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赵氏孤儿被屠杀全家后再次回归,全靠晋国出了位新霸主

原标题:赵氏孤儿被屠杀全家后再次回归,全靠晋国出了位新霸主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风起长林

传统意义上的春秋五霸,指的是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宋襄公和楚庄王。

就晋国而言,人们最熟知的莫过于晋文公重耳飘零十余载,辗转数国,亏得一帮辅臣忠心耿耿侍奉左右,才最终谋得霸业。

重耳之后,似乎就不再有特别耀眼的君主登上舞台,重振霸业,直至最终三家分晋,开启战国序幕。

但阅读史料后发现,春秋时代的二百余年中,虽然齐桓公为首霸,但桓公死后,齐国便一蹶不振,真正意义上的争霸是在晋楚两国之间进行。

作为争霸战中的一极,倘若没有靠谱的领导,又怎么和南方野心勃勃且疆域广大的楚国相抗衡呢?

事实上,在晋文公之后,晋国历史上出现了两位无可匹敌的人物,一位是踌躇满志,杀伐果断的厉公,一位则是年轻有为,军治万乘、纵横捭阖的悼公姬周。

公元前575年,为了争夺郑国,晋厉公派兵与楚军在鄢陵交战。此战中晋军大胜,楚共王的眼睛被射伤,厉公十分得意。

为了进一步树立自己的权威,他开始着手翦除晋国内部的权臣贵族,先是诛杀伯宗,后又除掉三郤,最终激化了宗室与强卿之间的矛盾,双方兵戎相见。

结果晋厉公本人被栾氏和中行氏杀害,整个晋国政局陷入了一片血色的混乱之中。

国不可一日无君,栾书、中行偃等人弑杀晋厉公之后,派人前往洛邑,迎接居住于王畿的晋襄公曾孙姬周回国继承君位。

此时的公子姬周只有十四岁,换到今天不过是初中生的年纪,但他聪慧早熟,深知自己势单力薄,环境险恶,根本无法和前朝飞扬跋扈的大族相抗衡。

甫一即位,姬周便诛杀了夷阳五、长鱼矫等扰乱晋国政局的七名嬖臣。

这七个人是晋厉公生前的心腹,杀掉他们,一方面可以树立自己的君威,又无意中表示自己与前朝划清界限,给栾书、中行偃吃了一颗定心丸,手段可谓高明。

为了破除栾氏等大宗权倾朝野的局面,姬周采取了分权的策略他恢复了某些沉沦卿族的地位,包括范、韩、赵和魏等数家,而其中最有名的,当属赵氏的赵武和魏氏的魏绛

赵武正是被影视和文学不断演绎的赵氏孤儿。

童年时代的他,亲历被晋景公诛杀满门的惨祸,作为辅佐文公霸业重臣赵衰的后代,赵武在隐忍中成长为一个俊秀博识的青年,得到了悼公的赏识,被破格从新军佐一口气连升五级,提拔为上军将。

而魏绛作为执掌军法的司马,不仅在执法方面严毅方正,还打破传统,提出了主动和戎的方略,与多年交战的无终等部族修好,为悼公图霸中原巩固了后方。

当然,悼公也并未像父祖那样对旧宗族挥起屠刀,而是让它们彼此制约,共同为晋国大业效力。

内部稳定之后,这位眼光长远的青年君主为了在中原一争雌雄,马不停蹄地烧了三把火,瞬间把宿敌楚国烧了个灰头土脸,好久都喘不过气来。

第一把火:援宋。作为商朝后裔,在肥沃的土地上养育出墨子、庄子和惠子等大思想家的宋国,却始终是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唯一一位有希望当上霸主的宋襄公却偏偏要搞什么仁义之师,结果被楚军在泓水吊打,含恨而终。

此后宋国一直生活在楚国的淫威之下,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悼公援助宋国抵抗楚军的攻击,就等于阻断了楚国进军中原的东北门户,令其不得不重寻出路。

第二把火:扶吴。春秋时代的吴越地区,还是生产力极不发达的蛮荒之地。到了春秋末期,吴王阖闾能迅速崛起,甚至攻入了楚国都城,上演了伍子胥鞭尸复仇的戏码。

除了其自身依靠孙武等重臣的改革之外,也离不开晋国长期以来的扶持。

如果说宋国是楚国北上的门户,那么吴国就是其背后的芒刺。有这位占据姑苏的小弟捣乱,楚国就不得不分兵防御,束手束脚,无法施展。

第三把火:吞郑。郑庄公可谓春秋时代第一位敢于挑战周天子的男人,他箭射周桓王,后世称“小霸”。

可惜庄公逝后,郑国后继无人,疆域再难扩展。加之其地处豫中北,乃是中原腹地,自然就成为了大国蚕食的对象。悼公之前的晋楚争霸,主要就围绕着郑国的附属问题展开。

公元前572年,坚决与晋国为敌的郑成公寿终正寝,而楚国又恰好发生了公子申与子重、子辛争权的内乱,自顾不暇,无力出兵。

时不我待,悼公旋即与齐鲁曹等多国联军合兵攻郑,并在虎牢筑城。虎牢地处温县之南,地势险峻,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将虎牢纳入掌中后,晋军就可以逸待劳,朝发夕至,对郑国的侧背构成严重威胁,可见悼公虽然年轻,但战略眼光已经十分老辣。

三把火烧过之后,晋悼公已经牢牢把握住了战争的主动权,而楚国却只能左支右绌,疲于应付。

但悼公的战争艺术还未展示痛快,他将上中下三军、新军以及诸侯的盟军分组成了三个军团,轮流出征,对楚国玩起了车轮战。

眼看着楚国国力大损,战略上也计无所出,郑国小弟无奈,只得彻底倒向了晋国。

到此为止,晋悼公中原新霸主的地位已经无可争议

史载公元前562年冬季,悼公与郑、鲁、卫、齐、宋等诸侯会盟于郑地萧鱼,订立盟约,楚国无力北上,中原战局趋于稳定。假以时日,悼公或许会超越先祖重耳,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天不假年,萧鱼之盟仅仅四年后,年仅30岁的晋悼公猝然长逝。人算不如天算,他的离去,对春秋末期的天下产生了深远影响。

原本被他努力维持的晋国内部大族与宗室之间的脆弱平衡被再度打破,各股势力之间的倾轧争斗愈演愈烈。

晋国再也无法拧成一股绳维持自己的霸主地位,终于在一百年后被韩赵魏三家所瓜分。

而楚国在百余年中虽先后败于晋国和吴国,却在楚昭王的奋斗之下得以复苏,并和其他六国并列战国七雄。英年早逝的悼公,宛若一颗灿烂的流星,划过天际,却终究消失在茫茫夜空。

参考资料:黄朴民《晋悼公复霸》,童书业《春秋史》,司马迁《史记·晋世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