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有两个大汉奸投日前代号“佛像”和“梅钵”,这究竟是谁?

原标题:有两个大汉奸投日前代号“佛像”和“梅钵”,这究竟是谁?

马振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长、研究馆员。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南京师范大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研究生指导老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著有《戴笠传》《国民党特务活动史》《抗战中的蒋介石》等图书,曾先后11次获得国家及省市级优秀社科成果奖。

陆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研究馆员,曾发表民国档案与民国史论文多篇,主编过《日本侵华图志》

与丁、李有关系的汪曼云秘密落水为汉奸,重庆当局并不知晓,此刻,他正好奉命去重庆接受党务培训,途经香港时见到了周佛海。汪曼云把上海丁默邨、李士群的特务活动一一相告,并代丁、李提出加入汪系的想法。汪精卫集团此时正值用人之际,况且丁、李两人又有日本人推荐,周佛海便一口答应下来。周佛海看了丁默邨的来信,说:“怪不得日本人一再问我,丁默邨与汪先生(指汪精卫)有什么关系,我总觉得问得奇怪,可又答不上来。同时淑慧告诉我,翦建午在尖沙咀码头老是盯着她,我就对她说,翦是CC特务,要她随时当心,尽量回避,不想一直误会到今。现在默邨有信来,我可以见他了。”

邮票中的浅间丸

几天后,周佛海与梅思平乘日本“浅间丸”至上海,临行他们发给影佐的电报为:“请来接佛像一尊,梅钵一个。”即暗指周佛海、梅思平已到达上海。等到汪精卫乘日本人的“北光丸”到达后,汪系的“和平运动”中心也就随之转移到了上海。

上海此时虽已被日本占领,但租界还未被日本人全面控制,中共与国民党势力都在租界内活动。汪精卫一伙此刻已是被全国人民唾弃的汉奸,他们不仅害怕共产党,害怕抗日的人民群众,更恐惧于重庆的暗杀行动,河内高朗街的枪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汪精卫一伙只能龟缩在虹口日本人的保护区内。为防不测,他们还集体验了血型,以应付暗杀等意外事件。

日本《富士》杂志曾记述:“大概是在一行人到达上海的大后天,汪精卫氏因欲检查血液,要求介绍日本方面能够负责的医生。当时我们暗中还以为汪先生自己要检查身体,所以立即介绍了海军陆战队医院。但是,到医院来的,竟有汪先生以下四十余人。他们并不是来检查是否有病毒,唯有预防同志不测起见,事先检验彼此血型,以供紧急情形之需。”

汪曼云

面对国内舆论压力,汪精卫一伙为了表明自己不是日本人的傀儡,不愿再接受日本宪兵的保护,而丁默邨、李士群两人的特务组织及其活动已粗具规模,在日本人的引荐下,丁、李两人前来拜见汪精卫,双方一拍即合,开始商谈合作。

1939年5月6日,丁、李二人与周佛海一起登上“北光丸”同汪精卫会面,并提出了双方合作的条件:一、承认他们的特工组织是汪集团的秘密警察,成立特务工作总司令部(简称特工总部),并负责提供经费;二、如成立新中央政府,要把内政部长、上海市长、江苏省长等几个职位留给他们。

76号旧址

面对如此高价,汪系人物不由得面面相觑。汪精卫起身走到另一间房里,与几人密议一番后,出面答复说:“很高兴地把你们的特工组织作为特工总部,经费和影佐大佐会谈决定,不会不如意。但是,上海市长、江苏省主席的位置不能给贵部,因为上海和江苏是整个和平运动的基础。还有,我认为内政部长的工作范围很广,由特工来兼任是困难的,但警察行政可由特工来兼任。因此,可以从内政部中把警察行政分离出来,另成立一个警政部,部长、次长由贵方指定。”丁默邨、李士群见要挟不成,又不能翻脸,只好表示同意。

至此,76号与汪精卫集团正式合流。

马振犊、陆军著,《76号特工总部》,重庆出版社,2017年10月第1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