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通用,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一家生产汽车的公司,而在新技术不断涌现的当下,说通用是一家科技企业也不为过。

但问题来了,为通用效力的员工中,有些人的技能水平已经要过时了。

通用美国总部大楼

10月31日,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Mary Barra)对在通用工作了12年或以上的北美职工提出了自愿买断的选项。

表面上看,这是在面对新车销售下滑倾向和原材料成本上升之前的一种常规的成本削减处理方式。(详见《利润大涨也要裁掉18000人,通用为何这样做?》)但有专家认为,博拉的提议还有其它潜在信息。

“通用正在发出汽车技术变革的信号。如果它想要更快地向电动化转型,那么公司就不再需要现有的工程师了。”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汽车咨询公司的玛丽安·凯勒(Maryann Keller)说道。

她还认为:“再次成为焦点的电动车对汽车领域内的就业和竞争所需的技能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2017年11月,博拉在米尔福德与公司电动化部门员工交流

要知道,博拉也曾负责过通用的人力资源环节,因此,当一家公司正朝着开发更多电动车、燃料电池和自动驾驶汽车的方向发展时,将资历较长、薪酬较高的员工作为裁员目标是一种具有战略性的考虑。

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商学教授马里克•马斯特斯(Marick Masters)表示,这意味着要重新布署劳动力并释放大量资本。

“技术的变化如此之快,以至于当你离开学校10年或20年之后,你曾学到的专业知识就不再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了。”马斯特斯接着说,“这将给通用一个创建新领域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是在公司内部形成一个新公司。”

新员工

当然,通用除了要追求未来发展,成本削减也是必要的。

市场经济学家、汽车行业顾问乔恩•加布里埃尔森(Jon Gabrielsen)给出了一种解释,说通用目前的成本结构和产品组合使其比福特和FCA更容易受到销量下滑的影响,因此,在陷入亏损之前,它只能承受自身北美汽车销量四分之一的损失。

通用没有透露哪些工作岗位或业务会被削减,只是说这些工作机会的变化都将是自愿性的,适用于有12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员工,至少目前是这样。

近年来,通用已经招募了一批技术含量高的年轻员工。事实上,通用汽车北美5万名员工中,只有约17700人拥有12年以上的资历,有资格接受买断。

通用发言人也证实了此种情况,称公司在美国约40%的员工入职在5年以内。

专家表示,这表明通用大部分员工都是新人,而他们的工作重点可能是在传统汽车设计和工程以外的领域。

也正因为如此,通用发展重心的变化给新世纪的年轻人们提供了机会。

“在美国,那些年龄在22岁至37岁之间的人可能会改变他们对通用汽车的看法,从几年前一家死气沉沉的车企,变成了一家相对于初创企业具有某些优势的科技公司。”马斯特斯教授说道。

对于那些已经在汽车行业多年的老员工来说,这意味着他们必须不断接受培训并提高技能,这样才能避免被淘汰。

对此,马斯特斯提出:“不管是让他们离去,还是提高对学位的要求,继续学习和进步是必须的。世界在变,企业已经不能保证终生雇用员工了,因此,他们自己要变得更敏捷,更具适应性。”

新公司

“新”的通用将需要具有高度创造力、能够自主和协作工作的员工,这就是说,未来的员工会是积极主动型,同时具备很强的技术背景,不仅如此,他们还要有良好的沟通能力和项目管理能力。

这一点上,马斯特斯认为通用可能会增加合同工,以保持较低的固定成本和较高的灵活性,“中国发展电动车的步伐很快,福特也制定了大胆的计划,将投资重新布署到这个领域。通用必须在员工聘用上具备灵活性,才能有资本发展电动车技术。”他说道。

通用积极的招兵买马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公司想明年率先在一个城市布署自动驾驶电动车。

就在通用宣布裁员的同一天,公司发言人称他们将继续扩张某些领域的招聘工作,正是自动驾驶和电动车工程和技术方面的职位。

两年前,通用收购了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Cruise,当时约有40人。如今,通用总裁丹•安曼(Dan Ammann)说Cruise部门的员工已经增长到约800名。

值得一提的是,通用的招聘方针也反映出了其所在州的一种趋势。

“未来想要在密西根的汽车业工作,那么工人需要具备的技能也要发生变化,毕竟,汽车行业正从传统的拥有私家车向共享出行转变。”

除了自动驾驶,通用也在发展电动车和共享出行业务

底特律区域商会汽车和移动出行副总裁、MICHauto执行董事格伦•史蒂文斯(Glenn Stevens)表示:“不同交通方式和电动化的发展越来越多,汽车行业和科技行业正在融合,所以我们必须确保我们正在引领下一代的出行技术,这里的公司也必须确保他们在做同样的事情。”

目前,通用称其还没有接受买断提议的员工人数,但如果公司不能从这些措施或其他努力(比如停止密西根两家工厂的翻修工作)中削减足够的成本的话,那么进入2019年,通用将考虑非自愿裁员。

至于结果,凯勒预计自愿选择买断的人会在通常接受率之上,“既然知道无论如何都会有削减,而且美国劳动力市场强劲,因此,自愿接受的人数应该不少。只有当工作岗位稀缺时,这个比例才会很低。”

但加布里埃尔森觉得,只有10%~20%的人会接受提议,通用则需要强制裁员才能对公司收益水平起到帮助。据他估计,最终会有约7000名在底特律工作的通用员工将自愿或非自愿地终止雇佣关系。

“通常情况下,在经济衰退的情况下,人们一开始希望不会削减得太厉害。但随着行业形势循环下降,削减会一次又一次出现。”

通用的麻烦

当博拉被问及通用是否是科技公司而不仅仅是车企时,她给出了坚定的回答:“这是我的目标。”

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博拉正在努力投入资源开发自动驾驶和电动车技术,其中包括今年早些时候与日本软银和本田建立投资伙伴关系,还对其它多个业务进行了多年的成本削减。

通用的目标是2018年削减65亿美元,但买断方案要到2019年才能惠及公司。

自2010年从破产中恢复以来,通用北美员工数增加了约28000人,其中约一半是小时工,但通用北美市场份额至今尚未获得增长。

通用向美国证交会(SEC)提交的文件数据显示,2009年时,通用北美市场份额为20%,销量为250万辆。到了2017年,通用在北美卖出了360万辆车,但其市场份额已经下降到16.6%。

通用Cruise车上的设备

前面说过,通用很容易受到销量下滑的影响。最坏的情况下,通用可以承受北美25%的销量损失,之后就会陷入亏损。而FCA和福特可以承受北美50%的销量损失才会亏损。

“这是一种规模经济业务,不能以较小的市场份额来支持那么多的固定成本,销量超过一定水平时,公司才能赚钱,但当销量下跌时,公司就会亏损。”加布里埃尔森解释说。

不光是通用一家想要精简公司,福特也在努力减少受薪员工。不过,福特没有透露将裁员多少人,也没有透露其110亿美元“瘦身”计划的具体时间。

华尔街之惧

虽然经济学家们一致认为,一场经济逆风正威胁着汽车行业的盈利能力,但通用要考虑的可不止这一点,还要面临来自华尔街的挑战。

从2014年成为通用CEO以来,博拉一直没能让投资者满意。

据路透社报道,通用10月31日第3季度汇报前,公司股价与2010年IPO时每股33美元相比,低了约6%。之前,通用股价在2017年10月24日创下46.48美元的历史新高,但截至11月5日已跌至36.25美元。

博拉领导下,通用在开发自动驾驶和电动车技术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

“我现在可不想当车企的头,谁也不想裁员,所以如果他们真这么做,那是因为受到了华尔街的压力。”加布里埃尔森感叹道。

分析师称,通用的自愿买断计划和暂停翻修项目将在一段时间内安抚华尔街。

但是,这不意味着通用就有了喘息的机会。10月,有报道称,如果公司股价没有改善,通用的大股东可能要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采取第三次重大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