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刘胜军:民主党小胜即大胜 特朗普成美利坚分众国总统

原标题:刘胜军:民主党小胜即大胜 特朗普成美利坚分众国总统

1民主党小胜即大胜

“后真相时代”的美国迎来首次中期大选。

要拿下众议院,民主党需要赢得 218 个议席,其中从共和党人手中夺回 23 席。目前民主党已经“翻盘”至少 24 席,时隔八年重新掌控众议院。从表面上看,民主党算是小胜:

从历史上看,中期选举一般不利于总统所属政党。自 19 世纪 60 年代南北战争结束以来,总统所属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平均会失去 32 个众议院议席和两个参议院议席。

民主党虽然夺回众议院但并未出现渴望的“蓝色浪潮”,共和党却扩大了在参议院的优势地位。

但如果结合美国的政治博弈大格局分析,民主党在众议院的胜利意义重大:

过去两年,民主党受尽羞辱。过去两年,特朗普几乎全面否定奥巴马的政治遗产,推行撕裂美国的激进政策,民主党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共和党把持了参众两院。最有代表性的事件是,尽管卡瓦诺陷入性侵风暴,但却被共和党以 50 对 48 票的表决“强行”通过任命为第 114 位最高法院大法官。从明年起,民主党众议员将有权传召特朗普政府的记录与文件,并传唤官员作证

民主党一直希望推动弹劾特朗普,而众议院是通往弹劾的第一关。9 月底,美国联邦法官批准近 200 名民主党议员对特朗普的起诉,称其违反美国《宪法》中的薪酬条款。在《纽约时报》爆出特朗普“逃税门”之后,民主党更是愤怒。当然,民主党仍须耐心等待杀手锏——特别检察官穆勒的“通俄门”调查结论。

新一届国会于明年 1 月宣誓就职后,民主党人将能够遏制特朗普的立法野心,并借助传讯权行驶监督能力,启动对总统及其政府行为不端的指控调查。亚利桑那州民主党众议员劳尔·格里哈尔瓦( Raul Grijalva )说:

人们期望我们将成为一个真正的政府部门,而不是特朗普的哀求者,就像本届国会在过去两年中的那个样子

2 特朗普心虚了

如果民主党推动弹劾总统,即便共和党在参议院阻挠,也势必掀起美国社会的政治风暴。这将是特朗普的至暗时刻。

特朗普心虚不已。6 日深夜,特朗普打电话给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祝贺民主党。后者的发言人说,特朗普接受佩洛西关于跨党派合作的呼吁。佩洛西在首都华盛顿一场庆祝胜利的集会上说:

美国明天将迎来新的一天。今天不仅关乎民主党和共和党,还关乎在特朗普政府恢复宪法规定的制衡。

言下之意,你懂的。

3特朗普再出昏招

11 月 7 日,特朗普闪电解雇司法部长塞申斯。这是一个危险动作。

今年 8 月特朗普就发推文指责:

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司法部部长塞申斯应该立即停止这场被人操控的政治迫害,不能让美国的声誉继续被玷污。

塞申斯是特朗普最早的政治支持者之一,但特朗普嘲笑对方“智障”,是“愚蠢的南方人”,模仿他在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的口音,取笑他吞吞吐吐的回答。

塞申斯在 11 月 7 日写给特朗普的辞职信中说:

根据你的要求,我递交辞呈。我一直努力实施基于法治的执法议程,而法治构成了你竞选总统的核心部分。

这一动作意味深长:

特朗普早就想换掉“不够听话”的塞申斯,但一直有所顾忌。但面对众议院变天的残酷现实,特朗普决定先下手为强了

但这一动作简直是“司马昭之心”,更坚定了民主党对特朗普通俄的怀疑。佩洛西严辞警告说:

解雇塞申斯的举动,只能被理解为特朗普试图干扰通俄门调查的又一次尝试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称:

捍卫穆勒的通俄门调查是至高无上的任务。如果特朗普试图终止这一调查,将引发宪政危机。

民主党的担心不是多余的。特朗普从来没有放弃终止通俄门调查的危险念头。

特朗普总统前律师约翰·多德( John Dowd )认为总统不应接受通俄门调查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质询。多德告诉总统:

不要作证,要不就得进监牢。

去年 1 月,多德在白宫举行了一次演习,用戏剧化的方式模拟特朗普与穆勒会谈时可能面临的压力。总统一再结结巴巴、自相矛盾、满口谎言,最后愤怒地爆发:

这件事是一场该死的恶作剧,我也不想作证的。

多德递给特朗普一封给穆勒的信,信中强调了总统终止调查的权力。特朗普很喜欢。第二天,满怀欣喜的特朗普打电话给多德:

我昨夜睡得像块石头,我喜欢那封信。

能这样承认自己心虚,这人真是病的不轻。

4政治风暴升级

一边是民主党人决心复仇,一边是不怕把事情闹大的特朗普。美国政治对抗风暴升级已无悬念。

特朗普说:

我不在乎。民主党人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我也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民主党人不要走上对抗的道路,政府会陷入“停顿”,共和党人也会还击。他们可以玩那种游戏,但我们玩得更好。

除了“不共戴天”的民主党人,共和党内部也有一大把“鄙视特朗普”的议员,包括但不限于:

不久前去世的参议员麦凯恩,他表示不欢迎特朗普出席他的葬礼。

为抗议特朗普的荒谬路线而宣布不再寻求连任的众议院议长瑞安。瑞安 10 月 31 日反驳了特朗普有关可以通过行政命令取消美国出生公民权的说法,称这样的举动是“违宪的”。

在国会公开演讲怒斥特朗普并宣布不再寻求连任的参议员 Jeff Flake 在哈佛演讲中说:

我们的总统职位已经被这样一个人物玷污了,他有着无休止的进行破坏和分裂的欲望,而对于宪法如何运作的了解仅限于皮毛。而我们政府分支的第一道关口,国会(就是我),完全投降于白宫每日每时的道德败坏行为。我不认为我们的国父们预料到他们美丽的发明可能有一天会栽倒在真人秀电视节目上,而且国会居然是这一灾难的同谋。而我们的头号敌人,哪怕极尽努力(他们真的是极尽努力),也不会比我们自己所做的能够伤害我们更多。

……

一旦发生弹劾,这些“鄙视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将成为特朗普命运的裁决者。

此外,由于特朗普长期积累的“负能量”,即使白宫内部也有不少人随时可能站出来举报特朗普。今年 9 月“白宫深喉”曾在《纽约时报》撰文痛批特朗普:

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本文作者为特朗普政府一名高级官员

特朗普政府面临着对其总统任期的考验,而这与现代美国领导人面临过的都不同。

他的政府中许多高级官员都从内部不懈努力,以挫败他的部分议程和最糟糕的倾向,而他还没有完全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困境。

我非常清楚这一点。因为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我们的第一责任是对这个国家负责,而总统却持续以一种危及合众国健康的方式行事。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特朗普任命的人士都誓言要竭尽所能,在阻止他受到更多误导冲动的同时,维护我们的民主体制,直至特朗普下台。

问题的根源在于总统没有道德观念。任何与他共事的人都知道,他不会被指导他决策的清晰可辨的基本原则所束缚。

除了大肆宣传媒体是“人民的敌人”这个概念外,特朗普总统的冲动基本上都是关于反贸易和反民主的。

从白宫到各个行政部门、机构,高级官员都会私下承认他们日常对这位统帅言论和行为的质疑。许多人都在努力将自己的行动和总统的心血来潮隔离开来。

如果不是白宫内外的无名英雄,那么这种不稳定的行为会更令人担忧。他的一些助手被媒体描绘成恶棍。但在私下里,他们已经竭尽全力,让错误的决策不传出白宫西翼(美国总统的日常办公地点——编注),尽管他们显然并不总是能成功做到。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这可能只是冷冰冰的安慰,但美国人应该知道,房间里还是有成年人的。

鉴于许多人目睹了这样的不稳定状态,内阁中早有人悄悄谈起援引第 25 条修正案,这将启动一个罢免总统的复杂程序。但没有人想要引发一场宪法危机。因此,我们将尽我们所能,让政府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直到——不管以哪种方式——一切结束。

更让人担心的不是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所做的事,而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允许他对我们所做的事。我们与他一起沦丧,让我们的话语被剥去文明的外衣。

疾恶如仇的特别检察官穆勒、充满怒火的民主党人、共和党内鄙视特朗普的议员们、白宫里的成年人,还有特朗普的敌人“假新闻”,他们联手将在未来两年带给特朗普怎样的惊奇?

不过特朗普做好了耍赖的准备。他发推特威胁说:

如果民主党浪费纳税人的钱去调查我,我们将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在参议院层面调查民主党的泄密问题。玩游戏得有两方才行!

这注定会是一场恶仗。

来源:金融界网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