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豆瓣3.2,这么烂都怪薛之谦?

原标题:豆瓣3.2,这么烂都怪薛之谦?

《火星情报局》第四季低调(毫无水花)地开播了。

原班人马,全新模式,看起来有那么一点诱人。

然而,当院长点开评论区,一水儿的——

尬、恶心、糊弄、胡说八道……

豆瓣3.2是个什么概念?

院长前段时间才科普过:

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起码能平均过4分。

黄轩与ab合作的《创业时代》,也有3.6分。

即使在ab的作品列表里,这个分数也属于中下档次。

回看《火星情报局》前三季,评分不说有多高,过7分妥妥的。

即使没大爆,也有一定流量和话题度。

其中,节目固定班底之一薛之谦更是创下了“整段垮掉”等流行语。

万万没想到刚开播的第四季就垮成了这样……

难道都怪薛之谦“赶客”?

院长秉着严(爱)肃(看)谨(热)慎(闹)的精神,戳开了节目第一期。

结果……

抱着好奇心点进去,怀着求生欲退出来。

这次真的错怪薛之谦了。

跟前三季相比,第四季的节目现场产生不少变化,并且推出了一个全新的设定——回到火星上开会。

嘉宾还是差不多的配方,但为了突出和前三季“在地球上开会”的不同,第一期中每位嘉宾的造型便成了这样:

???

大型表情包cos现场?

想靠不知所谓的造型制造“笑果”,却莫名让人觉得辣眼睛。

看完觉得整个人都方了……

“吃力不讨好”的除了新造型,还有所谓的火星生物米亚米亚,为的是增加科幻元素

五毛特效就算了,它的存在也是个谜······

搞这种毫无必要的花头,怕不是节目经费太多用不完??

但说实话,这些细节都不是重点,毕竟各花入个眼,真正令观众无法忍的还是节目内容

先感受一下来自弹幕的愤怒。

这一季的节目规则有所改动:

先由副局长提案,然后高级特工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解决方案最佳的特工将获得一枚火星勋章。

和前三季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解决方案“口说无凭”,加入了所谓的“哆啦A梦”式道具

第一个提案是来自郭雪芙的“独居女性需要被关爱”。

充满人文关爱又体现社会现状,挺好啊。

面对这个提案,一开始,大家聊天的画风还算正常,但接着就开始跑偏。

刘维率先提出了他的解决方案——“功夫口红”

女生只要涂上了功夫口红,就可以瞬间get功夫技能。

并且有多款门派可供选择,总有一款适合你。

郭雪芙配合地拿起一款“截拳道”的口红现场涂上。

重点来了——

涂完口红,郭雪芙便手拿双节棍,对着田源扮演的坏人现场开打。

whaaaaaaaat?

哄小孩呢?

看到现场嘉宾全力尬演、吹爆彩虹屁的那一刻,院长终于明白了弹幕所说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这只是第一个道具,更高(尴)能(尬)的还在后面。

朱桢提出了他的解决方案——“父之拳”,并声情并茂地勾勒出一幅场景:

当独居女性一人在家,遇到不法之徒时,就可以戴上这款“父之拳”。

使用“父之拳”攻击坏人时,手套上先汇聚上红光,然后会出现父亲愤怒的脸。

它会把坏人的头打到半空中,接着迸发出烟花,中间出现的是老父亲的脸······

而且女儿和父亲的互动、回忆越多,这款拳套的力量就越大。

这都什么玩意儿??

这是针对正常网友的综艺?

怕不是低龄儿童科幻益智类节目

港真,超能力和幻想道具这个梗还是有情怀的,但打情怀牌不代表回归童年的幼稚。

第二个提案是“地球人根本不懂拒绝”。

好好的一个提案,到了特工手上,一波波骚操作让人猝不及防。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钱枫提出了解决方案:

“拒绝痣囊”

他的理由是,我们不好意思拒绝别人,是因为长得太善良了。

真不好意思,我们不一样。

所以贴上他的“痣囊”,可以秒变老奸巨猾。

如此一来,长得很不好惹,别人也不会向自己提要求了。

这又又又是什么沙雕思路!!

我拜托你们,能不能把自己当个人去思考啊!!

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刘维提出可以跳一段“拒绝舞”,用肢体动作实力拒绝。

这还不算完,吉杰针对刘维的“拒绝舞”,他又跳了一段“拜托舞”。

你们这脑洞,女娲都补不上了。

到了第二期,面对不同的提案,一个个的都是戏精本精。

有针对老板加班的“仿生套餐”:

穿上它,就可以像马一样不眠不休,像骆驼一样不吃不喝。

还有“甲方慈母泪”:

往甲方爸爸脸上一喷,甲方爸爸立刻母性大发,关爱加倍。

还有“黑眼圈眼影、贫血口红、阴间粉底、虚汗帽”套装:

用上它,就可以在老板前展示自己的虚弱。

这些猝不及防的骚操作,扔一个表情包足矣。

不敢相信的是,为了增强这些无厘头道具的科学含量,节目组还特意请来专业人士坐镇。

但专家们的点评给人的第一感觉却是鸡肋,难以留下深刻的印象。

要说嘉宾和道具全部垮掉,那资深主持人汪涵呢?

不得不说,面对如此尴尬的设定,连控场王汪涵都带不动。

第一个提案“功夫口红”后,汪涵努力想试着将解决方案提升高度,但总结起来也不过是“不要贪恋财务,使用身边的工具自救。”

就这?

这难道不是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

当刘维和吉杰分别跳完尬舞后,汪涵也只是打了这样的圆场:

这意思就是说以后拜托别人和拒绝别人时,就来一段尬舞?

是不是想让我尬死,好继承我的蚂蚁花呗。

还有一个疑问也在院长心中久久挥之不去——

《火星情报局》难道不是脱口秀节目吗?为何一言不合就尬舞?

古典的,我跳:

现代的,我跳:

社会摇,我还跳:

不如跳舞,唱拉普不如跳舞。

明明一个语言类节目,活生生变成了歌舞秀。

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早在第一、第二季中“脱口秀”的节目定位,到了第四季中,悄然发生了改变。

无论是节目质量的下滑还是豆瓣条目的介绍,都在指向一个残酷的现实:黔驴技穷

而且,不止《火星情报局》面临这个困境,绝大多数系列综艺也是一步步走向下坡路。

《极限挑战》从开播的9分逐渐缩水到第四季的7.7分。

《奇葩说》也从第一季9.1的神坛走了下来,由别具一格的辩论节目沦为了普通的选秀节目。

甚至连央视爸爸也难逃厄运。

《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播出时,惊艳四座,到了第三季却惨遭诟病。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节目在尝试突破创新的时候,却逐渐偏离了最原始的初心,甚至模仿抄袭、强行蹭热度、内容雷同。

反观,越做越好的节目也并非没有——

不难发现,近几年文化类节目渐入佳境。

它们不靠明星流量,但根植本土文化,用质量和内涵奉献了一场场合家欢。

还有些综艺,诸如神级韩综《Running man》,即便搞笑,也是在认真地搞笑。

为了搞笑而搞笑,甚至不惜拉低年龄层,通过智障道具、频繁开车的方式去幼稚低俗地搞笑,只会拉低节目格调,失去原本的支持受众。

节目想要走得远,必定是内容为王

拜托国产综艺,千万别再把观众当傻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