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大俗人一个,过着最俗的日子,却作出最脱俗的画?

原标题:大俗人一个,过着最俗的日子,却作出最脱俗的画?

晚清某日,天朗气清

一座风景如画的深山寺庙里

伴着木鱼声,响起阵阵吟诵经文声

一位清军参将跪在蒲团上,落发为僧

这位将领正是清代著名画家——虚谷

他被称为海上四大家之一

有“晚清画苑第一家”之誉

虚谷人物像

虚谷,一个云游四海的画僧

俗姓朱,名

僧名虚白,字虚谷

别号紫阳山民、倦鹤

出生在一个钟鸣鼎食的大户人家

从小衣食无忧

当他走在田野间,一脸的慈祥平和

让人难以想象,他在三十年前

竟是清朝参将

承担保卫朝廷王室安全的重任

那时,假如他专心政绩

大有机会平步青云

但他看到的隐患越多

他不愿再为腐朽的晚清政府效命

为了拒绝参与镇压太平天国的杀戮

他丢弃了大多世人毕生所求的

高官厚禄、荣华富贵

毅然选择了青灯古佛

但又做不到佛家的四大皆空

他留恋着这个尘世

因此,说是入了佛门

却没有僧人的样子

不住僧寺,不斋戒

甚至不按佛法礼拜

如此看来,就是

实实在在”俗人“一个

然而,这样一个俗人

画起画来一点也不俗

任伯年说他“笔无常法,别出新枝”

吴昌硕赞“十指参成香色味,一拳打破去来今”

画的是日常生活里的俗物

却别有一番风味

他的《蔬鱼图》

红绳绑着几根青蒜,和圆形的鲳鱼

饱含生活趣味

他的《满架秋风》

植物的篱落之间

仿佛攀爬着岁月的萧瑟

虚谷画的金鱼,最不落俗套

金鱼的眼睛是方的,身体也是方的

这是他“宁方不作圆”的画法

他没画长尾巴,却能表现出金鱼逆流而行

仿佛满纸都是金鱼悠曳,划出的波纹

不少人愿意花重金买他的画作

但他只卖给真正懂画的人

“闲中写出三千幅,行乞人间作饭钱”

这是休闲所作,能养活自己就好了

他曾给自己喜爱的一方砚台赋诗

“但愿终生伴此石,何愁迟暮老风尘

茫茫本是知音少,自赏孤芳自写真。”

人生本来就缺少知音,孤芳自赏又如何?

他画紫藤

也不同一般之处

紫藤的枝蔓和叶子多为几何图形

虚谷的叛逆

使他与同代画家拉开了距离

故在晚清画坛上

大有压倒群芳之势

他的一生穿过

儒服、戎装、官服、袈裟

最后静静睡在沪上关帝庙的画案上

乘黄鹤西归

纵观他的一生

非但不俗

反而令人无尽钦佩

人皆有无奈之处

行到绝处,以诗画为友,佛经为伴

未尝不是一种令人艳羡的人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