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为什么中期选举结果可能对贸易是好消息?

原标题:为什么中期选举结果可能对贸易是好消息?

导读

从长期来看,新的国会调整可能产生的最重要保障,类似于监管改革可能带来的最大优势:重新分立权力。

为什么中期选举结果

可能贸易是好消息

❦文 / 瑞安·

Ryan Young

译:禅心云起

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头两年内,贸易是个饱受争议的问题。在他手上,关税翻了一番,而其他国家也已相应采取报复性关税。紧张局势要很快得到缓解,可能性甚微。新分裂的国会不会给这种惶惶不安带来什么改变。中期选举将对短期、中期和长期的贸易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短期内的最大问题将是:重新谈判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墨-加三方协议)会发生什么?这要等到国会对修订后的协议进行投票,目前90天的窗口期还有半程,但共和党人对此并不怎么热情。许多共和党人和经济学家一样,对特朗普总统的贸易保护主义持怀疑态度。可与此同时,他们又不太愿意拉下面子,抨击共和党自己的总统;某些共和党人甚至于向总统看齐,改变了自己在贸易和其他问题上的立场。“跛鸭”共和党人[注:“跛鸭”指因任期快满而失去政治影响力的议员]极有可能撒手不管,把问题留给下一届国会,以避免认识上的分歧。

这就给了新的众议院民主党多数以用武之地。新的-墨-加三方协议在实际贸易政策方面几乎没有太大变化,但作为特朗普总统的政治胜利,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民主党人极想否认这是特朗普的胜利,但又不愿意进一步加剧与加拿大、墨西哥政府之间的紧张局势(这两国政府作为坚定盟友,在谈判过程中遭受许多怠慢,无论来自其国内还是特朗普总统)。对于自己所受的不敬,民主党人想要展示些什么,即便不过让特朗普总统不再烦人一会。这可能会推动外交政策思维的民主党人支持通过-墨-加三方协议。在这一点上,很难预测哪种动力更强。

部分原因也在于:民主党人在贸易问题上与共和党人一样存在分裂。传统民主党人往往倾向于采取或多或少贸易开放方式,与特朗普之前的一般共和党人并没有特别的不同。最初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的成立,发生在比尔·克林顿执政期间,奥巴马总统签署了大约6项贸易协定,从净效果来说,这些贸易协定让贸易更自由化。

再往前回溯,肯尼迪总统1962年签署了一项重要贸易法案,这项法案导致了一轮冠以他名字的成功国际谈判,大幅降低了世界各地的关税。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国务卿科德尔·赫尔有先见之明地认为,如果货物不跨越国界,士兵就会这样做。

民主党人近年来逐渐变得更保护主义,参议员查尔斯·舒默(纽约民主党人)在本世纪头十年中期,甚至支持对中国商品征收27.5%的一揽子关税,和特朗普总统的关税相差大约2.5个百分点,这听起来并不令人吃惊。可特朗普对政府管理贸易的强烈支持,推动了许多民主党人回归自由贸易。

与此同时,民主党的劳工和环境保护一翼倾向于反自由贸易。工会利益集团往往将保护主义视作扼杀竞争的寻租机会。许多环保活动家条件反射式地反对创造财富和经济发展的政策。党的意识形态左翼也倾向于保护主义;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佛蒙特州参议员)与特朗普总统在贸易领域有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

从中期看,即介于今天与2020年选举的这段时间,特朗普总统希望与英国、欧盟和日本达成贸易协定。与-墨-加三方协议一样,众议院民主党人将急于否认特朗普总统的政治胜利。问题在于民主党能否克服自己的保护主义因素,足以成为有效的反对党。

从长期来看,新的国会调整可能产生的最重要保障,类似于监管改革可能带来的最大优势:重新分立权力。根据宪法,只有国会才有权征税。但在20世纪60-70年代,国会将其大部分关税制定权委托给了总统。这就是特朗普不需要在国会花什么力气就能制定如此之多关税的关键。民主党应该抵制一个过于强大的行政部门,并重新主张国会本应享有的宪法性征税权。

至少在未来两年内,贸易将是一个引来纷争的问题。与他们的共和党同事不同,对于特朗普政府管制下的贸易政策,新的众议院民主党多数可以化身为一种有效的制衡但他们必须控制自己的民粹主义冲动,才能实际做到这一点。

推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