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被性侵后的850天 四处躲避的受害家庭需要更多救助

原标题:被性侵后的850天 四处躲避的受害家庭需要更多救助

女童下体流血不止 竟遭国画老师性侵半年

文 | 酒颜君

今日,一篇题为《被性侵后的850天》的报道再次将未成年遭性侵这个沉重的话题提起,让很多人在寒意渐深的初冬感受到了彻骨的冰冷,愤怒与无奈。

850天,是五个性侵被害者家庭掰着手指头一天天熬过的日子。两年半前,满洲里一名13岁的初一女生胡云企图自杀,牵出一桩人大代表强奸未成年少女案。胡云一个月内被三名男子性侵六次,其中一名男子是52岁的内蒙古满洲里市原人大代表石学和。

(2016年06月27日,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一名受害女孩坐在床边。新京报记者曹晓波 摄)

与胡云一样被性侵的还有另外四名初中女生。从此,申请抗诉、要求赔款、默默等待……成了这个五个家庭不得不做的事情。两年多的奔走,二审结束,胡云爸爸终于拿到了第一笔赔偿,只有32793元。二审判决只认定一审判决中已判罚的医院治疗费、鉴定费和交通住宿费等,对于其二次上诉提出的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转学安家费等,不属于刑事附带民事范围,不予支持。

人们愤怒。有人为受害者家庭愤愤不平,认为法律对那些施暴者太过宽容,有人不解学校为何保护不了自己的学生。但在呼吁严惩罪犯,反思司法部门、教育部门是否有问题的时候,也不能忽略一个同样重要的问题——那些被性侵害的未成年人以及他们家人,将如何抚平心理创伤并早日走出阴霾。

法律能够给予惩罚,但很难抚平伤痕,这起性侵案中,五个原本天真烂漫如今却沉默寡言、性情大变的女孩,是人们看完这篇报道后感到压抑与无力的重点。

近年来,未成年遭受性侵的新闻屡见报端,这些不幸的经历对未成年人的心理影响深远,危害巨大。像胡云一样,许多年幼的受害者在遭受性侵犯之后,往往会表现出创伤后的应激障碍的迹象。而且很容易罹患焦虑、抑郁,心理医生表示,如果长期得不到有效救助,容易罹患严重的心理问题,精神病或人格障碍。

(胡云侧躺在出租屋里。受访者供图 来源:新京报)

对待性侵受害者,关注的重点往往在身体上的恢复,却忽略了心理救助。未成年人在遭受性侵害以后,常常会感到内心孤独无助,可能会有对家人和老师的怨恨,不愿提及受害经历,因而就会错过最佳的心理救助期。这样就会导致不可逆转的伤害,即便是到成年后治疗效果也将非常有限。

受害者父母轻视心理干预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传统贞洁至上观念中,未婚女孩无论何故,只要违背普遍观念中,发生性行为,就将受到乡村舆论的围攻,背上“坏名声”,这样的负面影响直接影响女孩的未来。家长也会羞于提起,为了“面子”选择沉默与回避,这也就为受害的未成年女性埋下了更大的人生隐患。

胡云的父母为了让孩子躲避指指点点,想着换个环境,不停的在搬家。不幸发生后,同样是这起案件受害的女孩吴月,父亲脾气一上来,就骂的难听:“没你这样的女儿”、“你现在都不是小姑娘了”。吴月选择不吭声,眼泪刷刷流。没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抱怨和指责对孩子心理修复无济于事。这也正说明,在未成年性侵案件中,除受害者本人外,家属同样需要一定程度的心理干预。

韩国有两部以未成年性侵为题材的电影,一部是对立法有推动作用的《熔炉》、另一部是较早的《素媛》。我们且不提这两部影视作品中,当看到犯罪嫌疑人不能得到重刑时的愤慨。在这里,我想提一提心理干预对受害未成年的重要作用。

在《素媛》中,起初被素媛妈妈误会的想趁机捞一笔的心理医生,成了素媛恢复的关键。素媛的父母和很多受害的孩子父母一样,无助甚至心理产生了扭曲,为了保护孩子做了很多努力,但是心理医生任然坚称,"单靠家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她这么说,并不是否认亲情的伟大,但在处理人性这件事情上,心理医生具有更好更专业的方法和经验。

(电影《素媛》中,心理医生在为受害者提供心理疏导)

虽然原著并非如此,但电影展现出来的是一个适合治愈的环境。笨拙的扮成人偶的父亲、和蔼的心理辅导师和送温暖的同学,以及借钱给父亲的邻居,他们全都是善良的,这便是素媛最需要的东西,也是每一个受害未成年应该拥有的环境。

看过电影的应该对里面的心理医生印象深刻,她的女儿当年也是因为同样的事情自杀,如果当时也有一个心理医生无私的帮助她的女儿,也许她的女儿还是会陪在她身边的。强暴很难杀死一个人的灵魂,但是心理压力和流言却能轻而易举,在这个时候,法律和复仇都无法抚平孩子心理的伤。

很多国家和地区都为此做过相应的努力。我国的香港地区1991年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仅占整个虐待未成年人个案的2.6%,但1998年,这个数字飙升到30.7%。针对日益严重的事态,香港在立法、行政、司法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和实践。从那时起,香港成立了专门的儿童保护机构:在政府的社会福利署设立了儿童保护科及临床心理服务科,对受害儿童提供服务;在警务处内部设有专门的儿童保护科,承办儿童性侵犯等有关案件。

(电影《素媛》中,素媛妈妈情绪失控)

大陆地区在面对这样的案件时,还显得有些经验不足。现实中,即便家长认识到心理治愈对孩子的重要性,很多地方缺少有资质的心理干预机构,一些心理咨询所的费用高昂,让受害者难以得到有效救助。

况且,就像本案中所面临的问题一样,经济赔偿的部分仅仅包含治疗费等,且数额有限。依照现有法律规定,不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还是刑事案件终结后单独提起民事诉讼,法院都不支持精神损害赔偿,判决金额往往是医药费等直接经济损失,与未成年受害人遭受的心理侵害和生活影响的严重性不相适应。

并且,也有法律专家分析,当心理治疗结束产生费用后再申请民事赔偿的,还将面临着诉讼时效已过的问题,因此延长未成年人性侵害的索赔诉讼时效也是对心理治疗有效进行的一个基本保障。

面对那些受了伤害的未成年,不仅要着眼于治愈身体,也不能忽略治愈精神创伤。政府层面或者民间公益机构,应该做出更多关注受害家庭心理重建的努力。只有更专业的救助,同时消除经济上的后顾之忧,才能帮这些受害者和他们的亲人,早日走出阴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