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班长读懂你,我也就渐渐成为你!

原标题:班长读懂你,我也就渐渐成为你!

来源: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 作者:宋子洵、刘星楠

从当兵前的无限憧憬,到入伍后的巨大落差,新兵入营后,或多或少会出现一些“水土不服”的现象。老兵的言传身教,就是新兵最好的教材,作为新兵军旅生涯的“启蒙者”,新兵班长担负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让我们一起走进陆军第79集团军某旅,请新兵张浩讲讲自己入伍两个月以来的所思所想,也请张浩的班长刘月雷说说如何引导新兵迈好军旅第一步……

班长读懂你,我也就渐渐成为你

—陆军第79集团军某旅新兵张浩入伍两个月来心路解读

■宋子洵 刘星楠

1.

新兵张浩——

想象中的军人是那样的,实际上却是这样的

实弹射击、野营拉练、抢险救灾……从到人武部报名的那一刻起,这些画面就不断地在我脑海中浮现,令人心驰神往。然而现实却给了我当头一棒:来到军营已经10多天了,哪有什么刀光剑影、鼓角铮鸣,有的只是一天天重复走队列、整理内务和打扫卫生,简直无聊透顶,巨大的“落差”让我的心里长出了“草”。

一天午饭时,经过一上午的紧张训练,我早已是饥肠辘辘。按照顺序,今天轮到我们班第一个打饭,但是新兵营规定,必须所有人都打完饭以后才能一起吃。眼睁睁地看着餐盘里堆成小山的美食,却不能立即享用,我不满的情绪爆发了:当个兵咋连吃饭的自由都没有了?我夹起一块肉就往嘴里塞。“张浩,谁叫你先吃饭的!”一声大喝吓得我一个激灵,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班长刘月雷正向我们桌子走来。只见他眉毛上挑,眼睛瞪得溜圆。“筷子放下,起立!”那顿中午饭,因为我的鲁莽,我们班推迟了20分钟开饭。我对班长的“怨恨”由此而生。

战术训练时,大家都在为战友加油鼓劲,我却故意在旁边和战友嬉笑打闹;内务规定个人物品要摆放整齐,而我偏偏不按规定来……班长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每次都把我说一顿,可我依然是我行我素。

“黑脸、个儿不高、罗圈腿、脾气差,还有轻微的高低肩……”,这就是初入军营的我对刘班长的全部印象,和电视剧里演的班长完全不一样。

班长刘月雷——

每名新兵的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

和平时期,虽然冲锋陷阵的机会很少,但是一些诸如叠被子、擦桌子的小事却能在潜移默化中培塑新兵的军人素养。平凡是非凡之母,甘于平凡才能创造非凡,这个道理很多新兵还不理解,这也是新兵成长必须经历的阵痛。每名新兵的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梦想的力量是无穷的,梦想的力量也是可以传递的。面对落差,只要找准方向砥砺前行,军旅之路就能够闪光。

2.

新兵张浩——

班长其实也没有那么凶

“这是我的被子?”不久后的一天早晨,我打扫营区环境卫生回来,看到自己的床铺后,下意识地退回到门口,四下看看,确认没有走错宿舍门后,我才来到自己的床铺前。

“这是刘班长帮你整理的床铺。”一旁的副班长说道。

原来,很多新兵抱怨自己的被子是新的,不好叠。于是,刘班长利用新兵早晨打扫营区环境卫生的空当,把班里新兵的床铺重新整理了一遍,为的是给大家以后整理内务“打个样儿”。每床被子都叠得板板正正,每条床单都抻得平平整整。

看看自己的床上叠放整齐的新被子,再看看刘班长那床已经洗得发白的旧被子,我突然感到,班长那么凶,其实是为了让我们尽快适应部队生活。让我对班长的看法彻底改变的,是那个周末……

那天,我领到手机后给家里打电话,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开心:“有个姓刘的班长,前两天打电话过来,说你最近进步很大,生活上也习惯了,让我们家长放心……”我的心里顿时涌过一股暖流,原来班长还这么关心我。

从此,我看班长的角度也开始发生了变化。我发现他其实也没有那么凶,每天集合时他都会第一个站在排头,训练场上每一个示范动作都非常标准,晚上查铺的时候还帮我们掖被角。我的训练成绩不理想,他及时帮我分析原因,给我开小灶加练。一旦我的训练成绩有一点提升,他都会找机会表扬我。

刘班长对我的关心,能让石头都开花。我开始自觉地提高了内务标准,在训练场上也更加努力了。

班长刘月雷——

把每一名新兵都当成自己的兄弟

知兵爱兵是我军的优良传统,是每一名新兵班长必须具备的素质。没有捂不热的心,只有不用心的班长。把每一名新兵都当成自己的兄弟,是让他们尽快适应军营生活的好方法。以张浩为例,刚开始他什么都和我对着干,但后来他明白了我是在为他好,转变也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

3.

新兵张浩——

每一道伤疤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

刘班长的小腿上有一道一拃多长、将近一指宽的伤疤,像一条大虫子狰狞地爬着。我几次想问他这伤疤的来历,都觉得不好意思,就没有问。今天洗澡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班长,你腿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呢?”

一开始班长不愿意讲,他说当兵的谁身上还没几个伤疤呢?后来拧不过我,就讲了起来。

那是在3年前的一次收放线训练中,身为有线兵的刘班长因为踩到碎石块,重心不稳摔倒在地,小腿被地上的木桩刺破,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当时正值半年考核阶段,放线班组作业需要几个人合力完成,刘班长作为连里的主力队员,不可或缺,也没人能替代。虽然人躺在医院里,可刘班长的心始终挂念着训练场,没休息几天,就不顾医生的阻拦偷偷溜回了连队,与班组成员一起完成了考核。最终,虽然刘班长拿到了全旅第一名的好成绩,但是他腿上的伤口却因为感染发炎扩大,最后只好做了手术治疗,于是留下了这道深深的伤疤。

我听得很震撼,问道:“为了一次考核,一辈子腿上都带着伤疤,班长你后悔不?”刘班长摇了摇头:“当兵就是为打胜仗,训练场才是咱们应该待的地方。”

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这不就是一部充满了血性与胆气的军旅电视剧吗?部队其实一直都是这样的,刀光剑影从未黯淡,鼓角铮鸣也未曾远去,只是我开始时没有发现罢了。

刘班长还告诉我,他的轻微罗圈腿和高低肩也是因为长期进行收放线训练造成的。连队许多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伤疤,有的在胳膊上,有的在手上,有的在背上……那天起,个头不高的刘班长在我心中的形象,高大了起来。

班长刘月雷——

每一个伤疤背后的故事都是一本活教材

对于军人而言,每一道伤疤都是一枚军功章;对于新兵而言,每一个伤疤背后的故事都是一本活教材。刚刚入伍的新战士就仿佛一张白纸,他们的成长足迹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新兵班长在上面写下什么。写下血性,他们就会在未来冲锋陷阵时虎气十足;写下荣誉,他们就会在未来争先夺魁时英勇无畏。

4.

新兵张浩——

把每一天都当成军旅生涯的最后一天

最近几天刘班长很奇怪。训练的时候要求格外严格,有一点问题都会被他点出来批评几句。休息的时候总看他一个人在学习室整理他的那些装备,一捆线反反复复地捋来捋去。每次训练间隙休息的时候,他也总会望着训练场上的某块区域发呆。副班长说,那是有线兵平时训练的地方。

一天半夜,我起床上厕所。我发现学习室的灯还亮着,一看是刘班长还在里面加班,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好像在写着什么。好奇心驱使下,我来到刘班长身边,原来他正在整理训练心得!“看啥看,赶紧回去睡觉!”我赶紧回到被窝里,可大半夜的班长整理训练心得干啥?

后来,有人告诉我今年是刘班长士官选改的关键之年,8年的军旅生涯行将结束,能否在部队继续发光发热还是个未知数。

“刘班长运气不好哟!”连队里其他班的班长说,刘班长运气差,两次选改都赶上了名额最紧张的年头。选改初级士官的时候就差点没有选改上,如今又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你知道你们班长为啥最近每天晚上都加班吗?”隔壁班的班长聊天的时候问我。

“不知道,为啥啊?”

“因为他怕自己走得急,什么东西都没留下。训练的时候看到一点问题就严厉批评你们,是因为他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说这些,他在把每一天都当成军旅生涯的最后一天。”

“把每一天都当成军旅生涯的最后一天。”我怔住了,脑海中反复回荡着这句话。这一刻,我仿佛读懂了我的班长,读懂了他对于使命的担当,读懂了他对这身军装的眷恋。

班长刘月雷——

要珍惜在军营的每一天时光

追梦需要只争朝夕,圆梦需要脚踏实地。刚入伍的时候总觉得时间很长,可真到了快要离开的时候才发现,8年时光转瞬即逝。我亲爱的新战友,对我来说,你们就像我的亲弟弟一样,军营时光很宝贵,一定要珍惜,千万不能虚度。

(解放军报·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