李东宝一个月工资就这么被花掉了。

△ 赵永刚90年代就知道清空购物车了!

找个像我的人

认亲之后,帮赵永刚找对象的重任转到了李东宝身上。

永刚每天早晨都来编辑部,坐在李东宝旁边看着他,嘴上还颇有哲理:

“没啥比看别人上班更有意思了!”

其实赵永刚在“老百姓家孩子”里,算条件还行的。

有四个没结婚的叔叔大爷,日后多少能继承点遗产。

家里有几个姐姐补贴着,负担不重。

每天不正经上班,也没见单位开除他,应该是个铁饭碗。

李东宝明白了,不介绍上对象,这人不会走。于是他精挑细选,真给这个认来的弟弟介绍了个姑娘。

和赵永刚一样好逸恶劳、心比天高、自恋无比,生活不能自理,都是自来熟,都一眼就喜欢李东宝。

这姑娘也不爱上班,李东宝一个电话打过去,她就跑来编辑部了。

俩人倒是很谈得来,不过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俩人悬崖勒马了。

都觉得对方又懒又不靠谱。

“还是好聚好散吧。”

“只能这样了,哪怕咱俩有一个下决心改,都有的商量。”

“都盼人家改呢。”

“你说好人都到哪去了!”

吃大户

永刚妈又跑来编辑部,说永刚不找条件不好的女孩。

戈玲听了暗笑,“真找个神仙,她进了您家门,不得支使您呀。”

大多数家庭里,如果女方条件好,说话就会比较硬气。

但是永刚她妈当场就放了狠话:

“就算是神仙,只要进了我家门,我就能把她管住!”

真是毛骨悚然。

这老太太说过,解放前自己是要饭的,永刚他爸哥五个,就他爸一个娶了媳妇。

好多姑娘有一种错觉,以为挑个家境一般的小伙子嫁,可能他家会对自己好一点,比嫁入豪门好过。

然而并没有。

普通家庭里一样有大少爷,丐帮少女一样能成长为大宅门老太太!

被李东宝做了一番思想工作,永刚说出了心里话:

“只要她家囤里有粮,桌上有肉,穿金的戴银的,你让我倒插门进去,我也干!”

“不行,你把这事当成吃大户了!”

绝了,在喜剧里你觉得永刚荒诞,但是现实当中,多少个永刚和永刚妈,其实发出的是同样的声音:

“我们家条件一般,想找女方家条件比较好的。”

“最好女方有房子。”

“女方怎么也得有事业编制吧。”

永刚说出要吊大小姐吃一辈子的言论后,编辑部集体批评了他。

于是他宣布跳楼自杀。

这条手绢一直是赵永刚多愁多病身的好道具,他把手绢扔下楼,是真不想活了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被他绑架,开始哄他。大家都被赵永刚控制了。

这是关系未成年人常使的一招。

卖惨也好,装可怜也好,如果能激发出你的保护欲,我就赚大了。

大家想一下身边有没有这种人,混得一团糟,但每次去求助别人,哭得梨花带雨、菊花带霜,总会有人出来帮他。

李东宝宣布不能让赵永刚掉队,要啃下这块骨头。戈玲也趁机给东宝灌鸡汤,说他还是有当年那股劲儿

在绑架别人这个事业上,赵永刚是个高段位选手,他甚至激发出李东宝“攻克难关”的信念。明明是赵永刚的事,变成了李东宝的事,整个编辑部开始站在他这一边说话,甚至开始撒谎。

割韭菜

李东宝开始寻找一些喜欢照顾人的姑娘。

他先约了一个护士面试。姑娘说自己在外科,每天工作特别辛苦。

李东宝开始试探:

“给你介绍的这位男同志,人是好人,就是娇点懒点,不太爱劳动,好在你也劳动惯了,加上这点也不算什么。你们也算取长补短。”(永刚有长处吗?)

这话说得就欠揍,李东宝的屁股坐歪了。

“慢着,你是说,我跟了这人,我嫁过去,这活儿全是我的?他们家有丫鬟吗?”护士姑娘的话茬不对了。

“有了孩子之后……找个小保姆还可能。”

李东宝被姑娘一通怼:“你以为我们天生就是伺候人的?”

姑娘夺门而出。

编辑余德利(侯耀华)发话了:“仔细想想,她说得都对。不过,哪能都像她这么明白?

这话说得老奸巨猾,而且赤裸裸的。

死直男癌只要愿意死命去找,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棵韭菜!

李东宝面试的第二位,是一名幼儿园老师,这姑娘热爱工作,信心满满。

李东宝非常开心:

“给你介绍的这位比较懒,不爱干,像个孩子一样需要照顾。”

“他比孩子好带多了,起码这衣服会自己穿,扣子、鞋带会自己系。饭不用你喂了,做好端上去就行。”(也不知道这姑娘造了什么孽,要找这么一位)

幼师姑娘涵养不错:

“长得倒是挺可爱的,不过我不能哄一天孩子,又回家哄大人吧?”

“你知道有些行为,孩子做很可爱,大人做了,就让人恶心了。

“比如说撒娇……”

一千点暴击打到李东宝心坎上。李东宝你就是经不住赵永刚的撒娇,才被他吃定的!

第二个妈

遣散了一帮不愿当韭菜的姑娘,李东宝非常绝望,这时有个姑娘找上门来。

“我想收养个孩子。”

这是一个想收养孩子去照顾、保护、付出的女性。

李东宝于是提出了一个荒诞的条款:

“这孩子,可能岁数大了点,可能比您还大几岁……”

“我不在乎,有吗?”

张国立老师的颜值其实不低,那时候他已经演过电影《八卦莲花掌》,武侠片的男一号!

这个小姐姐也蛮漂亮的。她当场决定收养赵永刚。

李东宝建议:“国家不许收养成年人,所以手续会非常麻烦,要不就办成结婚手续……”

姑娘满口答应,还向赵永刚做了保证。

“每天晚上,达令(Darling)来给你讲故事,你爱听什么?”

这时赵永刚跳起来,不愿和姑娘结婚。

连赵永刚都觉得这种感情好变态!

而且他还有一个诉求:

她是美、有钱、会照顾人,但还不够!

我是男人,我得在家里说了算呀!

下一代永刚

赵永刚最后有没有找到对象,剧里没有明说,只是永刚和他妈又来找李东宝了。

如果当年永刚成功找到了照顾自己的韭菜女,到27年后的今天,他的孩子也该谈婚论嫁了。

今天姑娘们面临的局面,和那些被永刚激怒的姑娘相比,几乎没什么不同。

努力的女性在婚恋市场上,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你的工作有价值,你擅长它、热爱它,都没用。

在有些人眼里,他家拿出一个男人,就是对世界最伟大的贡献了。

永刚还在。只是可能不会在编辑部里混,而是每天沉浸在各种廉价娱乐当中。

永刚妈也还在。她不再是要饭出身,也许还受过教育,但说出来的“男主外女主内”“来我家就要听我的”,并没有变。

李东宝这样糊涂的媒人也还在。瞪着眼说瞎话,把好姑娘介绍给糟糕的男人。

余德利这样精明的家伙更是一直在。“接着找呗,总有笨蛋会相中这样的人。”

上周我们征集了那么多关于婚姻的感悟,其实如果你的朋友遇到麻烦,能帮她的就是两句话:

找一个人,要让自己舒服。

觉得不爽,试试分开。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朋友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