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立冬时节,品读关汉卿的《大德歌冬》,守住自己的热情

原标题:立冬时节,品读关汉卿的《大德歌冬》,守住自己的热情

冬来,万物收藏。而且刚好,现在立冬了。

立冬,万物收藏

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瘦损江梅韵。那里是清江江上村,香闺里冷落谁瞅问?好一个憔悴的凭栏人。

大德歌冬全篇

这让人有些压抑的严寒气候中,我忽然间,想起的,是关汉卿的这首小令,写的便是冬天的场景,处于冬天的人的心境。

关汉卿

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一道道门都紧紧的关着,似乎连一点寒气都不想让其进入屋内,但这样的气候,这样的情景,却又怎么能不让人断魂呢?看着这样的景色,人就好像江边的梅花失去了神韵一般显得消瘦憔悴。

眼前,哪里有什么清江流水边上的美丽江村,有的,只是形单影只,孤孤单单,凄凄惨惨戚戚的独守空房的寂寞人,没有人问候,没有人理睬。好一个面容憔悴的独自凭栏人,独自莫凭栏啊!

独自莫凭栏

关汉卿的这首小令,出发的角度,写的是独守空房的闺中少妇,因为大雪,更是只能待在房中,显得越发的冷清,空虚,寂寥,乃至于绝望。因为寒冷的气候和满天的大雪,这种让人压抑的情景,自然而然的过度到了“人断魂”。

关汉卿的小令写的是等待归人的少妇

至于断魂的原因,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样的气候,更是因为“人不归”。后面用“瘦损江梅韵”一句,化用了梅妃的故事,点名这个少妇在等待良人的归来,但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气候,即便是良人罢了远征,想要回家来,也是很难的。

我心中的梅妃

辛弃疾有名句“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说的是行人远行的不容易,但辛弃疾的笔下,清江之上的行人还能出行,关汉卿这里,那本应美丽的江边小村,已经没有了那诗情画意,有的只是零落的清冷,有的,只是一个独自凭栏远眺,独守家中的少妇的幽怨。

关汉卿画像

最后一句“好一个憔悴的凭栏人”,我以为,是整个小令的点睛之笔,升华了整首小令的格局,都说独自一人,莫要凭栏,但这个等待归人的少妇,依旧在风雪天中,在寒冷的冬季,凭栏远眺,看着丈夫即将归来的路,梅花即便受了损,失了神韵,依旧是傲雪的寒梅!

风雪冷,但不能冷了心

气温可以冷,风雪可以是阻碍,阴冷的天气可以给人以压抑,但只要人心中有期望,有目标,就有温暖的火焰,即便只是默默的等待,人生最难的是等待,最美的是有值得等待的人和事,重要的人和事,不应被周围的环境所左右,而失去了其原有的价值。关汉卿的这首《大德歌冬》用欲扬先抑的手法,描绘了寒冬时节对于人们而言的种种难处,但最后却来了个大反转,即便是如此,该有的期望,该做的事,也一样要做,不能被这寒冬所击败。

傲雪寒梅的精神让我们领悟许多

立冬了,很冷,但不应是逃避借口,即便是独自凭栏立风雪,犹要绽放属于自己的颜色,心中的热情,不要被寒冬多冻住,对人,对事,都是如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