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六十一)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五部之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六十一)

5.3.7 为罗斯福讨还血债!

海上双方在拼命增援,陆上的小打小闹同样持续不断。对上次与川口支队争夺马坦尼考河东岸之战的失利,范德一直耿耿于怀。他非常清楚,只要东岸地带一天在日军手中,亨德森机场就一日不得安宁,那里将是敌军下次进攻最理想的出发阵地。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当务之急是趁日军立足未稳之际攻占河东地带,在下次作战中占据有利阵位。为实施本次作战范德真是下了血本,计划参战的有陆战五团(欠一营)、陆战二团三营、陆战七团(欠三营),陆战一团三营作为总预备队,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攻击发起日定在了10月8日。

丸山中将登岛之后,将第二师团司令部设在了马坦尼考河上游一带。4日,他下令那须弓雄少将的第四联队与疲惫不堪的川口换防,迅速占据河口以东地带,掩护炮兵展开。10月6日,那须和川口开始换防。恰在此时,美国人发起了蓄谋已久的猛烈攻势。

7日清晨,向预定阵位集结的陆战五团三营沿河东岸推进时,与刚刚完成换防的第四联队第三中队迎头撞上。美军立即发起猛攻,渐渐不支的日军只好撤至预设的桥头堡试图阻击美军前进。联队长中熊直正大佐立即派第二中队火速增援,却因连日暴雨河水暴涨,不但部分官兵被激流冲走,第二中队反遭到美军围攻,中队长远藤次郎大尉及两个小队长阵亡,增援未果。陷入重围的三中队多次突围均被美军粉碎。

中熊决定全力应战,在派出第一大队和第九中队抗击美军正面突击的同时,以第二大队——也就是之前的田村大队渡河迂回,试图从后方包抄美军。8日当天正面战斗僵持不下,美军同样无力将包围圈中的第三中队吃掉。田村的迂回非常顺利,眼见美军四个营即将陷入日军反包围,陆战七团一营从斜刺里突然杀出,出其不意地越过马坦尼考河直取中熊大佐的联队司令部,原在正面阻击的第一大队反被美军包了饺子。中熊只好下令田村火速后撤护卫第一大队后方,双方再次陷入僵持。当晚18时,美军对被围的第三中队发起猛攻,日军除10人寻隙逃脱外,中队长伊藤绩中尉以下所有悉数被歼。打扫战场的美军发现了59具日军的尸体。美军以亡12人伤22人的代价牢牢控制了马坦尼考河东岸。

9日清晨,美军开始向河西岸发起攻击,三个营试图集中围歼日第一大队和第九中队。看到局面已无法挽回,那须和大佐只好向师团司令部求救,丸山命令第二十九联队火速驰援。在该联队第一大队掩护下,第四联队一大队和三大队交替断后撤出战场。双方再次形成对峙。此战美军亡65人、伤125人,宣称击毙日军700余人。日军记录仅第四联队就亡159人伤138人。加上受疾病影响,第四联队战斗力急剧降低,在未来的战斗中只能担任辅助进攻任务。美军占据马坦尼考河东岸地带大大降低了日军对亨德森机场左翼的威胁。总攻尚未发起,日军已丧失了最佳进攻位置和炮兵阵地。

9日傍晚,第十七军司令官百武中将在川口、作战参谋小沼、辻及军炮兵指挥官住吉正少将的陪同下淌水登上了塔萨法隆加角。远方奥斯汀山阴森森地矗立着,让人觉得触目惊心,这是百武踏上瓜岛的第一感觉。海滩上突然有人开枪,枪声在寂静的夜空中久久回荡。川口向枪响之地跑去,厉声喝问:“是谁在暴露目标,不怕美国人来轰炸么?”

开枪的是辻中佐。当船上一包包大米和给养被抬上岸时,从灌木丛中闪出来无数人影。他们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上去就象能行走的骷髅一般。一名士兵告诉辻,他们是一木和川口支队的残部,前来帮助友军卸货的。其中几人乘人不备抬起一包大米就跑,军官们大声吆喝也制止不住。抢粮的人越来越多,最后索性一哄而上,撕开口袋抓起生米就往嘴里塞,海滩上出现了一阵骚乱。见此情景辻勃然大怒,拔出手枪将两名抢粮的军曹打倒在地,所有人都被镇住了。

川口用手压住了辻的手枪,盘问一个形同槁木的士兵。那名士兵哭着跪下说:“我们是一木大佐的部下。请您高抬贵手,弟兄们已经十几天没吃到一粒粮食啦!”跟在他身后的人纷纷跪了下来,哭声四起:“我们是门前大佐的工兵”,“我们都是您的部下呀,将军!”

川口鼻子一酸,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他扶起跟前的那名士兵:“起来,你们都给我起来。大家跟着我受苦了。叫你们长官来,每人发给一份口粮。”

“川口将军,你不能如此擅自作出决定。”辻的话语中透出一丝寒气,“抢劫军粮要受军法处置的,我要将他们交给军法处。”

“中佐,”川口转过身来,愤怒地盯住辻,“收起你的手枪吧,人都要饿死了还不放过,我命令你立即离开这里。”

“好吧,我要向百武长官汇报。”辻向川口行了个军礼,拂袖而去。

面对百武的指责,川口没有马上分辨,只是请他一起前往视察阵地,慰问一下血岭之役幸存下来的官兵。闻知军司令官前来探望,许多士兵跌跌撞撞从丛林中钻了出来。百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严重缺乏营养,这些人个个肋骨突出,牙齿松动,蜡黄的头发一抓一绺,连眉毛睫毛都在脱落。一个赤膊的大尉出列报告:他的部队连战带饿已没剩下几个人了,只能靠野菜和树皮充饥,请求长官尽快拨给食物药品以挽救生命。另一个衣不遮体的小队长报告说:他的小队整整一个月没能吃到粮食,有人已经三个星期没有解过大便。因为身体严重缺乏盐分,连喝口海水都是甜的。一喝海水就想大便,却又因身体太弱排不出来,不得不互相用手指去抠。便后那种舒服感无法形容,很多人蹲下去就再也没能站起来。

听完之后百武不再发火,悲恸地说:“把天皇陛下忠勇的军人折磨到如此悲惨的地步,全是我这个军司令官的过错。请大家再坚持一下,我会尽快把食物和药品送来。等拿下机场,立即用飞机送你们回国休养。”百武扭头告诉川口,“让他们用我们的粮食填饱肚皮,重新成为帝国优秀的军人吧。”

百武看到这种惨景所产生的沮丧心情,在获悉马坦尼考河口一役惨败后变得更为复杂。丸山发来电报说:“第二师团所部于7日与友军换防时遭遇美军猛烈攻击,我军无奈向马坦尼考河西岸后撤了2到3公里。”这下可好,计划登岛的重炮尚在海上,预定炮兵阵地已经丢掉了。百武立即命令丸山不惜一切代价夺回东岸。一向飞扬跋扈的丸山本来就对靠哥哥上位的百武不太服气,这次干脆直接拒绝执行命令:“美军实力太强,啃不动,恕难从命!”把百武气得当场白眼直翻。川口和辻刚刚闹翻,现在丸山又公然抗拒命令,这仗还怎么打?

矛盾远不局限于此。以第三十八师团第二三零联队为基干组成的东海林支队已经来到岛上。前文说过,支队长东海林俊成大佐本来就是第二师团的弃卒,却在攻占万隆的战斗中表现出色,抢了丸山的风头,从此与第二师团结下了梁子。这次东海林戏剧性地划归第二师团指挥,丸山可算逮住了报复机会。当东海林到司令部报到时,丸山翻着白眼劈头就是一句:“这次可不要再来个万隆事件!”一句话让东海林冷彻骨髓。

生气归生气,该办的事儿还是要办。百武立即致电参谋长宫崎少将:“瓜岛局势远比想象中严重得多,海军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护送快速船队抵达瓜岛,送来更多弹药和物资。” 因为讨厌参谋,百武以需要和海军联络为由将参谋长撇在了拉包尔。

日军艰难运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