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六十)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六十)

晚上,尼米兹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参会的大都是随他去过南太平洋的人员。尼米兹以简短的发言为会议定调,“瓜岛局势异常严峻,诸位都跟我去看过了。但我提请你们注意,虽然我们经历了挫折,可日本人同样是狼狈不堪、精疲力竭。目前关键问题就在于谁能咬牙坚持下去。因此我强调,任何悲观情绪都是不能容忍的!”尼米兹提出让大家就南太平洋司令部发表看法。

与会每一名军官都作了发言。大家一致认为那里的气氛令人无法容忍。“我现在对你们做一个调查,”尼米兹说,“是不是到了该将戈姆利将军解职的时候了?”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回答说“是”。

三军易得,一将难求,临阵易帅素来为兵家大忌,但尼米兹还是下定了决心。摆在面前的替补人选有两个。一个是勇猛过人的两栖战专家“恐怖特纳”。这位灰白头发、喜好大吵大嚷的老兵的确算得上一个帅才。但他为人刻薄,容易冲动,和几乎所有人都关系紧张,特别是瓜岛上的范德。之前因为是否在恩德岛驻军——特纳坚持要驻而范德认为所有力量都应该充实瓜岛——两人已发生过激烈争执。范德对特纳反复干涉陆战队的机场防御非常恼火,当时美国海军陆战队总司令托马斯•霍尔库姆中将正在瓜岛视察,范德甚至要求上司帮他除掉特纳背后对他的掣肘,后者竟然慨然允诺,两人甚至已起草了一份明确双方权限的报告。加之特纳7月初才从华盛顿来到前线,在官兵中也缺乏足够的声望。目前的危险形势需要一位军衔更高、英明果断、更有资历和威望的人,符合这一条件的人无疑正是他的同学兼好友“蛮牛哈尔西”。当晚,尼米兹给在坎顿岛暂停的哈尔西发去了电报,要他取消在瓜岛停留的计划直接经斐济飞往努美阿,将有新的任务指派给他。

16日清晨,尼米兹向华盛顿的金发去了请求换帅的紧急电报,很快就收到了“同意”的复电。尼米兹随即向戈姆利发出了一封电文:“经过慎重衡量各方面因素,认定有着禀赋和经验的哈尔西更能应付南太平洋战区的局势。因此决定,按照你的时间,在18日他抵达后,即由他出任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官。我非常感谢你在完成这项最艰辛的工作中所表现出的忠诚和勤勉,同时我还将命令你在此之后听命于哈尔西,因为我相信他需要你对整个南太平洋战区全盘熟悉的经验和你的衷心协助。海军舰队总司令已经同意了这一变动,正式命令随后下达。”

当天晚上,在写给凯瑟琳的信中尼米兹说:“今天,我让哈尔西替换了戈姆利。这是一件使我大伤脑筋的事儿,我是经过长时间苦思冥想后才作出这一决定的。我的老朋友过度沉湎于细节,没有在适当时候表现出足够的勇敢和进取精神。作出这一决定后我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我很欣赏戈姆利,希望我们不要因此成为仇人。我想一定不会的,国家利益永远高于个人利益,他一定也是如此理解的。”

10月18日下午14时,哈尔西乘坐的水上飞机刚刚降落,一艘救生艇就驶了过来。戈姆利的副官向哈尔西敬礼后递上了一个信封。哈尔西立即撕开信皮,将里面注有“机密”二字的第二层信封拆开,里面装着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发来的一份紧急电报:“在你抵达努美阿后,即刻接替罗伯特•戈姆利中将出任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官职务。”

哈尔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将电报仔细又看了一遍,“上帝和杰克逊将军呀,”他禁不住大呼道,“这是他们递给我的最烫手的山芋!”

哈尔西和戈姆利有着长达40年的友谊,在海军学院就读时两人还是橄榄球队的队友。现在顶替老朋友的职务,哈尔西未免有点难为情。再者他相信一场新的海空大战已经迫在眉睫,自己已因病错过了中途岛之战,相比之下他一万个愿意再次站在“企业”号舰桥上与日本人一决雌雄,而不是在陆地上指挥一场令人头疼的登陆作战。哈尔西知道自己缺少舰船、兵员和补给。“欧洲是华盛顿的宠儿,南太平洋不是嫡生的,”后来他在描述他多次要求增援但被否决的情形时说。

当哈尔西登上“阿尔贡”号时,戈姆利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后来哈尔西回忆说:“他象往常一样热情友好,但我们两人都有些不大自然。”

“他们交给你的是一项艰辛的工作,比尔。”戈姆利对即将代替他承担整个盟军中最艰巨的任务的哈尔西表示了同情。

“我非常清楚这一点。”哈尔西回答。

南太平洋战区司令部迅速向辖区内陆、海军司令官及西南太平洋战区的麦克阿瑟上将发出了通报:“威廉•哈尔西海军中将从即日起接替罗伯特•戈姆利中将出任南太平洋武装力量和南太平洋地区司令官。”消息传开,群情振奋。一位瓜岛上的空中作战情报官回忆起听到这一消息时的情景:“我永远也忘不了!一分钟之前,我们还由于疟疾的折磨爬出掩体都嫌费劲,但是听到消息后,大伙儿一下子都跑了出来,像孩子似地蹦呀、跳呀,大喊大叫的!”

哈尔西意外出任战区司令官带来了另一个结果。本来他是准备兼任第十六特混舰队司令官的,这将导致原来的司令官金凯德暂时赋闲。本来金和尼米兹一致准备解除默里的职务,让金凯德指挥第十七特混舰队。这样以来,默里就幸运地保住了自己的位置。哈尔西很快颁布命令,由金凯德出任第六十一特混舰队司令官,全面掌管南太平洋战区的航母力量。但同时告诉金凯德,他要从“企业”号上抽人充实自己的参谋班子。

哈尔西很快发现,戈姆利和他的参谋人员都不能向他提供瓜岛的第一手情况,他们过分拘泥于行政事务,很少离开“亚尔古尼”号。而他带着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参谋班子,还要解决一大堆不熟悉的问题,同样分身乏术。屁股还没坐热的哈尔西立即给范德发去了电报,要他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尽快来努美阿汇报。23日下午,范德同正在瓜岛视察的霍尔库姆中将一起飞抵努美阿。晚饭后会议立即召开,参会的还有帕奇、哈蒙、特纳三位将军。

在听完范德诉苦之后,哈尔西用手指在桌面上敲着鼓,盯着他大声问道:“你能坚持住吗?”

“能,我能坚持,”范德回答,“但我必须得到更多的援助。”

虽然特纳再三解释海军已经竭尽全力,但哈尔西还是当即表态:“你放心回去,范德格里夫特,我保证将向你提供我能得到的一切。”

范德刚刚回到岛上,日第十七军已经发起了第三次大规模进攻!

尼米兹和哈尔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