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高山”榜样在前,我亦不敢懈怠

原标题:“高山”榜样在前,我亦不敢懈怠

“高山”榜样在前,我亦不敢懈怠
稿件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特别报道

孟含琪(左)在吉林大学采访中科院院士徐如人。

孟含琪(吉林分社)

我曾被无数次地追问:为何不在CBD大楼里做个商业白领,与高大上的经济数字作伴,而是把脚蹚进泥土里,做一个时刻奔跑的记者?

请允许我以三个榜样的故事回答这个问题。

第一个榜样是汪尔康和董绍俊这对院士老夫妻,他们堪称业内的“神雕侠侣”,为我国基础化学事业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今年的除夕夜晚,晚上八点多,在中科院长春应化所的办公楼,汪尔康和董绍俊仍在坚守工作。这已经不是两位老师第一年守在办公室里过新年了。因为听说前些年一个除夕,老两口办公室亮灯的照片在朋友圈里广泛流传,所以今年,我也跟着他们去体验一个不一样的除夕夜晚。

记得当天,两位老人上午准时上班,中午吃一口工作餐,然后一忙就到了晚上。他们的电话会不时响起,有外地的学生向他们拜年的,也有本地的学生想来探望的,他们都表示了感谢,挂了电话继续工作。到了晚上,他们分别在各自的灯下阅读文献,偶尔会起身到对方的办公室相互探讨。

那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大家应该在看春晚、包饺子,可是办公室里面静谧的没有声音。我们总是会探索和追寻,科学家精神是什么?经过这一晚,让我明白,科学家精神也许答案就在每个勤勉的夜晚。

第二个榜样叫黄大年,我国杰出的战略科学家,他的英年早逝让很多人落泪,他的精神却让无数人奋起。

通过采访我发现,在黄大年老师去世一年后的今天,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踏上黄大年工作过的这片热土,把驰骋的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到了创新工作中。

崔军红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是很熟悉,但她在美国一手创办水下传感网络实验室,是国际公认的智慧海洋实验室中的“NO.1”。2016年,作为国家千人的她来到吉林大学,创办了智慧海洋研究中心。

在对黄大年精神的采访调研中,无数像崔军红一样的科研人员让我印象深刻,年近六十的国家千人杨春才放弃了美国优越的生活条件,回吉林后每天吃住都在实验室,像年轻人一样“玩命”;在美国拥有多项发明专利的国家千人张立华在吉林创办了研发人工智能的公司,举家回到国内……

他们纷纷告诉我,在国外功成名就是实现小我,为国家做事才能实现大我。心有大我的人生才更幸福。国家才是他们唯一的信仰。

第三个榜样叫南仁东,也是著名的天眼之父。

虽然在南仁东老师生前,我没有采访过他,但在去年9月,我走进了南仁东亲弟弟家里,听他的至亲讲述了哥哥无限广袤的人生。

在清华大学毕业后,南仁东在多个国家担任客座教授,那时候很多国家向他抛出橄榄枝,但他说“知识没有国界。但国家要有知识”,毅然选择回国做研究,还带回了一个野心勃勃的目标:既然发达国家的科学家提出要建设射电望远镜,我们中国也建,而且要比他们做的更好。

从此,南仁东就为天眼着了魔。为了选址,他用了11年,几乎踏遍了西南山区的所有洼地。他就是为了这个项目而生的。这是他很多学生对他的评价。

可是对家人而言,南仁东却觉得亏欠太多。“我们不了解他”。这是我在辽源采访南仁东的家人时,他们说的最多的话。因为工作太忙了,南仁东很少和家人团聚,就连春节中秋节都几乎在工作岗位上。

为了节省时间,他几乎靠泡面充饥,家里堆的都是过期半年以上的食品。让我最难忘的故事,就是他一次回辽源,弟媳给他做了一顿饭,他吃的像个孩子一样,狼吞虎咽的。家里人看不过去问他,“你都是这么大的科学家了,也不缺钱,干啥总在山里折腾,值得吗”,他突然停下筷子,陷入沉思,只说了三声“值,值,值”。

如果再回到一开始的问题,我想说,这些科学界的泰山北斗毕生求索、呕心沥血,为的是创造一个跑得更快的中国,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人生和风骨。我愿意做一个记录者,记录他们用毕生探索和全部心血所创造的中国速度。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