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转发锦鲤,不如转发这四只可爱的小羊 | 国博镇馆之宝

原标题:转发锦鲤,不如转发这四只可爱的小羊 | 国博镇馆之宝

红薯地里挖出的国之重器

1938年4月,湖南省黄材镇龙泉村的姜景舒在红薯地里像往常一样翻土。挖着挖着,咣!锄头碰到了一个硬家伙。

姜景舒心想什么红薯这么硬,刨开一看是个方形铜罐,还带着四个“水牛头”。姜景舒虽然是农民,但铜罐上层层叠叠的花纹也让他意识到这绝非寻常之物,有点像老辈人说的“乌金”。抱回家一上秤,好家伙,六十多斤!

四羊方尊,就这么现世了。

长沙四羊方尊广场

姜景舒挖到宝的消息传出去后,黄材镇万利山货号的古董商以四百大洋买去,随后转给长沙怡丰祥牛皮商号的赵佑湘。转手价是多少?一万大洋。赵佑湘得手后,又准备以十倍甚至二十倍的价格再转卖,没想到还没捂热就被抓了,四羊方尊也被交到了省政府。

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

怨不得被抓,这实在是他顶风作案。原来长沙是先秦文物出土宝地,盗掘走私现象十分严重,政府也在严打。《盗墓笔记》里的吴老狗不就是长沙的“土夫子”吗?

掰指头算算,日本泉屋博物馆的虎食人卣、大英博物馆的双羊尊、旧金山亚洲艺术馆的蛙鱼纹瓿,都是民国时从湖南盗走的。四羊方尊被追回是国家之幸,要不然按这么个转手,都不转不是中国人了。

宁乡流失的两件虎食人卣,一个在日本一个在法国

四羊方尊虽然充了公,但当时抗日战争已经打响,政府无力进行文博建设,于是它被送到了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的办公室里。

张将军拿它做什么呢?做笔筒……

不过对比一下其他的国宝,比如曾被用来舂米的先秦石鼓、曾被用来做豆腐的爨宝子碑、曾被用来腌咸菜的渎山大玉海……就觉得四羊方尊,还是挺幸运的……

“乍原”石鼓,由于曾被人用来舂米,头上多了一个凹……

但是四羊方尊放在办公桌上不过三个月,厄运就又来了。随着日军逼近长沙,四羊方尊被移往湖南省银行保管。1938年11月13日,日军敌机轰炸造成了“文夕大火”,几乎烧光了半个长沙城。张治中引咎辞职,四羊方尊也不知下落。

这一沉寂,又是十几年。

文夕大火后的长沙

不是每件青铜器都能叫“典范”

1952年,文物专家蔡季襄在湖南省银行的仓库中发现了二十多个破铜块。他好奇地拼了拼,结果拼完心脏突突直跳:天爷呀,这不是抗战时失踪的四羊方尊吗!

重新发现四羊方尊的蔡季襄和修复四羊方尊的张欣如

四羊方尊碎成这样明显是被炮弹轰炸过。于是,经过修复专家张欣如两个月的闭关,这件三千年前的青铜器终于对世人呈现出了它原有的美貌——

这件商代最大的方尊有58.3厘米高,大口外敞像个喇叭,腹部鼓起,全身布满花纹。颈部饰三角夔纹和兽面纹,肩部四边各有蟠龙一条,四角则伸出四个羊头。羊的身体与方尊融为一体,前胸和颈背部饰鳞纹, 两侧饰长冠凤纹。我们暂且用“鬼斧神工”形容它,因为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词了。

屏住呼吸,我们好好感受一下细节吧:

这么精巧的青铜器是怎么做出来的呢?原来它用的是“合范法”(注意不是“盒饭法”!)

合范法又叫范铸法,我们来详细说说它的步骤:

第一步是塑模,就是用泥土把铜器的形状1:1塑造出来;

第二步是翻范,用细质泥片紧紧按贴在泥模表面,做出一个“范”。矫正牙齿前医生不是要让你咬着一块“橡皮泥”吗?干了后取下来是个牙齿形状的空腔,一个道理;

商代凤鸟纹外范残件,注意看它是凹的

第三步是合范,把泥片切成数块,取下后烧硬,这就是外范。至于里面铜器形状的泥模,就把它整个儿表面均匀削去一层,做成内范。于是,两范之间就有了薄薄的缝隙;

看到这是不是有点明白了?聪明!我们的第四步就是浇注,把滚烫的铜水倒进缝隙之中。待铜水凝固,匠人把内外范都敲碎,一件热乎乎的青铜器就出炉啦!

泥模和范啥样,铜器做出来就啥样。现在知道了吧?模范模范,就是打这来的

合范法示意图,其实很好懂对吧?

那么外范的泥片为什么要切?因为它整个儿脱不下来啊,又不是毛衣!但范块之间会做榫卯连接,还是能拼成一体的。

可这样就带来一个问题:不论你如何鬼斧神工,外范一定会留下拼接痕迹,即所谓“范线”,但是,四羊方尊任你检查,外面愣是一条范线都没有。咋回事??

这是成都宝光寺的大香炉,注意炉身右下角十字形的范线

要不咋说古人狡猾狡猾的呢。再仔细看,原来它边角和各面中心线都有一条“锯齿”(学名扉棱),这么复杂的凸出花纹,竟然是用来掩盖拼接痕迹的!

羊头和龙头下方竖向的扉棱

要知道,到了21世纪,范线都是合范法里解决不了的问题呀!

这是某宝的爆款铁壶,壶身的大横线和壶嘴侧面都是范线

在这个问题上古人显示出了独到的智慧:既然消除不了,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弄个花儿呢?

四羊方尊被公认为“臻于极致的青铜典范”,现在知道是为什么了吧?

为什么它出现在“南蛮”之地?

四羊方尊后来被国家博物馆收藏,但关于它的学术讨论一直没有停止。其中最大的问题是:一般认为商文化南界只到淮河流域,湖南这个“南蛮”之地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铸造技术呢?

你看商代疆域还没过长江呢

其实不只是四羊方尊。清末民国宁乡出土过一大批青铜器,造型既与中原相似又带有鲜明的地方色彩。比如皿天全方罍、大禾人面纹方鼎、象纹大铜铙等。这批“宁乡青铜器群”的铸造工艺与中原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专家非常费解。

比如这件呆萌的大禾人面纹方鼎,全国就没发现第二个……

说法一:本地铸造。

1963年,考古学家在宁乡发现了炭河里遗址。考古挖掘显示炭河里很可能是商末至西周晚期的大型方国城池,也是本地区区域文化的中心聚落区。有专家推测,商王朝为获取铜矿资源,曾派出一支军队沿今天的京广线南下,驻扎在今长江流域的黄陂的盘龙城,同时也将铸造青铜器的方法和相关制度带到了长江流域。

炭河里遗址

于是,宁乡一带的先民迅速吸收了来自北方商朝的青铜文明,比如制作青铜器陶范等先进技术等,通过对青铜器加以吸收、改造和融合,最终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青铜器。

说法二:贵族窖藏。

这种说法认为西周灭商前后曾大力经营江汉地区,受强大的周王朝势力压迫,江汉地区的贵族便携带象征政权的青铜器,与部分被灭国南逃的商朝遗民逃到湘江流域,四羊方尊也是这时候埋下的。但就目前的发掘情况来看,殷商晚期的窖藏比较少,而西周晚期的很多,而且大多集中在北方,所以这种说法存疑。

陕西眉县杨家村青铜窖藏出土情形

说法三:商人祭祀。

传世文献中有古人将器物掩埋或沉水以祭祀的记载。由于包括四羊方尊在内的“宁乡青铜器群”大多出土在河边或山上,埋藏很浅,周围又没有其他遗址,所以也有专家认为它们是商人带来祭祀山川草木的。商代已有“太牢”“少劳”的祭祀制度,四羊方尊可能是羊的替代品。

无论如何,这样的重器在乱世出土,历经劫难而最终能重放异彩,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有人把四羊方尊的“羊”附会成“祥”,虽然二字确实通假,但这是汉以后的说法。就四羊方尊来看,它传达给我们的更有可能是原始的图腾崇拜及六畜兴旺的期盼。

可这又怎样?从战火中死里逃生后,四羊方尊的使命早就变成了在博物馆里卖萌。仔细想想,与其转发锦鲤,为什么不转发这几只活了三千年的顽强的小羊呢?

撰 文 | 吴二棒

编 辑 | 王君竹 陈雪

主 编| 殷燕召

还有一些文物宝宝在这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