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伪占据了上海,为什么租界还有国民政府的法院?

原标题:日伪占据了上海,为什么租界还有国民政府的法院?

本文作者马振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长、研究馆员。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南京师范大学“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浙江大学“蒋介石与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研究生指导老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季我努学社讲座嘉宾。

陆军,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副研究馆员,曾发表民国档案与民国史论文多篇,参与编辑过《日本侵华图志》。

上海沦陷后,国民政府的司法机关一直坚持在沪租界内办公,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才退出上海租界。

当时,设在公共租界的有“江苏高等法院第二庭”和第一特区法院,设在法租界的有“江苏高等法院第三庭”和第二特区法院。

上海租界地图

根据战前租界条例的规定,凡是在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内犯法的中国人而经巡捕房逮捕的,24小时内要引渡移交给中国法院办理。

租界成为“孤岛”后,国民政府法院一直在租界内坚持办公,虽然只是象征性的,如前文所述,在袭击《大美晚报》时负伤的76号特务潘达就是被租界当局移交给中方法院的,被判了两年徒刑,后来在日军压迫下,潘达很快被放出。

渝方法院的存在,无疑是在挑战日伪的统治。76号特工总部由此决定,成立名为“法院同志会”的组织,专门针对租界渝方法院的工作人员,或收买,或以武力消灭。

76号给租界中方法院寄出恐吓信写道:

值此汪先生倡导和平运动,国民政府即将还都之际,台端理应响应,共维时艰,然而,事与愿违,台端竟然仍为渝方张目,与我和运志士作对。为此,已至无可忍让之地步,我会同人,万难坐视,特函忠告,限一星期内来我会联系。如执迷不悟,逾期不来,即将采取最严厉之制裁手段,幸勿以儿戏视之!

但这通篇血腥的恫吓并没有吓倒中方法院人员。除少数人秘密落水为奸外,其他大多数人并不为所动。

郁华是著名法学专家,亦是文学家郁达夫之兄。他为人刚直不阿,一身正气。郁华毕业于东京法政大学,长期在司法界担任要职,此时正在法租界内担任江苏第二高等法院的院长。面对汉奸势力的利诱与恫吓,郁华坚持爱国与正义立场,拒不理会,他还安慰法院的员工们,要向76号特务们发起反击。

日伪统治下的上海

76号的特务们看软的不行,转而想来硬的,但顾及郁华的名声,未敢轻易下手。他们先由日本驻沪总领事三浦拜会法国总领事鲍代尔,抗议租界留存重庆方面的法院,要求租界当局对之加以约束。法国领事以当时的法国政府只与重庆政府有外交关系而拒绝了日本的抗议。没想到这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法、英在德国的打击下自身难保。租界失去了保护伞。日本人便就此指挥李士群一伙开始下手了。

1939年11月23日,在法租界巨泼来斯路一号郁华的住宅前,76号特务开枪打死了郁华。

1940年秋,法国贝当傀儡政府成立,76号强行接管了法租界的“特二分院”和“高三分院”。但公共租界的“特一法院”和“高二院”还在坚持。此时汪伪政府已成立4个月了,但公共租界内国民党的两个法院还存在,这不能不令76号和汪记政府大感恼火。

第一特区法院的刑事庭长钱业鸿,年届50,与郁华一样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李士群的得力助手夏仲明对钱施尽手段,极力拉拢,但钱一直不为所动。不久,钱业鸿终被歹徒枪杀在回家的路上。钱业鸿死后,公共租界的两处法院依然存在。于是,76号的特务们又犯下了一连串的罪行:

1941年2月,公共租界内两处法院被炸。

3月,“高二分院”院长徐维震被绑架,生死不明。

4月,“特一法院”检察官王某家、“特一庭”庭长李似名家、法官莫润华家分别被炸被袭。

5月,特一庭书记官俞术伟、检察官张宗儒被绑架。

珍珠港事变

76号特务的疯狂袭击,致使中方法院实际上已经名存实亡,只有象征意义的招牌还存在着。一直到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事变后,日军占领租界,孤岛完全沦陷,这两处渝方国民政府法院才完全被76号消灭。

马振犊、陆军著,《76号特工总部》,重庆出版社,2017年10月第1版。

编辑:南京师范大学近现代史硕士生 雷晓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