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观点】张敬伟:特朗普虽“跛脚”,中美关系依然面临波折

原标题:【观点】张敬伟:特朗普虽“跛脚”,中美关系依然面临波折

本文大概3000字,读完共需4分钟

编者按:中期选举结果对特朗普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中美关系产生什么影响?本期推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张敬伟在《大公报》和《北京青年报》上发表的两篇相关评论文章。他认为,众议院被民主党控制,特朗普的减税计划以及举债都难以实施。但中期选举不会改变美国社会对华猜忌的共识,中美关系的确定性反而增强了。

1

特朗普虽“跛脚”中美关系难言转机

本文刊于11月8日《大公报》

一场"次级"重要的美国地方选举,热炒到总统大选的程度,只因为美国和世界都极度关注总统特朗普的未来。

大选结果出来了,民主党夺回众议院主导权,共和党则继续掌控参议院。

对特朗普而言,这一结果勉强可以接受。参议院由共和党控制,特朗普不会因为众议院提起弹劾案而失去总统职位,保住总统职位就有可能实现连任,这才是最重要的。中期选举后的特朗普内政会遇到不少麻烦,外交和经贸关系会否调整呢?尤其是陷入僵持的中美经贸关系和中美全面关系,会否因为中期选举而发生变化?这是全球都关注的宏大命题。笔者以为,中美关系依然面临波折,但是增加了确定性。

特朗普需抽身应付府院之争

首先,中美关系走过最艰难的时期,中美关系不会变得更糟糕。美国对华贸易战逐步加码,从500亿美元规模再加2760亿美元,但是中国也顶住了压力。而且,贸易战加码也是一把双刃剑,在面临严峻现实的同时,也加大了美国消费者的成本。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不仅没有减少美国对华贸易赤字,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反而3个月连增。由此可见,虽然特朗普强调不排除继续对华施加关税压力,威胁要对所有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但事实证明特朗普对华施加的"关税武器"已经失效。在此情势下,中美关系出现了缓和迹象。

一是美国启动对伊朗全面制裁,但在可以购买伊朗石油的豁免名单上,中国赫然在列。这虽是美国给予中国的顺水人情,但也释放出某种程度的美国善意。二是中美两国元首近期通了电话,重点就中美两国陷入僵局的贸易摩擦进行了讨论。据消息人士透露,中美两国领导人对于在阿根廷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举行"习特会"之前解决贸易争端表示乐观。三是特朗普再次强调无意和中国进行贸易战,可能和中国达成"很好协议"。

因此,中期选举美国国会架构已定。众议院被民主党控制,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中,特朗普需要一个稳定的内部环境,重新审视府院之间的关系,避免白宫和国会发生更大冲突。因为特朗普需要第二波的减税政策,同时需要启动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实现"美国再次伟大"的梦想。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化解两国之间的冲突,结束两国之间的贸易战,符合美国利益,更契合特朗普个人的政治诉求。

其次,美国社会普遍的反华共识,除了特朗普的原因,也是时势使然。中期选举前,特朗普指责中国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美国副总统彭斯甚至发表了反华的"铁幕"演说。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持续加码更是被分析家解读为中美全面爆发"冷战"。但是,中美关系在奥巴马时代已经陷入低潮,当时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和不让中国掌握经贸规则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让中国陷入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双重困境。特朗普上任之后,中国的地缘政治压力一度缓解,美国退出TPP也给中国解压;只是,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加码,让人感觉特朗普更加反华。其实,由于中国战略实力的提升,经过危机考验的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都对中国充满猜忌。无论是特朗普上台还是希拉里执政,反华都是基本共识。中期选举后施政承压的特朗普,也许会继续对华施压,但经过贸易战的僵持,中美关系反而度过最艰难的时期。

月底"习特会"或有新信号

其三,伴随着中日、中欧经贸关系的深化合作,对美国也形成了倒逼。和中国握手讲和,也是特朗普中期选举后的正确选择。加之中国通过进博会释放的进一步扩大开放的信号,阿根廷G20峰会上的"习特会"将成为中美两国达成贸易协议的良好契机。

一场中期选举,让美国政治版图和权力架构发生了变化,中美关系必然受到影响。值得一提的是,中期选举不会改变美国社会对华猜忌的共识,但由于特朗普主导的对华贸易战并未实现极限施压的目的,中美关系的确定性反而增强了。

2

特朗普“中期考”及格对全球市场的影响

本文刊于11月8日《北京青年报》

全球市场都在紧张盯着美国中期选举。这是特朗普的“中期考”,也是对全球市场的挑战。

结果出来了。如选前预期,民主党重新控制众议院,共和党则保住了参议院控制权。这意味着,特朗普中期选举“及格”,符合选前美国社会的普遍共识。对特朗普而言,选举结果在政治上的最大意义在于,他或能免遭弹劾之苦,继续担任美国总统。但是,特朗普推进的经济计划,如继续第二阶段的减税计划,以及实施让美国再伟大的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有可能受到很大的影响。

美国经济维持现在的向好姿态,和特朗普实施的第一轮大规模减税政策密切相关。第二季度超过4%、第三季度超过3%的经济成绩单,以及长达9年多的美国牛市,都变成了特朗普引以为傲的政绩。特朗普大规模减税刺激了美国制造业回流,引发了全球性的竞争性减税,加之美联储进入正常升息通道,新兴市场资本加速流向美国。美国减税对外部市场的“外溢”是负面的,对本国经济形成了正向刺激,这与美国是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分不开,也是美元霸权的现实体现。

然而,减税的刺激作用也不是那么大。一方面,美国大规模减税带来的资本宽裕并非流向了制造业,而是大多数流向了美国股市。美国也存在着“脱实向虚”的金融难题——美国股市的大牛市,既是金融危机时期货币量化宽松的结果,也是美国大规模减税刺激的结果。

另一方面,美国大规模减税导致财政收入减少,债务系统性、风险性增高。数据显示,2017年末美国家庭债务占GDP的比例是78.7%,远高于1952-2017年57.8%的水平。再看企业债务,截至2018年8月,美国企业贷款总量是22173.7亿美元,是1950年到2108年平均月度贷款额5854.7亿美元的3.79倍。更可怕的是美国公债,总额21.5万亿美元,是联邦年度财政收入的600%以上。

从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危机到对外贸易战,美联储和特朗普都在消费美元信用。前者是基于全球规则利用美元转嫁美国危机,后者是利用美元霸权追求美国优先。现实是,美国三大股市开始出现动荡下调,包括欧盟在内的主要经济体和贸易体也在尝试建立摆脱美元的全球贸易支付新机制。

因此,美国中期选举前,美国股市经过最后的疯狂之后,可能迎来熊市周期。苹果股价的跳水更预示着一个科技创新资本奇迹周期的终结。美元霸权不再,美国可能发生主权债务危机,美国也无法通过印制美元的方式拯救美国经济。

中期选举后,众议院被民主党控制,特朗普面临着最现实的困境。一是第一阶段的大规模减税政策,在刺激效应减弱之后,不仅无法给实体经济提供助力,而且还推升了美国资本市场的泡沫,更扩大了财政赤字规模。二是特朗普要维持向好的经济基本面,必须继续推进大规模减税计划,民主党控制住的众议院有能力也有理由阻击减税计划的实施。三是特朗普大规模减税计划不是目的,实施大规模基建让美国再伟大才是终极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更多资本支持和产能项目支撑,在公私债务高企的现实下,特朗普这一计划难以实现。而且,民主党也不会通过危险的举债实现特朗普的政绩。

减税不成,大规模基建空置,民主党控制众议院,虽不至于让特朗普完全跛脚,却阻滞了特朗普的两大核心经济计划的实施。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是,美国股市跌跌不休,美元从升值通道跌落,美国经济增长回落,美联储来年加息重新开始“谨慎”。美国经济复苏变成了昙花一现,美国经济重新进入“后危机时期”。

由于全球市场在中期选举前已经经受了来自特朗普政府的严峻挑战,美国经济对全球市场的外溢效应反而会降低。相比之下,中国股市、汇市的压力减轻,新兴市场股债汇“三杀”的局面也将好转。美国启动的全球贸易战,也许不会像中期选举前那么咄咄逼人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