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日军4天内占领东北20余座城市,极尽烧杀抢掠,却说是自卫行动

原标题:日军4天内占领东北20余座城市,极尽烧杀抢掠,却说是自卫行动

本文作者张宪文,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

19日凌晨,按本庄繁的命令,关东军攻势沿南满铁路展开,首陷鞍山与抚顺。随后,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3、第4大队于5时30分攻陷安东(今丹东)。然后第3大队转攻营口,第4大队转攻凤凰城。两大队很快偷袭得手,侵占两城。19日零时15分,驻长春关东军第3旅团炮击南岭中国炮兵团,3时55分,开始总攻长春。19日上午,关东军司令部命令独立守备队第1大队驰援第3旅团。下午5时30分,日军攻占南岭。晚10时前后,日军攻陷长春。9月19日,驻朝鲜日军第6飞行联队派出两个飞行中队增援关东军。

9月20日凌晨,本庄繁与建川美次在沈阳研讨进一步作战计划,建川提议应迅速进攻吉林(当时的吉林省会)、洮南等地。同日,板垣等人指使驻吉林日军特务用炸药炸毁了若干日本侨民房屋,制造了吉林事件。然后诬称乃中国军队所为,要求本庄繁出兵吉林。21日凌晨,关东军司令部继续研究出兵吉林问题,本庄繁担心日本国内及驻朝鲜援兵未到,再进攻吉林战线过长,万一中国军队进行反击,关东军将处于南北两线作战之困境,兵力严重不足,因而提出慎思。但在板垣、石原和参谋长三宅等人的强烈坚持下,凌晨3时,本庄繁决定孤注一掷,以吉林事件为借口,出兵吉林。上午9时50分,日军第2师团进犯吉林。由于吉林省代主席熙洽叛变投降日军,驻吉林中国军队退出吉林,当晚日军占领吉林。

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和驻朝日军司令官林铣十郎(左)

9月21日下午1时,驻朝鲜日军第39混成旅团奉驻朝日军司令官林铣十郎之命,并在陆军本部的暗示与“期待”下,渡过鸭绿江,越境参战,分向辽宁、吉林两省进犯。22日,洮南镇守使张海鹏降日,日军占领洮南。仅仅4天时间,日军攻占了辽、吉两省20余座城市和南满铁路沿线地区,掠地千里,辽、吉两省基本沦入敌军之手。

柳条湖事件发生后,9月19日上午7时,日本陆军本部召开首脑会议。参谋本部次长二宫治重、总务部长梅津美治郎、代理作战部长今村均(作战部长建川美次时在驻东北关东军司令部)、情报部长桥本虎之助、陆军省次相杉山元、军务局长小矶国昭等参加了会议。永田铁山军事课长也特邀出席。

会议一直进行到下午5时,重点研究了增援关东军的问题。会上,小矶军务局长说:“关东军的这次行动是完全合理的行动。”“对于他的这一说法,谁也没有表示异议。最后,全体一致达成了增援关东军的意见。”([日]关宽治等著:《满洲事变》,第255页。)在这次会上决定增援兵力之后,参谋本部作战课马上根据既定的对华作战方针进行了研究,准备紧急动员一部分驻朝鲜日军和把驻于姬路的第10师团火速派往满洲。与此同时,陆军省军事课开始着手准备向内阁提出增兵建议。

关东军为制造假现场,把事先抓来的中国百姓装扮成中国军士,枪杀在柳条沟铁路附近。

19日上午10时,日本内阁召开紧急会议研究事变。会议正式召开前,内阁首相若摫问陆相南次郎:“关东军这次行动是针对中国军队的暴戾而采取的,是我军的自卫行动,可以这样相信吗?”南次郎回答:“当然是这样。”([日]关宽治等著:《满洲事变》,第241页。)若槻和南次郎以“关东军自卫”为基调,确定了会议的方针。会议考虑了如何支持关东军的问题,甚至对战争扩大后的对策也进行了商讨。若摫在会上询问海相安保清种:“在中国其他地方日本居留民感到危险的情况下,必须要海军保护,这方面的准备没问题吧?”安保清种明确回答:“1500人的海军陆战队正在待命”。(《现代史资料7·满洲事变》,第270页。)

后因外相币原从外交角度出发持有不同意见,考虑到政府暂不出面,由关东军自由行动更主动有利,会议遂决定采取所谓“不扩大”方针。但这个方针只是对欧美帝国主义列强所作的一种外交姿态,实际行动都是积极支持扩大。会后,陆相南次郎和参谋总长金谷范三分别向关东军发了电报,在传达所谓不扩大方针的同时,赞扬关东军的“决心和措施是适宜的”,“提高了帝国军队的威望”。这实际上是支持怂恿关东军扩大作战行动。桥本欣五郎在给板垣的密电中则明示:“参谋本部并不想停止军事行动。”(《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史料选编》,第40页。)得到这样的支持和暗示,19日下午7时,本庄繁等以关东军全体的名义向陆军本部发电请求:“我们确信,现在是解决满蒙问题之绝好机会。今日我军如果退缩,以后将绝对不可能再解决满蒙问题。”“期望能以最大之决心,促成帝国百年大计和整个陆军之猛进。”(《现代史资料·满洲事变(续)》,第312页。)20日上午10时,陆军三长官——参谋总长(即参谋本部长)、陆相、教育总监会议一致决定:“军部希望一并解决满蒙问题。”海军也对关东军采取了积极支持姿态。20日上午8时,海军省和海军军令部一致决定,当事态进一步扩大时,海军将出动舰只至山海关一带,配合陆军阻止驻河北、平津地区的东北军出兵增援。日本内阁也很快地公开抛弃了所谓不扩大方针。

日军侵占吉林

9月21日,日军驻朝鲜的第39混成旅团越境参战,直犯辽、吉两地。9月22日上午召开的内阁会议就此事作出决定:“鉴于驻朝鲜军既已出动的这一事实,结论是承认此事。既已承认事实,内阁决定支付其经费。”([日]关宽治等著:《满洲事变》,第255页。)会后,若槻首相决定携带内阁的上述决定进宫谒见天皇。参谋次长二宫通过陆军省军务局长小矶转告之:“希望不仅将承认出兵事实,而且把同意支付出兵经费的事一并上奏。”([日]关宽治等著:《满洲事变》,第255、256页。)若概欣然接受了这一要求,照此上奏。同日下午,金谷总长和南次郎陆相把关于向满洲增派部队的问题及其编制和具体安排事宜上奏天皇,旋即得到批准。二人即刻将天皇的旨意用电报向关东军司令官和驻朝鲜日军司令官作了传达。至此,日本军国主义终于实现“举国上下的一致”,做好了扩大侵略的准备。

张宪文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一卷,抗日持久战局面的形成》,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16年版。

编辑:林小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