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专访飞儿乐团:谁说不组团就要变仇人?Faye其实不想做歌手

原标题:专访飞儿乐团:谁说不组团就要变仇人?Faye其实不想做歌手

搜狐娱乐讯 (bo/文)近日,签约华研全新出发的飞儿乐团接受搜狐娱乐专访,畅谈飞儿乐团跟《斗鱼》这个IP的渊源以及选中韩睿作为乐团新主唱的缘由。谈及乐团和前主唱Faye的风波,阿沁更是爆料Faye其实不想做歌手,更想做唱作人,笑称歌手像食材,制作人像厨师,Faye应该希望被更多好的厨师“炒一炒”,直言大家不在一起组团也不会变成仇人,并表示如果Faye需要帮助他们随时敞开双臂,过几年有机会还可以再合作。

搜狐娱乐:全新的阵容的飞儿乐团重新出发,第一首作品《星火 Spark》成为电影版《斗鱼》的主题曲,我们都知道飞儿乐团跟《斗鱼》这个IP很有渊源,能不能首先介绍下这首歌?

阿沁:其实《星火》这首歌很特别,年初的时候电影《斗鱼》导演来找到我和建宁老师,希望透过我们的创作让电影更有味道,之前他们考虑过拿《Lydia》的原版歌曲做插曲,可是因为新版的电影是讲青春爱情故事,可能需要从女主角的视角去写歌,我们之前帮《斗鱼》写过歌,现在要从另外一个视角写,截然不同,的确是个挑战。我跟建宁老师大概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从旋律到编曲,整个做了出来,给导演听他非常喜欢,说有把他电影的灵魂带出来,但是要有人来唱,导演希望从女主角的视角,女主角大概就是高中生,就很难找,我们认识的唱将A-Lin、彭佳慧,听起来就不太像高中生,所以我们觉得需要找新人来唱。我就想到去年2017年11月内地大学的比赛,韩睿那时候参加了浙江传媒学院的团体组,我就记得韩睿的声音,但不知道她的联络方式,后来通过别人加了微信,发出了邀请,建宁老师那时也在北京,老师听了之后也很有感觉,其实我在这个团队里的角色通常都是写歌,制作通常都是老师把关,老师OK了,我们就开始做了,因为她是新人嘛,导演就想说能不能用个比较特别的方式,用艺名的概念,演唱人就叫Lydia。没想到这首歌这么受大家喜欢,youtube点击已经破1500万了。

搜狐娱乐:我们看到其实在唱《星火》的时候,和Lydai韩睿只是合作,并没有真正加入到F.I.R.?是因为这首歌效果很好让两位老师做了这个决定吗?

陈建宁:是一方面的原因,还有就是我们大概积累了5年的创作,上百首歌,我跟阿沁有个习惯,我们帮很多天王天后写歌,但是我们自己会有很多私藏,就是属于F.I.R.飞儿乐团的,像有些歌《我们的爱》《Flay Away》《我要飞》《月牙湾》是肯定不会拿来卖的。刚开始阿沁说要找个大学生来试唱,我没有很期待,但试过之后,觉得她的声音像水晶般晶莹剔透,我就说她唱那首歌不错,要不要她来试试其他歌,所以我们拿了一些创作很久或者新创作的歌,其实制作人就很像厨师,你看到一个很新鲜的食材,会让有一些新的启迪,那你就会想说这道菜应该怎么做,或者就像导演一样,比如看到周迅就说我觉得你很适合一部电影,然后就开始创作剧本,拍成一部电影这样。其实创作很需要一些因素,刚好Lydia的声音就提供给我们这样的的养分,我们就这样一首歌两首歌三首歌,然后到今天,我们就觉得好像是可以让她加入到我们的乐团中,我们可以在音乐上有更多的火花,我觉得也蛮天注定的。我跟她说你不是来当明星的,是来做个音乐工作者,体验音乐人的生活。

搜狐娱乐:我们注意到F.I.R.有了新的主唱Lydia,之前是在浙江传媒学音乐剧对吗?你之前参加了校园十佳歌手的比赛,想知道音乐剧专业到现在飞儿这种流行乐团中间,有不一样的体会吗?比如唱法、风格转换,还是说本来就很喜欢流行音乐?

韩睿:我本身就比较喜欢流行音乐,参加过比赛,在学校也玩过乐队,从小就听飞儿乐团的歌,我从小就喜欢这种风格,很多样化,很国际化,所以就没有什么冲突。

搜狐娱乐:之前看到你之前参加比赛唱过《月牙湾》,当时想过会加入飞儿吗?

韩睿:我觉得是被幸运女神眷顾了,他们是我8岁时的偶像,都没想过见到真人,更别说加入乐团做主唱了,真的就是很幸运很幸运,天注定的一件事。

搜狐娱乐:被邀请成为F.I.R.新主唱那一刻是什么感想?会犹豫吗?

韩睿:天上掉馅饼的时候肯定是兴奋又紧张,从来没想过跟儿时到现在的偶像一起做这样的事,而且两位老师的作品音乐性都很强,对于我们这样喜欢唱歌的人来说真的是梦想,所以当时我就毫不犹豫的说可以。

搜狐娱乐:除了开心惊喜之外,会有紧张和害怕吗?因为之前的主唱也很优秀,难免会被拿来比较。

韩睿:有啊,这都是必经的过程嘛!而且Faye詹文婷老师的声音真的很有特色,她确实是非常好的歌手音乐人,但是我跟建宁老师和阿沁老师希望我们三个人可以一起做更好的音乐。

陈建宁:她一定会紧张啦!我们做了很多心理建设,还是比较在乎本质学能,我觉得歌手要有音乐性,对音乐有理解有热情,声音当然要能承载很多,特别是像F.I.R.这样的乐团,我们合作的是那英、阿妹、张学友、梅艳芳这样优秀的华语巨星,回到我们在做自己专辑的时候要求一定是一万倍的啦,私底下我们还算是蛮严格的要求,但让我惊讶的是,韩睿她很虚心,会说:老师我还可以唱的更好!我会安排歌唱老师给她,其实歌唱老师也是很欣赏她对音乐对声音不断的追求,她会问我们这个歌应该怎么去诠释,创作人的初衷是什么,今天的表现(当天的发布会)我可以打90分,(韩睿欣喜若狂),22岁,指日可待。

搜狐娱乐:刚提到前主唱Faye,去年发行了一张偏电子的个人专辑,所以确实双方在音乐方向上有些分歧吗?

阿沁:大家都会用“分歧”,其实分歧的意思,跟我想做我的音乐,是不一样的,就会造成很多的误会。我们已经讲得很白了,三个人也会碰面聊的很清楚了,大家有自己的音乐梦想,她有她的新的天空和梦想,我们要全力的支持她祝福她,甚至我有跟她说,需要任何音乐上的制作、乐手或者建议我们随时都会帮助她,音乐人每个阶段都有她想要唱的歌,所以她在现在的音乐状态里面找到了很多新的作品,和新的制作人合作,因为建宁老师一直就是飞儿乐团的制作人,当然制作人会有他“炒菜”的手法,如果Faye是一个好的“菜”的话,她也希望被不同的制作人“炒一炒”(笑),我觉得很好,她这次找了很多不同的制作人,这张专辑乍一听完全不会想到是Faye唱的,可是我觉得是好事,代表她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这是非常难得,因为太容易她会唱到以前的感觉,唱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以前在飞儿有很多高音,她全部中低音,我说你这个歌很大胆,我不敢这样写,觉得观众会不喜欢,她说我就是要全部中低音啊,还是发行了,并且入围了金曲奖,所以大家的艺术性已经可以接受她的东西了,所以我们就祝福。而且如果你更了解Faye,你会发现她其实不想做歌手,她想做唱作人,你夸她唱得好她可能不会有太多反应,所以她从来不参加歌手类的节目,所以她在团里会很挣扎,因为作品很难被看到,可能会有些不满足,我觉得再给她一两年的时间,她会更厉害,需要给她更多的时间去沉淀。我觉得我跟(建宁)老师的东西,其实我们也很多变,只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就像我们的团名Fairyland in Reality,希望是梦境式的,这是我们比较想做的。

搜狐娱乐:F.I.R.成团很多年了,拥有很多铁粉,F.I.R.对于很多歌迷来讲可能就是有Faye的三个人,换了新主唱,会有各种担心吗?比如歌迷会不会接受等等?

陈建宁:应该不会啊,今天也有很多歌迷来,其实我常常在想,一个音乐的生命有多长?流行歌我在排行榜上一个月,厉害一点半年,一年,今年大家都听那首歌好了,再后面呢?我是F.I.R.的创始者,当初F.I.R.是我在心中的一个构想,那时候我已经是个知名的制作人了,然后我就开始找主唱找吉他手,我已经定义了他所有的一切,从视觉到音乐风格,从我们要怎么表演,我训练Faye和阿沁要怎么面对舞台,如果你用F.I.R.的生命来看,我们已经很精彩的过完了我们的前半段,我们找到很好的伙伴,我们创造出很多经典的作品,但是我们还要继续往下走,所以我常说一首歌一个乐团他的生命是无限的长。我在这个业界的偶像就是李宗盛大哥,我国中的时候就听他的歌了,到现在,李宗盛大哥还找过我去他们的制作部上班,那是何等的荣耀对那时的我而言,可是他现在还是在不断地创作,在写歌,他还在唱梦醒时分,或者他还有新的山丘等等,所以你用这个生命来看,我觉得难免有歌迷会不适应,他需要时间,可是我觉得那都是OK的,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想留下的是这首歌。你可能不会记得《月亮代表我的心》是谁唱的,可能也不会记得那是谁写的,可是这首歌伴随着你,伴随着你的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当然这个是最难最难的事情了,这是创作人永远在追求的,F.I.R.成立的目标目的就是希望能创作出经典,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是我们会努力。阿沁每天都在写歌,我每天的生活跟工作都是在做音乐,韩睿来台湾录音,我们每天都在做音乐,25年如一日,所以对于一个做音乐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小事啦。

搜狐娱乐:不知道老师有没有听过这种说法,因为飞儿第一张专辑非常成功,每首歌都很经典,歌迷开玩笑说其实每首歌拆开放到后面当主打就好了,老师怎么看?

陈建宁:(笑)厚积薄发啦,我是觉得歌能成立是有很多的天时地利人和,另外就是歌手要不断的努力,而且重点是说我们要在同一个音乐的思想里面,特别是乐团的东西,需要融合,坦白说,就像刚刚阿沁说的,我们在后期对音乐确实有比较不一样的想象,比较难凝聚成某种力量,我觉得在音乐中能听的出来,可是我不认为这是不好的,每个人都会去尝试,我们的乐团也在尝试,尝试去融合,尝试彼此了解,某种程度,各自有各自的音乐想法这是很好的事,所以这是一个调和的过程,都不一定,想几年以后我们还可以再合作啊,不止Faye啦,对所有音乐人有问题找飞儿乐团,我们都很愿意提供帮助,所以我们其实是非常开放的,当然对于Faye更是如此,她未来有任何音乐上的需要我们一定都是敞开双臂的,因为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哪天她想唱摇滚乐,阿沁来写,老师来制作,不收钱,免费奉送(笑),这个一定是可以的,现在很流行跨界合作,即便是不同厂牌都可以。

阿沁:没有你们想象的这么困难,毕竟音乐人的世界的确蛮特别的,一般人难理解,我们尽量让大家理解啦,通过这些访问,大家可能会说,哦,原来是这样子,我相信我们做得到,谁说不在一起组团就要变成仇人?如果有一天我跟(建宁)老师没有一起写歌,我们就要开始怎么样吗?没有关系呀,我觉得这些都是很好的事情,都是过程,让大家去理解。

搜狐娱乐:签约华研全新出发,每位团员的音乐梦想和目标是什么?

阿沁:其实我们是非常幸福的,不要讲十首,现在做音乐的二十几岁写一首歌全华人都唱的出来就很难很难了,我觉得我们应该不止一首,我觉得我们已经够了,够幸运了。说到目标,我觉得还是做经典吧,追求更高,在自己的音乐领域做的更高,我们还有一些东西是没有追求到的,还有需要点时间累积。

韩睿:我也一样,要快速的充实自己,强壮、成长,这样才能更好的去诠释老师们的作品。

因为老师们的作品要求都蛮高的,我也要做到没有说要超过老师,但是至少可以用自己的声音更好的去诠释,不停的进步。

陈建宁:在音乐圈我算比较资深,我觉得跨界跨国的合作是我很想做的事情,从艺术领域,有很多的视觉的等等方方面面,比如音乐和舞蹈结合是什么,音乐跟绘画的结合是什么,音乐跟饮食的结合是什么,音乐可以承载很多不同的东西,这个就是我在团里做的比较多的事情,是我想要做的,在不同领域的撞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