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Apollo是何许人也?这个在一年多时间内,依靠“开放”概念迅速走红的计划,正在逐步成为中国自动驾驶界最炙手可热的“大IP”。

2017年4月19日百度正式发布“Apollo(阿波罗)”计划,旨在向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开放、完整、安全的软件平台,帮助他们结合车辆和硬件系统,快速搭建一套属于自己的完整的自动驾驶系统。

听起来很美,但实际上,业界对于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存在着众多质疑。

有人说它是骗子

凭借着百度在科技圈“大佬”的身份与光环,Apollo计划伊始便迎来了整个自动驾驶圈的震动。

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Apollo确实开放了一些技术框架,开放了若干模块,封闭场地寻迹、巡航和车道线辅助,这些模块很简单,是圈子里混迹的那些所谓骗子公司也可以开源出的简单代码,但实质上并没开放出来什么有意义的东西。”一位自动驾驶从业者向头条君介绍道。

从开放出来的简单框架来看,“大佬”的“技术独角兽”形象并未真正的建立起来。事实也确实如此,一位百度自动驾驶业务前员工告诉头条君:“Apollo所谓的开放,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之前独立研发已经进入了瓶颈期,做不下去了。”

早在2014年,百度就开始进行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从2015年开始,百度大规模投入无人车技术研发,2015年12月即在北京进行了高速公路和城市道路的全自动驾驶测试。2016年9月获得美国加州自动驾驶路测牌照,11月在浙江乌镇开展普通开放道路的无人车试运营。直至这里,百度研发自动驾驶技术的基调仍是独立的。

而后,随着陆奇进入百度,2017年初的四个月内百度开始转舵: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L4、L3分部以及百度车联网业务合并,在陆奇的领导下完成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组建,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成立,这便是日后大名鼎鼎的Apollo计划的基体。

然而,百度Apollo计划之父却在入职后的486天后转身离开了,这意味着Apollo智能驾驶开放平台首发团队最后一位开拓者也离开了。这在当时引发了更多的质疑声音:也许和别的首发团队成员一样,陆奇也觉得骗不下去了吧?

然而事后看来,陆奇的离开却并未打乱Apollo疯狂迭代、飞速向前的步调,事实上,陆奇更像是一位把团队架构、发展思路捋顺后功成身退的功臣。

在经历了开放平台的技术层面质疑,以及领导者的离开后,Apollo计划却并没有因“设骗局”而停摆,相反,说Apollo是骗子的人越来越少了。

有人说它是戏子

2017年7月,百度AI开发者大会当天,李彦宏双手不握方向盘“把车子开上了五环”。BAT三位鼎鼎大名的领军人物,李彦宏、马云、马化腾,只要出境,不看内容也是一出好戏,在明星光环的闪耀中,Apollo计划出了风头。2018年央视春晚中,百余辆Apollo无人车跨越港珠澳大桥的画面,全国人民不想看到都难。打着“百度无人车国家队”的旗号,百度自动驾驶车队还曾亮相雄安。

这样的高光时刻还有太多,在明星背书、全民皆知、政府支持的聚光灯下,百度Apollo计划被烙印了太多高调的标签,戏份足够。

与众多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公司的低调形成强烈反差,Apollo从一开始便走了迥然不同的高调之路,这让业界产生了“只是华而不实的作秀,外强中干不一定有内涵”的担心,投资造车新势力的百度难道也沾染上了“爱讲故事”的习惯?

如此高调,把明星效应无限放大的百度,不惜烧钱把自己All in AI的雄心壮志包装得靓丽吸睛,唯一的好处便是快速引来了整个汽车行业的关注,橄榄枝开始络绎不绝地自己主动登门。

各路合作伙伴入驻Apollo的初期,也是它备受质疑的高峰期——参与者茫然地走上一条不知通往何方的路,签约后并无实质性进展的时期,徒留有名无实的签约仪式,业务合作上不了了之的参与者时有出现;但局外人不懂得Apollo在打什么牌,怀着好奇心而跟风进入的情况也不断涌现。

然而如此局面持续下来,Apollo逐渐找到了节奏——牵手各大车企以及众多造车新势力,笼络各大供应商巨头,投资传感器、摄像头、雷达等自动驾驶技术核心零部件领域,百度转眼从只有软件开源能力的科技公司,变身成为触手颇多的自动驾驶行业引路人。

无论如何,在层层质疑与担心背后,百度凭借着戏子明星般的高曝光率进一步取得了进展,但进展并非体现在技术内涵的世界领先水平,而是131家合作伙伴的强大阵容。至此,Apollo也许达到了它最初的设想,做好戏子也只是它达到目的的必要手段罢了,此时的Apollo看起来更像是个老谋深算的编剧兼导演。

有人说它是蚊子

独立研发之路未能走通的百度自动驾驶业务,症结所在是实车测试数据积累过慢。快速积累车辆驾驶数据,对于AI深度学习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其高精地图也同样对驾驶数据反馈有着极高的依赖度。于是,获取更多的实车驾驶数据,成为了百度从独立到开放转变的源动力。

过去,互联网公司想要得到虚拟数据,一行代码就足以解决问题,通过种Cookie的方式进行“数据吸血”,也已经成为互联网公司的习惯。如今,在自动驾驶事业中,互联网公司却遇到了从收集虚拟数据向收集真实数据转型的无奈。

Apollo的开放,解决了这种无奈。随着众多合作伙伴的入局,百度开启了原始数据倍速化积累的模式,与之前的积累速度相比,称之为开挂并不为过。

根据Apollo计划发布的“数据开放与分享倡议”来看,合作伙伴可以自行决定其数据的分享状态:私有、公开,或者设定公开后的黑名单,当然这只是针对合作伙伴之间,Apollo作为平台将无条件对数据库内的数据进行加工处理。而这些数据对Apollo来说就像蚊子吸来的血。

当自给不能自足,“吸血”将成为百度自动驾驶业务活下去的必行之路,但谁会自愿奉献这些宝贵的数据“被吸血”呢?从0到131个数据贡献者,百度只用了一年半时间。

出乎意料?实则在Apollo的意料之中——自己遇到的数据窘境,合作伙伴也都在经历着,单打独斗不再适用于汽车行业智能化蜕变过程,Apollo只是顺势而为,推动了数据共享的新模式发展。

当吸血后留给对方的是更有价值的经过处理后的数据,而不是一个瘙痒不止的包,Apollo恐怕也并不会被合作伙伴理解为蚊子了。

Apollo只是个圈子

百度Apollo的本质,是个圈子。虽然百余伙伴并非都是联系紧密的实际合作关系,但相比其他互联网科技公司“少而精”的合作模式,Apollo的“朋友圈”更加声势浩大罢了。

但作为炙手可热的自动驾驶联盟,汽车行业半壁江山参与其中,百度Apollo更要小心谨慎地走下去,踩入雷区可不是好事。

比如,安全是自动驾驶的核心,但李彦宏违法驾驶自动驾驶车辆驶入城市道路、自动驾驶车实线并道的违章事实,却背道而驰,值得引起重视。

比如,百度在技术层面并不算最优选择,单打独斗不再可行之时,不了了之的合作仍然存在,优势资源面前的低效率将成为水桶上最短的木板。

比如,在拥有众多研发优势的背景下,百度Apollo不成为技术层面的“第一名”则显得并不光彩。

比如,百度没有庞大的自动驾驶测试车队,但Apollo却坐拥多家车企的众包数据,试问,靠“竞价排名”发家的百度能坚守道义、公平公正公开地处理数据、不做“黑心”的买卖吗?

所以,Apollo不是重点学校的尖子生,而是贵族私立学校中最善于交朋友的那个孩子。而当圈子建立起来,我们还希望Apollo不是个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