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傲慢与偏见|摘下有色眼镜,然后爱上她

原标题:傲慢与偏见|摘下有色眼镜,然后爱上她

书接上文

在巴黎停留了五天,各种博物馆、公园、景点参观了一溜够,有喜欢的,有想要再去的,也有不是那么心水的……总之,接下来转战比利时,另一个国度,会有怎样的体验呢?

查看前文: /

DAY 7

怕耽误去布鲁塞尔的火车,一甩这几天在巴黎的懒散早上,急冲冲吃了早饭买了些药妆后就Check-out赶往巴黎北站。然而因为不懂Google Map上的法语,换乘时才发现4号线停运,顿时焦灼起来。这时一位身材高挑、面容酷似早期超模Ines F的女士主动向我们搭讪,问我们是不是要去巴黎北站,她也不知道4号线停运,如果愿意可以一同前往,简直是天降仙女!!!路上仙女给我们讲解了如何搭乘火车:在巴黎搭乘火车,距离火车出发前10分钟左右留意站台的屏幕(SNCF的App也会推送),火车的站台号不会早于这个时间公布。

巴黎仙女应该是有些年纪了,虽然皮肤和身材体态都保养得很好,但看我俩的打印票时掏出了花镜= =|||她是一位典型的Parisien,优雅友好。这几天遇到的巴黎有些年纪的女性都很优雅,反倒是年轻一些的巴黎姑娘距离优雅二字并不让有人什么联想,这大概是法国女性坦然接收自己年龄的积极原因吧。有一种美貌永远不会褪色,那就是美于心的大美。巴黎人不算好客,但真的够热情,以后我也要尽量多帮助别人,比起锦上添花我更愿雪中送炭。

巴黎仙女自己的火车都快开了,还在不疾不徐地热心给我们讲解坐火车的事儿,末了还介绍说这家咖啡在巴黎非常有名,虽然价格不便宜但主厨开了好几家分店,咖啡很好。然后道别了仙女,感谢她的盛情帮助。然后必须听巴黎仙女的,进去呷一杯咖啡和果汁。

火车安排得非常紧凑,出发前10分钟出了站台号,排队自助Scan入站到找到车厢,然后马上就发车了。我们在里尔(Lille换乘了Eurostar,只有两个火车地勤查了我们的打印火车票,自此比利时境内的火车无人查票查证件。这个王国的自由后来发现远胜巴黎吖。

对布鲁塞尔的第一印象真的是对MIDI火车站眼神不友好的黑人哥们儿,于是立刻警惕起来,警察巡逻也很多,这里不久前刚刚经历恐袭,戒备有点严。

地铁票自助机器以荷兰语和法语为主,鼓捣半天鼓捣不出来,问了一个年轻妈妈,她虽然不会讲英语但很热情,连小孩都不管不顾了也不怕被黑人哥们领走- _ -'她喊来了后面一个自称会英语的女士一起帮忙研究系统,俩人非常热心,可惜最后也没研究出来怎么买票,但还是非常感谢二位。最后还是人工买票去到酒店,单张票2.1欧。地铁也很古老,没有查票,亲眼看见一个黑人哥们儿逃跑,在车上刷卡全靠自觉。

好了,开始玩儿了。撒尿小童(Manneken Pis)有七百多套衣服,后来还整了个撒尿女童。周边有撒尿小童的巨大人形巧克力雕像,以及各种穿不同衣服的巧克力于连。

到了酒店Check-in后就去了比利时漫画中心(Belgian Comic Strip Center),这里有非常完整的漫画产业布展。比利时人布展水平比法国人高,比较有规划和逻辑,特别有名的文化输出是有重点突出,不会像在法国一样不仔细看就错过……这里保存了28种语言的各种漫画和几百个动漫形象,可惜除了蓝精灵和丁丁我都不熟,太无知了!

看到了三毛同学!!异乡见老乡!这是我国驻比大使于三年前赠送给漫画中心的。我们的孙悟空也在比利时有知名度,我们也要文化输出!

作为一个私人博物馆,漫画中心应该在知名度上说很成功了,我们谁的知识不是从童年的动漫开始?漫画除了承载着欢乐,也是每一个纯真灵魂与大世界的纽带。

虽然前一晚在巴黎吃鳕鱼过敏,来到美食之都薯条的故乡还是要去海鲜街逛一逛。圣胡伯特拱廊(Galeries Royales Saint-Hubert)是当地有名的购物街,品牌除了一些手工皮具外大部分都是全球化品牌。后续两天的比利时行,看这里完全无法代表布鲁塞尔的时尚,我不是很喜欢它的喧闹,难怪革命导师马克思马老师在它建立初期时住在附近,称其为资本主义的腐朽象征= =||||

在Tripadvisor上查了一家排名很高的,既能吃淡菜/青口/我们大连银叫海虹也就是Mussel,又能吃炸鱼薯条的店——Bia Mara。服务人员很热情,炸青口不错吃,炸鱼也很有味儿,苹果Cider也超好喝。菜量真够大的,让从巴黎来的游客很不适应,Take-away又给难民女士了。北方的物产就是丰富,布鲁塞尔苹果之类的水果也好吃,在巴黎只能吃树莓之类的,还怕人家各种奇形怪状的番茄是转基因= =|||

DAY 8

前一天在SNCB的App上买了去布鲁日的火车票,当天一早赶往火车站。Google Map的地铁指引是错的,酒店附近的地铁维修停用,昨天被MIDI或者站的紧张气氛影响也忘记记方向,没了巴黎仙女的偶遇讲解也只有四处依靠一张嘴。问了几个英语半吊子总算找到了地铁,同样地,买票全靠自助、自觉。指示牌方向也搞了半天因为没有直接写Gare MIDI,依靠路人上了车。地铁里还有一段等待,是狭长地带需要相向而行的地铁谦让,像火车分轨一样。

到了MIDI火车站,大屏幕的荷兰语让人崩溃。在人工指引台遇到了一对中国游客,告诉我们昨天去布鲁日完全没人查票什么的。搞清了站台号,排队等待的时候询问了一个高瘦像荷(ying)兰(yu)人(hao)小伙,证实了来了火车就上,随时可能改站台留意那个荷兰语的大牌子,随便坐不用看时间……blablabla当时心下是做好了随遇而安的打算= =|||

初见布鲁日感觉像横店,其实人家是呈现了保护得很好的几百年前的中世纪风貌。蕾丝特产手工店里到处都是小时候姥姥家舶来蕾丝手工艺品,非常有亲切感。还有挺多哥特建筑,博物馆也超多。这么小的地方又是钻石博物馆、巧克力博物馆、薯条博物馆。又是画廊博物馆。还有修道院和宗教圣地,浓缩啊!

实际上,布鲁日是个非常成熟的旅游产品,200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也是欧罗巴乡亲们钟爱的旅游胜地。从火车站步入,游走一天再回火车站,不会走回头路,而且也不会错过有故事的建筑和地方。路线先设计好的看风景,然后吃好吃的、瞻仰宗教气氛耶稣圣血,最后感受大广场的热闹跟购物街的时尚。啧啧,真的,我们祖国大好河山各种旅游委员会真应该学学人家的规划,别空浪费了地大物博的资源。这样一座特别小的小镇,随心随缘地逛逛,后来真得还蛮有缘的。

打破了横店的初次印象,感到布鲁日是充满了善意的仙气。比如你带着偏见和不中性的评述说这儿的马栗都不像巴黎一样掉下来,它刚好立刻马上掉下来一颗,却并没有砸到你。

比如你说这里没有美人鱼,然后就看到了 ☟

比如你说这里没有小猫,然后就发现了它们 ☟

小镇的盥洗室都是自助投币的,这样被欧洲人醉心的宗教圣地也没有看到任何保洁,全靠大家自觉保护么?

看到了Rapunzel的房子

爱之湖(Minnewater)的天鹅和绿头鸭分贝有点高,不过倒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童话《小鹅》。

夏天的时候这里经常举办草地音乐节,不失闹中取静。

不觉日头正中,闲散逛至一处幽静小巷,见一餐馆便走了进去。点了弗兰芒牛肉和樱桃啤酒炖肉丸,服务也很热情贴心,诚如Tripadvisor上的评语:A hidden gem啊!樱桃啤酒也好喝,樱桃啤酒炖肉丸是我长这么大吃得最好吃的一次肉丸(因为我很少吃猪肉),问了准妈妈店主,肉丸是用牛肉,少量猪肉(10%)和Herbal什么的没听懂的词做成的,不过我感觉樱桃啤酒炖这一点也很重要吧。

酒足饭饱心满意足,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走,经过了一个博物馆和圣母大教堂,路过一个市集还有标本摊。

期间还因为购物街人多偶然和一老头儿对视了,老头儿居然直接就搭讪问从哪里来。一说中国老头儿可乐了,说自己是德国人去过中国好几次,对孔子感兴趣,去过北京上海南京杭州;中国菜可好吃啦……要不是她老伴儿在旁边等的不耐烦了还能讲下去。看到一个发达国家的人对中国文化这么感兴趣,这比异乡碰到高素质的同乡高兴多了!!!我总觉得旅行看风景看文明,但始终不能丢掉我们自己根、自己的文化,否则我们的文明也就只剩在风中摇曳直至飘远找不到自己的种子了。

然后就是布鲁日市集广场的钟楼了,旁边是市政厅。广场非常热闹,街头艺术家,各种好吃巧克力店,还有购物一条街,比利时的时尚真让我眼前一亮!买到了小众牌子,很喜欢。

市政厅旁边的圣血教堂(Basilica of the Holy Blood )外观朴素起初都没有留意到,就跟着一张指引上楼的纸上了楼,幸亏之前是有在网上做功课耶稣樣圣血的瓶子,看到侧面台阶一行人排队跟一个神职人员看着玻璃柜里的物品,一眼认出了。因为自己没有宗教信仰,观察了下信众怎么做就跟着排队瞻仰要耶稣Sama的圣血。在旁边一个Doner箱子里表示一下,然后神职人员会说谢谢你的爱心,赠予一张耶稣圣血的卡片,上面有多种语言的小诗包括中文繁体。画了一个十字在胸前,感到这个质朴的教堂里确有让人心平静的力量。

出门的时候才发现墙上又是朴素的一张打印纸用荷兰语写的11:30-12;00,14:00-16:00,这是每天可以瞻仰耶稣圣血的时间,只有两个半小时。在全然未作功课也很随性的游逛到竟也是有缘的赶上了,缘分!

对比利时的改观是从布鲁日开始,虽然很久以前她属于荷兰。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布鲁塞尔,昨日眼里乌央乌央的大广场美食街,如今也变成了熙熙攘攘的充满活力。

DAY 9

在布鲁塞尔的最后一天才发现酒店附近有那么有生活气息的滑板公园篮球公园!明明那么好,却因为第一天我对MIDI火车站的偏见,对Flanders甚至低地国家们的无知小觑,差一点就耽误了看清自由的布鲁塞尔。布鲁塞尔的自由甚于巴黎,昨天在火车上路过根特觉得很好,希望下次能和安特卫普一起安排。旅行是最快速消除偏见这句话现在我得打个折扣看,行万里路终归还是要结合读万卷书,毕竟不是每一个Bias最后都能变成《傲慢与偏见》。

酒店附近的有机早餐店,服务很Attentive,所有的食材几乎都是有机的,除了Menu上特别标记了个小星号*Our mint is not organic,严谨得处女座都佩服!有机的东西到哪里都贵,中西分歧看来就仅剩转基因上了。

星期天很多买手店没开门,Window-Shopping了下布鲁塞尔,真是时尚得惊讶到了我。巴黎的时尚是相对Universal的,从好莱坞明星到中国18线网红穿得都差不多;布鲁塞尔的时尚是朴素中带细节,很European那种。

布鲁塞尔大广场(Grande Place)上看到了低年级小朋友在户外Crossfit。

被一家丁丁Boutique店吸引,完全忘记找大广场边上的天鹅咖啡馆了,据说马老师在那里写了《共产党宣言》。

路过Central火车站发现看起来挺安全,比MIDI是强不少;还有滑板公园,旁边好多Chess-player,要是能摆一点麻将就更有生活气息了!

篮球公园上面台阶搭建了一个舞台,貌似是有布鲁塞尔有Rapper的比赛,一直赛了好几个小时,简直太让人舒服了。晒着太阳坐在台阶上喝着小酒,星期天不就应该这样么!

布鲁塞尔皇宫 ,据说国王不住这儿,而每年只有夏季对外开放参观。有国旗就表明国王在里面办公,国王哥们儿真是勤政爱民,礼拜天都办公!Bye 陛下~

布鲁塞尔公园(Parc de Bruxelles)就在皇宫旁边,喜欢这种城市绿肺!跑步和遛小孩儿的人也不少,不过跑步的身材比不上Parisien,大概是因为比利时东西太好吃了吧!

比利时皇家美术馆(Royal Museum of Fine Arts of Belgium)有四个分馆,各自独立售票。由于当天晚上要回程了,时间关系看了两个馆,一个常规展,一个柏林特展。非常喜欢这个美术馆,馆藏丰富,而且不愧是有君主的国家,布展品味还是在 ,灯光和展品距离都很能更好欣赏展品,馆藏当然也非常丰富。

在这幅作品前驻足了很久,180度的光都不同,感觉比莫奈的日出丝毫不差,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赶紧查了下,他老人家是Emile Clans,很喜欢莫奈,这幅画叫Sunset over Waterloo Bridge。一个日出,一个日落,模仿是最高的敬意。果然,我怎么觉得青出于蓝呢!

电梯里还有座儿!我就是渔村儿来的,一顿刘姥姥咔嚓咔嚓-_-'还以为就我井蛙,后来发现一个美国人跟我一样也掏出手机一顿拍……

这个柏林1912-1932特展,来不来您可得想清楚咯。一旦来了后果不堪设想——具体表现就是哭死发现自己的死白无知!!!常规展是俩人20欧,这个是29欧,真格,物有所值!自己比尘埃还渺小得无知,除了达达主义其他都是眼神儿跟不上趟儿……从Audio Guide就能感觉出来柏林太有文化,可以拿出来掰扯的素材忒多了,回家就买个小猪存钱罐攒钱去柏林。

从美术馆出来感觉自己就像吸饱了养分的海绵,给布鲁塞尔加鸡腿儿!接下来往LGBT District走。比利时是世界上第二个承认Gay Marrage的国家,据说大广场有时候也Gay-friendly的包裹着彩虹旗灯光。回归之前一句话,我太无知太小觑低地国家了,开放包容超过我们几百年。中间还偶遇了第一天因为偏见而决定不去找的两个漫画墙,其他的下次有机会再邂逅吧。

晚上七点,我们赶往MIDI火车站,地勤制服老爷爷热情地跟我们攀谈起来,耐心地跟我们了说了座位车厢,分享了旅行的见闻。我们搭上了开往戴高乐机场的法航高铁,这位面容酷似大鼻子情圣杰拉尔德的老爷爷,隔着车窗三次给我们挥手送行的容貌,我至今清晰于脑海。

我用我起初的狭隘和偏见换来了旅途上的友好善意热情帮助。不愿意用海明威那句被传烂的话来总结旅行,对海明威我是尊敬的,只是觉得被无病呻吟地滥用了。不管走到哪,人生的风景都是流动的盛宴,语言在它面前显得苍白寡味。You are what you eat, you are where you pinpoint, you are how you think.

旅行教给我的很多,但愿我能始终保持对这大世界地虔诚小阅读,用一团光去接近更多个一团光,照亮更多需要一团光的角落。

(完)

走遍欧洲口袋书持续发放中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