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医者 | 中日医院曹彬:备战流感,那是人类挥之不去的梦魇

原标题:医者 | 中日医院曹彬:备战流感,那是人类挥之不去的梦魇

文 / 管颜青 图 / BTV生活

【搜狐健康】就得了一个感冒,怎么就死掉了呢?

今年年初,《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一文刷爆朋友圈,详细记录了作者岳父从感染流感到去世的短短29天,令很多人现在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流感这种非常古老的疾病,早在2400年前“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就进行过大致的描述,可千百年来人类依然无法将其攻克,而抵抗流感最后一道防线的重任往往落在了呼吸科医生的肩上。

“我们面对的是侵入到我们机体当中的一些病原体,如果不把它找出来,不把它清除掉,那它就把我们消灭掉了。”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曹彬将流感形容为“人类挥之不去的梦魇”,要么战胜它,要么被它消灭。人类与流感备战,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生存逻辑。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最新数据,全球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是29万—65万;世界卫生组织(WHO)基于发达国家的流行病学数据统计估计,全球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也在25万到50万之间。

“就一百年前面临的这种危险,现在至今还有。”镜头面前,曹彬展示出一张张国外预防流感的宣传海报,像“DEATH”、“INFLUENZA”这样的黑色大写加粗字母,无一不在时时警示我们,即使最致命的瘟疫——西班牙大流感已过去100周年,但流感依然威胁着全球人类的生命。流感病毒基因组有8条分节段的RNA,易重配,易突变,宿主谱广泛,宿主限制性,很难消灭。

除了1918年大流感来源未知外,近百年来,其他几次大流行的流感均有禽流感病毒片段的掺入。曹彬表示,人感染禽流感一直是研究者们最担心的事情,因为从既往的流感大流行来看,都是流感和禽流感之间的重配。本世纪中最严重的两种人感染禽流感病毒是H5N1和H7N9,都是来自于中国。

“老人家,我看看你的手,比之前好点是吧,之前这块是有脓的,现在还疼吗?”曹彬爱笑、理性、直接,说话简练干脆,每逢看望病床上的患者时,眼中又多了几分温暖。他的办公室里贴满了来自患者和学生的祝福语,这为他在与人类共同的敌人——流感的抗战中增添了更多的信心和力量。

前苏联作家瓦西里·格罗斯曼的《生存与命运》对曹彬的影响深远。在对这本小说的书评中,曹彬对医患关系进行了这样的描述:“患者走进一家医院,因为他们假定,这家医院拥有专业医学知识的医者能够解除他们的病痛。患者对医者的这种要求是绝对的,没有商量余地的,就像战争的号角对战士的要求一样。”

然而,这场战争的旅途荆棘密布。尽管目前的医学进展对流感的治疗已经有了一些手段,但抗流感病毒新药临床试验大部分在国外开展,没有第一手国人数据。国外新型抗流感病毒药物进入我国,需要5年—10年。

在预防流感的问题上,曹彬建议,接种流感疫苗是行而有效的自我保护的方法,建议高危人群及时接种,极预防利大于弊。尤其要提醒的是,医护人员也要及时接种。这份职业接触的病毒量大,同时每日又要照顾大量的免疫力低下的患者,一旦医护人员感染流感易造成患者的院内感染,各大医院的院内感染管理人员对疫苗接种率低的情况更要进一步加强重视。

医生档案

曹彬,教授,博士生导师,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二部(含临床微生物与感染实验室、结核病区)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中国肺炎研究(CAP-China)创始人,中华预防医学会流感预防控制工作委员会第一届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呼吸内科专业质控中心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他精通各种呼吸道感染的诊治,特别在支原体肺炎,病毒性肺炎和肺部真菌感染诊疗方面有比较深的造诣。

出诊时间

周一上午国际部:特需门诊

周二上午呼吸门诊:专家门诊

周四下午国际部:国疗门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