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没编制没前途?谁来关心“一非七无”的基层“兵记者”?

原标题:没编制没前途?谁来关心“一非七无”的基层“兵记者”?

作者:第一干事 ;

每逢记者节,在祖国的四面八方,从西北边陲,到东南沿海,跨越北上广深,一群身着国防绿、海军白、空军蓝、荒漠土、武警青……的年轻人,年龄大约从18岁到38岁不等,他们很早就打开手机,编辑着或精选复制或用心原创的短信、微信,谦恭得近乎谦卑地,给通讯录中熟悉不熟悉的报社记者、编辑们发送节日祝福的信息。然后盯着手机守候着。哪怕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回复。但哪怕是零星的几个字,也让他们觉得安心:下次投稿,就找这位“老师”了。

他们,就是所谓的部队报道员。士官为主,军官为辅——别号“新闻干事”。哪怕,你在百度百科上甚至找不到这个名词的解释。

他们和普通军人一样,白天玩枪;他们和普通军人不一样,白天玩枪的同时还要玩晚上还要玩照相机、摄像机,晚上熄灯后还要玩笔杆子、电脑键盘……虽然多非科班出身,但演习的炮火硝烟中有他们穿梭的身影,抢险救灾的一线有他们冲锋的英姿,重大活动的现场有他们忠实的记录。于是,他们又得了一个既高大上又很接地气的雅称:

“兵记者”

在这样的光环下,很多人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作为一个群体,长期以来他们一直面临着“一非七无”的尴尬处境。并且随着军改的进行,这份尴尬有增无减。

一非:非记者。

他们的职业是军人,不是记者。所以,他们首先要完成一名军人所有的职责。

平时的体能考核、军事考核、岗位考核,一个都不能落;上班、出操、训练、打靶,一个都不能缺。“不务正业”的他们,只有当夜深人静时,才能拖着疲惫的身躯坐在电脑前,奋笔疾书。

平时还好,如果遇见抗洪、抗震等任务,那他们就是最累的军人。部队救灾时站在队列里拼命,战友休息时他们要抓紧着写稿、传稿、与媒体联系……睡觉,是一种奢望;甚至,吃饭的时间都没。汶川地震、陇南泥石流、武汉洪水……他们才是在一线采写最鲜活最及时的报道的一批人,哪怕他们的名字永远署在“本报记者”的后面。

但他们没有记者证,连考的资格也没有。

一无:无编制。

这是他们最大的痛。

军改之前,师、团两级机关,都没有新闻干事(战士报道员)的编制。更有趣的是,上级机关明知没有相关编制,在《关于加强新闻宣传工作的意见》等文件中,却一再强调“要有(专职)负责新闻的干部(战士)”之类的。

如今部队改成旅、营体制后,听战友说,旅机关同样没有新闻干事(战士报道员)的编制。

从事军事新闻宣传工作十多年,接触新闻干事成百上千,几乎都是从帮工开始,至少一半仍以帮工结束。不知道有多少新闻干事(职务可能是排长、技术干部等)、战士报道员(职务可能是文书、炮手等),只能在机关“打游击”。每逢上级机关下达“清理帮工人员”的通知,他们就只能灰溜溜地卷铺盖走人……

举个最典型的例子:据说,我们都熟悉的军中大号某剑客,就是三名在首都帮工的年轻军官共创。而当剑客的粉丝从0到100万,他们则都结束帮工,陆续打起背包离开了熟悉的办公室……

二无:无岗位。

天天说“爱岗敬业”,可他们连编制都没有了,自然也就没有岗位一说。所以,顶着“新闻干事”的称呼,他们在机关实际就是打杂的。

文化干事培训去了?新闻干事你来做节假日活动方案;

教育干事休假了?新闻干事你来拟教育计划;

办公室接了领导安排的几篇材料?新闻干事你分一篇;

中心组学习需要个干部?新闻干事你上;

检修网络、简报出版、呈文办事……新闻干事你就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毕竟,研读报纸、学习业务、撰写报道……这些都不着急。

等到新闻上稿通报下来排名低了?那当然是你新闻干事的锅。因为上稿就是你的职责。

至于战士报道员,那就更别说了:横幅刻字、喇叭音响、会议照相、电影放映、彩旗锣鼓、军营网吧、装备器材、勤务卫生、文件打印、资料装订、跑腿打杂……请自行随意补充。

三无:无署名。

自己怀胎分娩的孩子,自己不能认?法定上的爹妈也不是你?

谁如果这么跟你说,你肯定急:岂有此理?

但对于“兵记者”们来说,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这种事实。

举个例子,全军官兵最熟悉的解放军报规定:报纸上的消息一般可联合署名2人、通讯3人,重大典型(活动、事件)4人。以遏制“不写作白挂名”的不正之风。

出发点是好的,但跟其他一些好心的规定一样,落实起来吃亏的又是基层。

比如,报社很忙的某记者从报社编辑那里受领任务后,向军机关新闻干事约稿一篇。但军机关新闻干事也很忙啊,于是,除了实际撰写初稿的基层(师旅团)新闻干事(战士报道员),各级科室领导、各级部门领导、各级政工领导、军机关的新闻干事、报社记者(其他小boss不列举了),每次该署谁的名呢?

你放心,反正肯定不是在一线扎实采访和撰稿的基层报道员说了算。

如果是重大典型宣传?呵呵,那就更别提了。参与过的都知道,你编100个小故事,写3篇主通讯,最后也只配给媒体提供“素材”。

四无:无地位。

“好的。是是是。牛编辑您放心,我马上按您的意思改。中午不睡觉下午一上班也得给您发过来。”李干事满脸笑容地挂下电话,然后秒变了脸:“劳资真不想干了!”他大吼一声,“你说一个刚毕业两年的大学生干部,就在通信总站待了两年,居然说我写的训练稿表述不够清晰?你不懂训练你就来连队补课啊?我写了十多年都没见过这样的……”

上面这个画面,是很多老资格的部队新闻报道员容易遇到的尴尬。

对外,基层报道员,因为工作关系,往往需要跨过多级机关,直接与军报、央媒联系,版面紧、压力大,僧多粥少,有求于人,交往中难免矮了三分。

对内,宣传机关的工作范围与干部晋升、立功受奖、福利待遇这些官兵最关心的事务无关,反而教育、文化工作样样都要求着营连官兵出人出力配合,讲话可能是最不硬气的了。

五无:无支持。

先说设备。

从过去的两报一刊,到今天广播、电视、网络、新媒体的百花齐放,新闻宣传工作的内容越来越广、形式越来越多、要求越来越高、任务越来越重,但在基层,多少单位还是十多年前的一台XP系统电脑?多少报道员发个传真稿还要厚着脸皮去另一层楼的办公室求通信或机要部门的同事?多少新闻骨干,为了公事,凭着热爱,自己拿工资去购买笔记本电脑、单反相机、无线网卡(野外驻训投稿用)等?没法细说,说起来,真的都是泪。

再说经费。

虽然也有《关于进一步加强新闻宣传工作的意见》等文件明确提出“新闻工作经费”,但却仅仅停留在纸上。新闻干事看不到更支配不了。有敬业的,想拟个上稿奖励方案调动下普通官兵的积极性吧,领导义正词严——“抓作风建设上级有规定不准奖钱”。当然,你要说领导完全不重视,那也不对。比如每年要求宣传机关“搞个新闻骨干培训”。但买什么教材?请记者讲课?别开玩笑了。最后,就成了新闻干事(报道员)自费买书、熬夜备课……

六无:无尊严。

21世纪,有一个流行词叫做“职业尊严”。比如,我们都知道记者有个美誉叫做:“无冕之王”。说的就是地方对记者的敬(哪怕也有一丝怕的味道)。

那基层的“兵记者”呢?

一方面,内部激励缺乏。曾经,毛主席“枪杆子笔杆子,干革命靠这两杆子”的讲话深入人心,解放军报上个头版头条就能战士提干等政策听起来激动人心,如今,矫枉过正后,新闻宣传工作已经陷入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尴尬,除了少数人真爱者还在高喊“兵马未动舆论先行”,各级领导对新闻报道骨干已经越来越吝啬。

另一方面,外部名声不佳。托某些“猪队友”的福,受“堂妹代替军人新郎拜堂”“优秀军人抛下临产妻子归队参加比武勇夺冠军”“为了工作任务三年八次推迟婚期”等拔高渗水、违背人伦的军事报道的影响,从军外人士到普通战友,很多人对军事新闻报道的共识是“除了标点符号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编的”“报纸最大的功能是擦玻璃”“宣传狗天天坐在办公室编制都不信的故事”等等。

七无:无前途。

从2015年9月3日提出“裁军30万”,正式拉开这一轮军队改革的序幕以来,与军官职业化相关的各种改革方案的分析版本就不停。其中很重要一条就是:必须有营连主官经历,将成为军官职务晋升、大机关选调的硬杠杠。

不知道全军有多少新闻干事看到这条后内心哇凉,感到自己前途一抹黑?除了转业别无出路?

毕竟,基层科班出身的新闻干事稀缺,大多干部是从连职以下的帮工起步,军事新闻报道又有很多特殊要求,需要连续任职两三年才能培养出一名合格的新闻干事。不错过当连主官的机会几乎不可能。没当过连主官,那么竞争营主官的时候肯定没有说服力。更无奈的是,一步差步步差。每次轮到调整使用时,因为你没有主官经历,因为你工作性质单一,你就只能往后站。运气爆棚的,能当个科长,几乎已经是极限。过去还有新闻干事出身的政委、书记,今后恐怕将绝迹。

现实逼得一些优秀的新闻干事,为了个人发展转而投入组织等部门的怀抱。至于战士报道员,本来就没编制没岗位,能熬到上士或者四级军士长,也差不多是天花板了。

当然,对于那些珍惜从事新闻报道工作的机会,一直坚持勤奋学习、笔耕不辍,爱思考爱钻研的基层兵记者来说,凭着厚厚的作品剪贴本、实打实的获奖证书,干部转业后很容易受到地方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青睐,进入宣传部、纪委等核心部门安置;战士报道员无论是安置还是复员求职也都颇具优势,不少人甚至成为地方报社的骨干。都说转业安置难,但你要说他们就是那个最受地方欢迎的转业军人群体也不为过。

然而,正如领袖所说:党的新闻舆论工作是党的一项重要工作,是治国理政、定国安邦的大事。媒体竞争关键是人才竞争,媒体优势核心是人才优势。明明部队需要他们,花大力气培养了他们,最终却因为体制机制原因,将他们赶离部队谋生,难道不是另一种尴尬和悲哀吗?

最后,想说一句:尽管受到了那么多不公和委屈,很多基层新闻干事(战士报道员)依然初心不改,坚守着基层、坚守着岗位、坚守着一线,不舍得转行,不舍得转身。如果你想问理由?答案或许很俗气,却发自真心:

因为,对军队新闻宣传工作这份事业的热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