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别抗拒 “娘炮”或许是所有男人的归宿

原标题:别抗拒 “娘炮”或许是所有男人的归宿

这段时间,有个词经常出现在社交媒体——“娘炮”。

特别是几位小鲜肉参与了央视的《开学第一课》后,网上更是刮起了一股新风潮——拒绝“娘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巨石强森”那样荷尔蒙爆棚的男性形象不再成为主流,纵观流量男明星,眉清目秀、涂脂抹粉、温柔乖巧是多数,一身古铜色肌肉、粗犷刚毅的新生代男明星寥寥无几。人们不禁要问,现在的男人究竟是怎么了?如果男人都往这个方向发展,那……

“不爷们儿”的男人越来越多 是男女平等事业的成就

许多人认为,与“娘炮”相对应的是男子气概。然而,心理学家指出——“男子气概不是一种器官,是一种反应,是对所有女性化气质的一种抗拒。”

“为什么感觉‘娘炮’越来越多”,这本身就是个充满偏见的问题。社会学家李银河总结为两个原因:一是中国男女平等事业的巨大成就,二是男权制的思维定式。

李银河表示,几千年来,人们习惯的秩序是“阳盛阴衰”,男强女弱,男尊女卑,男主女从。它已经成为人们心目中最“自然”的秩序,最“合理”的秩序。在中国妇女社会地位持续提高以致快要达到与男性平等的时候,许多男性很不习惯,惊呼“阴盛阳衰”。

换言之,大部分男性强烈谴责“娘炮”,或许并不是鄙视“娘”本身,而是他们看到了这样的审美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但自己却不能包容的恼羞成怒。

如心理学家所说,很多对男性性别气质的要求,其实隐含的正是歧视女性的本意。

当一些人还在毫无绅士风度地谴责“娘炮”时,人类学家要告诉你——“娘炮”才是人类演化、“物竞天择”的胜利者。

2014年,《当代人类学》(Current Anthropology)上刊登了一篇文章,来论证这一观点。人类学家们先将不同年代世界各地出土的男性现代人头骨数据,进行测算后发现:

人的脸型越来越“娘炮”

现代人的脸型,从中石器时代晚期(大约距今5-8万年前)开始,越来越呈现出女性化的特征:眉骨凸起程度的降低,以及上半部分脸的长度缩短,等等。

左边的头骨距离现代很远,而右边则更接近现在

每个头骨旁的灰色长条代表上半脸高度

可以看到随着进化,它在不断变小/参考文献1

比如,从狩猎/采集社会到农业社会,男性的眉弓凸出平均值与女性越来越接近。而人类脸部的男性特征,比如眉弓的宽度及凸出程度和两颧间距离(即脸的宽度)等,恰恰是由人体内的雄性激素水平决定的。

个体雄性激素水平在胎儿期就受到母体的影响,并在青春期时完成了对个体脸型的塑造。那些睾酮水平较高的男性,脸的长度、眉骨的深度及宽度值都要比睾酮水平较低的男性大。

真的!人的性格越来越“娘炮”

然而,人类男性总体雄性激素水平的下降,不但让男性的面部轮廓变得女性化,也让男性的脾气、性格变得越来越温和和宽容,不再那么具有攻击性。

正是在中石器时代晚期,人类的生产、生活技术发生了质的飞跃,产生了所谓的“渐进性技术革命(cumulative technological evolution)”;同时,人类的抽象思维、认知能力以及象征性行为也在这一时期萌芽并获得长足发展——即所谓的“行为现代性(behavioral modernity)”。

这些都和大范围、高质量的群体交流、合作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低攻击性是人与人合作的基础,而合作会带来个体与族群更好的发展,反过来影响到的人的生理变化。

另外,睾酮还会限制人的社会认知和社会化程度。受睾酮影响更小的倭黑猩猩,要比黑猩猩更擅长群体合作,更愿意与同伴分享食物。

此外,生物心理学家们发现,人类在竞争情形中引起的睾酮浓度变化,能够准确预测受试者做出敌对性行为的可能性。比如曲棍球运动员中犯规次数相对较多的,总体而言,其在比赛中测得的睾酮浓度也相对较高。

承认吧,男人的长相越来越“温柔”

更重要的是,在控制了各种变量(肤色、是否有胡子、脸是否肮脏等),甚至采用电脑模拟人脸进行大量实验之后,科学家发现,人们在众多毫无表情的男性人脸图像中判断哪些人更具攻击性、更不可信任的唯一显著标准就是——脸的宽长比:宽长比越大,就会让他人觉得更具攻击性。

这与实验之前给这些照片的主人所做的关于攻击性方面的心理评估结果完全吻合。但对女性脸部进行相同的实验,却并不能得出类似的结果。

这也从一个角度说明,男性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被自然和社会、文化所选择的,越来越“女性化”的体质和心理特征,已经潜移默化地成为人类进行交往和性选择的重要标准,进而使得这些性状更有可能得到繁衍和遗传。

写在后面:

本文中所用“娘炮”一词仅为剖析这一现象,绝无歧义。作者本人对那些“直男癌”爆棚的论调无法赞同,对“包容娘炮是有罪”这样非黑即白的逻辑极度反感。没有人可以对其他人的形象横加指责,社会文明的进步程度恰恰体现在对多元文化的包容度上。

需要警惕的是,网络上对于有别于传统审美形象的男性群体的无情指责,恰恰扼杀了那些生性温柔的男孩子们的个性,这样的舆论环境更有可能成为他们遭受霸凌的温床。

如同蔡康永所说,我们应该相信,每个有独立人格的人,他完全有能力选择自己对待世界的态度,他的内心也应该足够丰富和宽阔,完全可以同时喜欢阴柔和阳刚、细腻和粗放、谨慎和勇敢。反倒是那些戴着面具,活得不真实,内心不阳光,才最可怕。

参考文献:

1, Robert L. Cieri, Steven E. Churchill, Robert G. Franciscus, Jingzhi Tan, and Brian Hare. 2014. Craniofacial Feminization, Social Tolerance, and the Origins of Behavioral Modernity. Current Anthropology, Vol. 55, No. 4, 419-44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