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血战上海滩:日伪特工与CC系租界报馆枪战秘闻

原标题:血战上海滩:日伪特工与CC系租界报馆枪战秘闻

本文作者马振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长、研究馆员。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南京师范大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研究生指导老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季我努学社讲座嘉宾。

陆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研究馆员,曾发表民国档案与民国史论文多篇,主编过《日本侵华图志》。

1939年5月,汪精卫集团为在上海筹备伪政府,利用日伪报纸为其汉奸行径涂脂抹粉,竭力宣传辩护。他们一方面加紧为所谓的和平运动摇旗呐喊,与此同时,还对在租界内发行的各类报刊进行拉拢、收买、威逼,对抗日报纸疯狂镇压,大开杀戒。

上海的抗日游行

在汉奸特务势力的恐吓威逼之下,有《申报》《新闻报》的少数记者落水为汉奸,定期给76号送情报,换取日伪的津贴,从20~30元到200~300元不等,但有更多报纸始终没有向日伪低下头,如《文汇报》《大美晚报》《中美日报》《导报》《译报》等,尽管各家报纸的背景立场不尽相同,但这些报社都有一批既有爱国热情且文笔老到泼辣的新闻记者,他们所发表的一篇篇檄文,将76号特务的汉奸嘴脸在世人面前揭露无遗,汪精卫集团的卖国罪行也被披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6月中旬,丁默邨、李士群以“中国国民党铲共救国特工指挥部”名义,向上海各抗日报刊投寄恐吓信,阻止各报发出抗日言论,声称:“我等奉令谨慎行动,故未以暴力相加。无识之徒,认为我等无此力量,实属大谬。自今伊始,台端主编之部分,如再发现有反汪拥共反和平之记载,无论是否中央社之稿件,均认台端甘为共党爪牙,希图颠覆本党及危害国家,按照国法,断难容忍,并决不再做任何警告与通知,即派员执行死刑,以昭炯戒”。

他们同时并将沪上83名报人列为公开通缉对象,其中半数以上是上海租界内的新闻记者。紧接着,76号开展了对租界内抗日报刊的四面出击。

首先遭殃的是申报社。在发出恐吓信的第二天,特务们就动手暗杀了《申报》记者瞿绍伊,其后,又杀害了金华亭。金华亭当时的公开身份是《申报》记者,其实是重庆中宣部派驻上海的联络员。金华亭经常撰文攻击李士群和76号特工总部,并对周佛海要求《申报》刊登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开幕广告一事严加拒绝,使原以为对之有容忍庇护之恩的周佛海大丢其面,最后终于招来杀身之祸。76号利用已秘密落水的《华美晚报》老板朱作同与金华亭的好友关系,以吃饭跳舞为名将金华亭诱出,在文华舞厅前将其杀害。

汪伪政府成立

7月16日,因《申报》反汪言论激烈,恼怒的汪精卫一纸批示给周佛海:“佛海兄:申报言论荒谬,请兄严厉制裁。兆铭。”结果《申报》报馆遭特务武装袭击,死1人,伤18人。76号还抓了《申报》副经理王尧钦、经理陆以铭的孩子及亲属五六人。金雄白受人之托找李士群要求赎人,他“当面向李士群说:‘罪不及妻孥,又何苦把无辜的老太太与无知的孩子们糟蹋。’士群的答复很妙,他说:‘如果真是罪不及妻孥,为什么重庆要把周老太太软禁起来?’我说:‘我们为什么要学人家的坏样?’士群答得更干脆:‘我不管这一套。’”他认为要学渝方抓捕周佛海亲属之举,不同意以钱保释被捕的报人家属。而周佛海却认为要以“推己及人的恕道”来给自己留条后路,他甚至对记者们说:“你们对日本人尽管骂,但我们有我们的苦衷,对政府,希望彼此精神上能获得谅解,不要出以过分的攻击。”。李士群闻此就派傅也文、潘达、万里浪率特务们“同去见佛海,说他们以性命博来的工作(因为那时还是租界时代,他们只能用绑票手段,尚不敢明目张胆),全由我的钱买放了。他们向佛海表示从此停止行动。”以此表示“抗议”来搅局,

特务们还给文汇报社送去有毒的水果进行恐吓。

抗战时期的申报报馆

7月22日,穷凶极恶的特务直扑位于爱多维亚路长耕里的中美晚报社进行袭击。该报为重庆国民党CC系所办,他们对日伪汉奸的进攻早有防备,报社周围布有武装哨卡,这一天,双方爆发了激烈的枪战,但76号的特务并没能攻下报社,只能改变策略,在报刊批发处将报纸抢劫一空,使市面上一时再也没有《中美晚报》出售。

马振犊、陆军著,《76号特工总部》,重庆出版社,2017年10月第1版。

编辑:南京师范大学近现代史硕士生 雷晓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