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红楼烈女传:红楼梦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五个烈女子

原标题:红楼烈女传:红楼梦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五个烈女子

“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贞妇贵殉夫,舍生亦如此。波澜誓不起,妾心井中水。”每每读到孟郊的这首《烈女操》,我的眼前总会浮现那五位红楼佳人,她们用自己的烈性,强烈宣泄着自己的愤懑。

一、忠烈鸳鸯

鸳鸯可以说是贾府的首席大丫鬟,她在所有丫鬟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深受贾母喜爱的她并不仗着贾母的权势欺人,反而是用贾母的名义做尽善事、协助凤姐。

当凤姐、贾琏为钱担忧之时,鸳鸯也会悄悄拿出几件贾母的小首饰为他们分忧。她本可以像晴雯那样无忧无虑做个副小姐,可纵观全书,她每次出场手里都不曾闲着,要么是为贾母缝补衣服,要么就是为贾母缝制新头饰。

她更像是贾母的秘书,贾母没法离开鸳鸯,就像凤姐没法离开平儿、黛玉没法离开紫鹃。

当贾赦这个老色鬼想将鸳鸯要去做小妾时,在面对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的诱惑之时,在面对邢夫人的花言巧语之时,她头脑清醒,因为她明白,如果答应了贾赦,或许赵姨娘就是她的未来。她内心坚定,我鸳鸯就是死,也不会踏进你那污浊之地半步!

她趁着大家都在,立下誓言:“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 宝银’、 ‘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我一刀抹死了,也不能从命!……”

她在大堂上义正言辞,誓死不从,随即拿起一把剪子削发明志,此情此景此烈,何不为之动容?

贾母死后,鸳鸯念及贾母的宠爱,殉主而死,贾母对她的爱护,她没忘,当日在大殿上的誓言,她没忘。我不知道鸳鸯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会不会后悔,但我明白,死后的她一定是幸福的。

守护贾母是她一生的使命,她用自己的忠烈,完成了这一使命,和贾母在那遥远的天国,再尽主仆之缘。她,是幸福的。

二、情烈司棋

一开始我是很讨厌司棋的,身上副小姐的光环太过凝重,和晴雯一样都是没有奴性的丫鬟,但似乎没得有点太过分了,因为没有吃到鸡蛋羹便领着小丫鬟怒砸厨房,令人很是嫌弃。

我们不妨换个思路想想,司棋为什么要这么怒砸厨房呢?似乎是为了引起轰动,让人把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她又为什么这么做呢?原因似乎很简单,主子迎春太过懦弱,渐渐已被贾府众人忽视,司棋想让大家重新把注意力放到迎春的身上,让人注意到“二小姐”的存在。

她做的这一切何尝不是为了迎春呢?

再看看第七十三回“懦小姐不问累金凤”中,迎春乳母子媳王住儿家的,想劝迎春救出她的婆婆。丫鬟绣橘头脑清醒,愣是逼着王住儿家的先还攒珠累丝金凤,再商量救人,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迎春却无动于衷。

这时候卧病在床的司棋,却拖着孱弱的身体加入了战斗。文中写道“司棋听不过,只得勉强过来,帮着绣橘问着那媳妇。”此时的她还生着病,若按她砸厨房时的脾气,说不定她已经暴跳如雷,赶紧将王住儿家的赶了出去,免得打扰自己休息,可她没有,她明白自己的任务,是为迎春讨回攒珠累丝金凤,“勉强过来”,即使身体难受,她也要帮助绣橘。小小的细节,更体现了她的忠心,为迎春的负责……

“司棋”亦即“死棋”、“私情”、“死情”。她的人生就像迎春一样,已是一盘死棋,注定为私情而死。和表弟潘又安的私情被发现,司棋被逐出贾府,潘又安又丢下她逃走。无奈的司棋依旧不死心,回到家中面对母亲的打骂,她始终坚持非潘又安不嫁,她一直等着他回心转意。

“我是为他出来的,我也恨他没良心。如今他来了, 妈要打他,不如勒死了我。……一个女人配一个男人。我一时失脚上了他的当,我就是他的人了,决不肯再失身给别人的。我恨他为什么这样胆小,一身作事一身当,为什么要逃。就是他一辈子不来了,我也一辈子不嫁人的。……”

司棋内心坚定,可是面对母亲的打压,她终于忍受不住,已死明志,以烈殉情!

潘又安回来后,文中又说道“岂知他忙着把司棋收拾了,也不啼哭,眼错不见,把带的小刀子往脖子里一抹,也就抹死了。”

从此人间少了一对亡命鸳鸯,天上多了一对比翼之鸟。“但令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愿这单纯的“情烈女”能在天国和那个他,长相厮守。

三、恨烈尤三姐、金钏儿

尤三姐是尤氏后妈带来的女儿,她和姐姐都因为生得国色天香,被贾珍贾琏贾蓉等好色之徒觊觎美色。

二姐逆来顺受,便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可三姐却用泼辣做自己的武器,护住贞洁与清白,只愿等一人心,等那位“冷二郎”柳湘莲。可是柳湘莲却认为宁府除了门前的两座石狮子,都是脏的,痴心的三姐在还礼时,含恨自刎……

金钏儿,是王夫人身边最初的大丫鬟,身为王熙凤的直属上司,王夫人要处理的事务自然也不少,金钏儿就是那位日日夜夜伴随在她身边任劳任怨的一个人,可是王夫人却认为金钏儿勾引宝玉,坚决将她赶出贾府。刚烈的金钏儿,含恨投井而死……

“桃花揉碎红满地,玉山倾倒难再扶。”三姐是那被揉碎的桃花,湘莲便是那倾倒的玉山,被她的刚烈所震撼,可是一切已经晚了,桃花已揉碎,鲜血红满地,倾倒的湘莲也只好遗憾出家,从此下落不明。

或许在某个破烂寺庙内,会有一个痴心的和尚,正敲着木鱼,为自己心里的那个她,祈福……

是什么,让三姐、金钏儿甘愿赴死?是湘莲的不信任,是王夫人的猜忌。湘莲的不信任让三姐背上了不洁的名声;王夫人的猜忌让金钏儿背上了小狐狸精的名号,可是这些都不是她们,她们是那样的纯净美好,容不得一点污浊。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她们不惧怕死亡,她们含着恨,甘愿赴死,只为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清白”在她们身上,从未消失过。

四、贞烈李纨

“烈”似乎并不代表着一定要赴向死亡的领地。大观园中,一直有位女子,身穿素服,面如槁木死灰,只为痴痴等待贾珠。

李纨,自幼熟读《女四书》、《列女传》,明白贞守妇道意味着什么。照顾小叔子、小姑子毫无怨言,担任海棠诗社的社长,带领众人风风火火的作诗,可是有谁知道她心中的寂寞与萧索呢?

她对待宝玉等人,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兄弟姐妹。或许,她只是为了完成自己心中的遗憾,没能与贾珠白头偕老,那么就替贾珠完成愿望,代替他陪伴在自己的亲人身边,代替逝去的贾珠享受天伦之乐。

在第三十三回中,宝玉被父亲贾政毒打,书中写道:“王夫人哭着贾珠的名字,别人还可,唯有宫裁禁不住也放声哭了。”

这小小的细节,更彰显了李纨对贾珠至死不渝的爱情,她永远也没有忘记贾珠,因此她用着自己的贞烈,誓死为他守节。“波澜誓不起,妾心井中水。”这何尝不是她苦苦的执着?

但愿这痴情的弱女子,在梦中,能一次又一次和贾珠重逢。

综上,这些女子,或许不像宝钗和黛玉那样闪耀,但是在面对生与义的取舍之时,她们的生命将呈现出别样的格调,那是让无数须眉羞愧的大气如虹!

该绽放便绽放,该飞扬便飞扬,人生于世,就该如此,纵然零落成泥,至少不负年华。

作者:颦玉,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