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那些说来日方长的人,从未再见

原标题:那些说来日方长的人,从未再见

错拿行李

—— ▼ ——

飞机抵达浦东机场之后,宋黎恍惚地跟着人流往出口走去,从落地开机之后,手机短信就响个不停,但是她不想理会。因为她从离开日本的那一刻,就决定要永远摆脱钟立斐了。

在酒店办理入住的时候手机又响起来,宋黎终于不耐烦地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上海的号码。

“喂?”是个男声,温柔中透着清洌,“宋小姐,你好像拿错了行李。”

宋黎仔细看了脚边的行李,才确认自己拿错了,两个行李箱简直一模一样:“对不起,你还在机场吗?我拿去还你。”

“不用了,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东西,明天约个地方交换吧。我叫赵西烈。”两人约在静安寺见面。对方倒是很爽快。

静安寺,一下车她就看到了那个穿条纹衬衫的人,撑着伞站在被雨水打湿的梧桐树下,脚边立着一只跟她手中一模一样的灰色行李箱。

赵西烈长相清冷,棱角分明,但眼睛却是暖的,他的开场白竟然是:“我们好像见过?池袋还是浅草?”

赵西烈提议一起喝杯咖啡,于是他们交换了行李之后又去了咖啡馆,中午还一起吃了顿饭才告辞。

宋黎知道了赵西烈是上海人,十七岁就去了日本,在日本待了十年,这次回国打算留在上海了。

赵西烈走后,宋黎拿出手机给那个陌生号码编辑了姓名存入通信录,她的通信录在此之前,只有一个名字:钟立斐。

暗生情愫

——▼——

宋黎开始找房子。最终在巨鹿路定下一间一居室,在小巷深处,沿途有粉色的夹竹桃,这里实在太像记忆里的永安巷了。

赵西烈打电话邀约,寒暄过后,赵西烈问她:“有打算工作了吗?”

“有啊。”租下这间房,她的口袋里已经盈余不多。宋黎虽是高级陈列师,但在日本的时候因为有钟立斐,她自由散漫地接些活,现在离开他,她该找个稳定的工作了。

赵西烈给宋黎介绍的工作在南京路,每天去一些店铺做陈列,工作第一天,宋黎打电话给赵西烈,要请他吃饭作为答谢。当然,她知道自己别有用心,也明白赵西烈给她介绍工作的别有用心。

东方明珠的空中旋转餐厅内,在等上餐的时候,赵西烈忽然看着她说:“听朋友说,这间餐厅是情人们的表白圣地。”

宋黎看着他的眼睛,心漏跳了好几拍,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你是其中之一吗?”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如果是我,我会选黄浦江边,如果被拒绝就跳下去。”

赵西烈“扑哧”笑出声来,柔柔的眼波里仿佛兜满了春风,宋黎平静如水的表情之下,其实经历了一场地震,这是她从未有过的心动。

从旋转餐厅出来,宋黎跟赵西烈一起下楼,快速降落的电梯里,宋黎有些害怕,但假装镇定,她向来不喜形于色,但他不知是怎样感知到了她的害怕,毫无预兆地抬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她的身子一僵,许久才松软下来。

他们沿着岸边走了一会儿,赵西烈忽然停下来:“今晚,你应该不会让我有跳黄浦江的机会吧。”

宋黎半低着头抿嘴笑,露出好看的酒窝,赵西烈趁机牵了她的手,而她没有拒绝,一切水到渠成。

那天晚上,宋黎辗转反侧脑海里都是赵西烈的样子,原来爱情可以这么美妙。

忽起波澜

—— ▼——

不久,宋黎搬去了赵西烈那里,他们住到了一起。可这一切美好,很快就被钟立斐一个电话打碎了。

“钟立斐,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放过我吧。”宋黎似有妥协。

“休想!”钟立斐突然嘶吼起来,“我放过你,谁放过我?!”

“立斐,我保证,我会守口如瓶。”宋黎低声示弱。

那天,宋黎早早下班,给赵西烈煮饭,门铃响了,打开门,钟立斐站在门口,她迅速想要关上门,却被他死死拉住。

“你知道警察又开始调查崇明岛那起案件了吗?”他问。

宋黎的心一紧:“都过了那么多年,人们早就忘记了……”

“那你忘了吗?”他打断她。

宋黎顿住,她怎么可能忘,那场惨绝人寰的车祸像恶魔一样扎根在她的心底。

13年前,崇明岛上有座孤儿院,因为小一些的孤儿们陆续被人领养,只剩下11岁的宋黎和14岁的钟立斐没人要,院长扬言要把他们送去工厂打工,直到有一天钟立斐决定出逃。

那是凌晨时分,整个孤儿院一片黑暗,钟立斐带着宋黎刚翻出院墙就被院长发现了,并很快追出来,他们情急之下只得躲进永安巷口废弃的院子里,等院长走远以后才出来,但等他们走到马路上,才注意到疾驶而来的车辆。

司机避让不及“砰”的一声撞上了黑暗里的废弃楼,宋黎想上前查看却被钟立斐拽住,院长听见动静肯定会追过来,他们没有时间了。然而,突然一声巨响,顿时火光冲天,照亮了整条永安巷,他们身后那辆车已经化为一片火海……

钟立斐带着宋黎连夜坐船逃到上海,早上看了新闻才知道,那场车祸三死一伤。

宋黎哭得声嘶力竭,而钟立斐始终沉默,不久后他们被上海福利院收养,从那以后他们默契地再也没有提过有关那场车祸的任何事。

七年后,福利院跟一家日本公司合作给孤儿提供工作,他们就一起去了日本。

身陷陈案

—— ▼ ——

从11岁到24岁,宋黎跟钟立斐相依为命。她不爱钟立斐,她也知道钟立斐不爱她,他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却从未靠近过。但是钟立斐却不肯放她走,因为这世上她是唯一能证明他自己是谁的人,他背负的那三条人命,日日夜夜都在梦里纠缠着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重新调查。”钟立斐说,“但是你知道我们都脱不了干系。”

宋黎的心微微颤动。最终,她只能跟他回日本,她回房间匆匆收拾了行李出来,泪如雨下,依依不舍地拉开门的那一刻,她看到赵西烈站在门口,眼里泛着冷冷的寒光。

“西烈……”

“那场车祸真的是你导致的?”赵西烈漆黑如墨的眼里再也没了往日的温暖,如利剑一样望着她身后的钟立斐。

宋黎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赵西烈讲起藏在他心底的秘密。

13年前,赵西烈才12岁,住在崇明岛的永安巷,他住的那栋旧楼旁是一所孤儿院。

有一天晚上,他父亲跟单位的同事出去吃饭,到凌晨还没回来,他打电话给父亲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但是电话一接通就听见一声巨响,接着信号中断了。半个小时之后,有人来通知他们,他父亲的车在巷口出事了。

事后他跟母亲卖了房子,到上海投奔亲戚。后来,他就去了日本留学,但考虑到母亲年迈,他还是回了上海。但他始终觉得那场事故有些蹊跷,于是他去了警察局,希望能够重新调查那场车祸的起因。

“跟我去警察局说明情况吧。”赵西烈说。

僵持之下,钟立斐忽然推开宋黎:“好,我跟你走。”

“那我也一起去。”宋黎说,“西烈,对不起。”

赵西烈深深地拧眉,一把将她拉到面前:“我说了跟你无关。”

这时,钟立斐突然从她身后跑了出去,只丢下一句“赵西烈,你好好照顾她”就离开了。

“钟立斐!”宋黎撕心裂肺地哭喊,赵西烈死死地抱着她。

曲终人散

—— ▼——

钟立斐失踪了。

而宋黎搬回了那间老旧的一居室,从那天晚上之后,她再也没有接过赵西烈的电话。

三天后,钟立斐的尸体在距离吴淞口不远的支流被发现,在那里可以看见崇明岛,看见孤儿院,他终于还是选择赎罪,以一种石沉大海的方式。

赵西烈看到新闻赶来找她,宋黎呆呆地坐在地上,才几日不见她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他蓦地红了眼眶:“对不起……我没想到他会……”

“不是你的错。”

第二天,宋黎接到电话跟赵西烈一起去警察局认领了钟立斐,然后将他葬在崇明岛上。

在回上海的路上,宋黎忽然说:“赵西烈,我们分手吧。”

赵西烈愣住,眼泪猝不及防地砸下来。其实,从知道钟立斐去世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他跟宋黎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最终,宋黎回了日本。过了很久,宋黎无意间在上海一个论坛里看见了一条新闻。

13年前崇明岛车祸终于查明真相,其实那辆车还未驶进永安巷就已经出了事故,原因是司机酒驾,所以根本不是为了避让他们才出车祸,也与赵西烈那通电话无关。

那个幸存者当时也喝了酒,事后受伤严重,怕担责任一直不敢说出事情的经过,直到前几天警察找上门来,他才有勇气说出来。

宋黎看着这条新闻,久久都说不出话来,从低声呜咽到泣不成声。

摘自《故事会》文摘版2017年第7期

新鲜奇特的故事题材,

令人欲罢不能的惊险传奇,

脑洞大开的悬疑情节,引发读者的脑力激荡,

百余年来在读者中常销不衰,

极具娱乐性与可读性。

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国内首次精编、插画、25种全译。

目前已出版 8 种。读者近期可扫描二维码进入故事会微店购买,或登录京东、亚马逊、当当等各大网上图书商城购买。咨询电话 :021-64338113。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