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中弘股份“破面”退市,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原标题:中弘股份“破面”退市,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2018年11月8日19时59分,深交所正式宣布:11月8日,根据《股票上市规则》规定以及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深交所作出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

中弘股份成为A股历史上首只“破面”退市股。

深交所表示,2018年以来,中弘股份陆续披露业绩大额亏损、多项债务逾期、主要项目停工等重大风险事项,投资者通过市场化行为表达对公司投资价值的判断。

2018年8月15日,公司股票收盘价首次低于面值(1元)。2018年9月13日至2018年10月18日,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属于《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条规定的终止上市情形。依据《股票上市规则》第14.4.11条的规定,公司股票于10月19日起停牌。

这无疑是A股市场的一座里程碑,表明A股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得到强化,这是市场规范化的表现,只是苦了那27万散户,一夜之间沦为了炮灰。

纵横十八载,一朝退市

公开资料显示,中弘股份成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北京,当时还是一名“门外汉”的当家人王永红以低廉的价格买下北京常营600亩地正式进军房地产行业,靠着这个项目,中弘股份赚得至少50亿元的利润。经此一役,王永红名利双收,中弘股份在地产圈也一炮而红。

意气风发的王永红决定进军资本市场,他看中了安徽一家长期处于资不抵债状态的上市公司“ST科苑”,通过收购股权、资产置换、注入资产等一系列动作,中弘股份最终在2010年完成了借壳上市,“ST科苑”正式更名为“中弘股份”。

这是中弘股份的高光时刻,却也从此开始迷失。

据统计,自2010年借壳上市后,中弘股份共进行了4次送转,分别为2011年2月24日每10股转8股;2013年8月28日每10股送9股;2015年5月29日每10股转6股;2017年7月17日每10股转4股。此外,过去数年间,中弘股份还完成两次定增募资,分别在2014年和2016年定增发行不超过 9.595亿股及14亿股,募得资金共计76亿元。

高送转”+定增使股本过度膨胀,却缺乏业绩支撑,本就摇摇欲坠,再加上转型文旅地产失败,债务危机爆发。此后,中弘股份虽3次尝试重组,但均未能等来“白衣骑士”,股价断崖式下跌。2018年10月18日,由于连续20日收盘价低于1元,中弘股份停牌,一代地产“新贵”就此陨落。

27万散户之殇

截至三季度末,中弘股份股东总户数为27.45万户,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二季度末股东数量,三季度股东户数增加了2.8万户。这个市场从来不乏炒作的资金,也不乏跟风的人,喧嚣过后,只剩下一众叹息,深套在中弘股份的人接下来又该何去何从?

根据公告,公司股票11月16日进入退市整理期,时间为30个交易日。证券简称将变更为“中弘退”,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另外,根据相关规则,中弘股份股票将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四十五个交易日内,进入“股转系统”进行挂牌转让。

对于退市整理期的设置,本身是给投资者带来一个可退出的机制,意在借助退市整理期的最后交易时间减少投资者的亏损负担。但实际情况是,进入退市整理期的股票,都几乎离不开一字跌停板的命运,且经过连续多个一字跌停板后才得以打开跌停。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过低的股价已经没有抛售的意义了,而新三板就似乎成了最后的选择。

结束也是开始

中弘股份的退市给所有人都敲响了警钟。

“随着退市制度的推进,越来越多类似于中弘股份这样的绩差股不断下跌,逼近面值,其退市风险加剧,投资者应注意回避相关公司,以免踩雷。”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中弘股份的案例,对监管层、投资者、市场自身而言都具有积极意义,对市场以往炒作低价股尤其是超低价股的固有思维方式是一个重大打击。自10月份开始,市场上又掀起了一轮壳资源的炒作热潮,一众“垃圾股”在资金的推动下轮番上演涨停潮。截至发稿,壳资源板块累计涨幅已达20%。机构资金的“博傻游戏”似乎屡试不爽,而被机构冠以“韭菜”之名的我们也该清醒了。

目前A股市场上还有50余只股票徘徊在1元和2元之间,中弘股份是第一个倒下去的,但绝不是最后一个。随着退市制度的不断完善,投资将逐渐回归理性。这场“垃圾股”的炒作闹剧是时候结束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