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改革开放征文周选|从学费变迁感受时代发展

原标题:改革开放征文周选|从学费变迁感受时代发展

焦向军

“新时代 新青年 我与改革开放征文活动”征文周选首周入选展示

廖辉军

《从学费变迁感受时代发展》

记得六七十年代以前,那时的学费不过区区伍角钱,虽然这还不及如今一个面包的费用,但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生活开支。父母一年起早贪黑结余的工分,加上爷爷奶奶长年累月压箱底的零花钱,总算凑起了上学的书本费,至于一些零零碎碎的杂费,家里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将平日烧火做饭的木柴,一担担送到学校抵帐,如果不要就先欠着一部份。一个打满补丁的缝布书包里面,躺着几本不多的课本,为防止磨破用报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其实这点艰苦并不算什么,最害怕的而是每到期末,老师又要开始催缴学费了。欠着本学期的学杂费还好说,令人担忧的是往年的仍无法指望,因为这决定着下学期的失学与否。好在当时我的家境还算过得去,父亲是队社里的会计,家中也不缺劳力,这样才不至于失学。

一晃几年过去,转眼就升中学了。这时,田地已经分到户,生产私有化渐渐放开,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百废待兴,农民的日子眼看一天天地好起来。虽然解决了温饱问题,但经济还是相当困难的。当时上初中的学费才不过几十元,这对没有多少经济来源的农村家庭来说,这点负担无疑是繁重的。大豆卖了,棉花卖了,肉猪卖了,可还是不够。离开公职的父亲一咬牙,决定砍柴去卖为我交上学费。要知道,砍柴要去几十里的大山深处,还要挑到十多里外的集镇上卖掉,而一百斤才值一块多钱,光攒集这些学费需要付出多少汗水呀!

为了减轻父母的生活负担,弱小的我与同伴商量一起去山里砍柴。天蒙蒙还没有大亮,趁父亲还在熟睡,我偷偷地带些家里的干粮拿着柴刀出发了。坎坎坷坷的山路一程又一程,一块块木柴重如千斤,肩上被扁担压破皮肤,全身的汗水挥雨如下,一阵阵火辣辣地痛不可忍,这时天渐渐降下了黑幕。林中不知名的叫声,令人毛骨悚然,我不禁加快了脚步,只听“吱”地一响,天黑没注意到前面有一个渠沟,木柴散了一地,我的脚踝被扭伤得站不起来……正在同伴急得直哭的时候,父亲提着马灯找到了我们。第二天,我担的那些木柴被父亲卖到镇上,一过磅足有一百多斤,这对于十多岁还不够一米五身高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奇迹。后来学校知道了这事,还特地免去了那个学期的一些学杂费。

得到父亲忽然逝去的消息,正是复习功课全力冲刺高考的关键时期。就象天塌下来一样,家中的顶梁柱顿时消失,最终我选择了辍学,为了弟妹的学业能够继续完成。就这样,我很快融入到九十年代南下打工的滚滚热潮……在辗转各地的流浪生涯中,我一边用微薄的工资支撑着弟妹的学费,一边自学完成了汉语言文学课程。令人欣慰的是,如今我凭着自己的努力找到了比较满意的工作,实行无纸化电脑网络公办,曾经笔纸紧缺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几个弟妹也顺利考入国家提供学费的师范学院,不久即将加入到支持中西部农村教育的志愿服务工作当中。

几年前的一天,母亲从老家打来电话说,从现在起国家全部免除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学杂费,对贫困家庭学生还免费提供教科书并补助寄宿生生活费呢。这时我想,刚上中学的女儿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比起曾经的我们,不知要幸福多少倍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