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再叫我一声“妈妈”,好吗?(3)改编自BBC获奖播客作品《领养》

原标题:再叫我一声“妈妈”,好吗?(3)改编自BBC获奖播客作品《领养》

贝瑟尼和本将何去何从,新的希望在期限最后突然出现,而这对新的领养人最终能够通过各种培训和程序吗?这对流浪人间的小天使,最终会回到属于自己的伊甸园吗?

下面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的背景是关于两个需要被收养的孩子和一个正在面临破裂的家庭,那么他们可以在一起组建起一个新的家庭吗?在“全国领养周”中,BBC为受众呈现了获奖播客《领养》的改编版,以一个观察者的角度,为您提供一个了解收养孩子全部过程的机会。

第五章:新家庭的建立

在政府规定的安置贝瑟尼和本的最后时间期限里,莎伦克拉克和另一位同事终于找到了一对想要收养他们的夫妇。

“我们立刻打电话给这对领养人朱莉和罗伯特。他们已经听说了关于孩子们的事,而且他们想了解更多的情况。我们需要面对面的交流,这样我就可以更了解这对领养夫妇,我的预感告诉我他们能满足收养孩子们的要求。” 莎伦•克拉克说。“他们可能会有一大堆问题要问我,一些他们担心或想要了解的问题。”

随后朱莉和罗伯特看到了一份关于孩子们的报告,叫做“儿童永久性报告”。这份报告中包括了他们身上所有的背景信息——他们的医疗信息,所有的记录和很多关于出生家庭的信息。

在了解完所有这些之后,他们最终决定领养贝瑟尼和本。

在接下来严格的审核过程中,仍然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其中包括社会工作者去看看领养家庭为孩子们布置的新家。“我没想到这件事来的会这么快。”朱莉说,但她和罗伯特已经把两个房间分别粉刷成了蓝色和粉色。

“蓝色是很传统的颜色,但如果我们的儿子想要换个颜色,我们会考虑的。”罗伯特说。

“宜家给我们送了48个包裹到家里。”朱莉说,并带我看了另一个房间,这里被装饰的非常粉色系。“我们希望这两个小家伙可以感到开心,我们也希望自己能够跟孩子们享受快乐的时光。”

朱莉说房间里粉刷的新颜色是与社会工作者交流后的选择,粉色显然是贝萨尼最喜欢的颜色。“我们将拭目以待,看看我们的新女儿的房间会被装修成什么样子。”她说。

当我们谈到孩子们时,罗伯特总是笑得合不拢嘴。“我们希望他们在家里生活的很开心,我们更希望他们和我们在一起感到快乐。”他说。

我对面的朱莉今年30多岁,罗伯特大约40岁出头,他们在七个月前开始走领养程序。

“我只是不想自己要孩子。”朱莉说。“整个过程光是想象对我来说都是可怕的。我本来以为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想法会消失,但它并没有消失,但后来我明白我还是很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

于是罗伯特建议她收养一个孩子。罗伯特说:“我们只是想给孩子们一个机会,让他们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长大后能够快乐的生活。

随后朱莉和罗伯特需要接受社工每周一次的拜访和调查,直到完成一份所谓的“家庭研究报告”——一份关于这对夫妇详细的报告。

但朱莉和罗伯特不得不对他们将要收养的孩子的数量、年龄和背景做出艰难的决定。

“我们一起讨论了下那个有学习困难的孩子,他也许在学习上有一些物理障碍,我们可能会考虑只要一个孩子,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因为你知道这两个孩子都在寻找一个真正的家,你不想对任何人说不。”朱莉说。

“但实际上,你必须考虑的是,作为他们的新父母,当我们领养孩子的那一刻,我们的生活就完全改变了,我们需要考虑自己能够应付什么。”

社会工作者希望朱莉和罗伯特尽可能多地了解贝瑟尼和本以及他们的背景。他们被邀请去与一群了解这两个孩子人沟通并听取和他们亲生父母的意见。也就是说他们即将参加社会工作者所说的“信息共享会议”。

他们围坐在一张大桌子旁,其他包括社工、之前的寄养人和幼儿园的老师等九个人。这场会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所有这些了解这两个孩子的人们告诉朱莉和罗伯特他们想知道的答案。

通过这场会议,他们对孩子们的成长方式感到十分担忧。他们了解到孩子们的父亲斯蒂芬“是家里的权威人物”。他们还了解到斯蒂芬会“以他自己的方式试图给孩子们做一些示范和教育,但他的方法十分的僵硬,而且大多数方法并不合适,从而让孩子们很缺乏安全感。”

罗伯特和朱莉还听说:“就像法庭报告陈述的,他对孩子的教育相当残忍——有时把孩子锁在厕所和类似的封闭场所”。

药物和酒精的滥用通常是导致这些情况的原因,但社会工作者解释说,孩子们的父母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而露丝和斯蒂芬都否认他们对孩子们有这些残忍的行为或者照顾上的疏忽。对朱莉和罗伯特来说,这场两小时的会议是他们觉得必须经过的流程。会后罗伯特坚定的说道:“我确信我们会100%的完成这个收养的手续。”

这意味着他们现在将不得不面对第二个收养前的培训——这一次希望他们能被特批收养贝瑟尼和本。

这种情况可能会让人感到惊讶,但在这个阶段完成之前,他们并不能见到孩子们。朱莉和罗伯特正在通过审批程序收养两个孩子。他们将不得不再等上一段时间,直到他们被认为适合收养他们。

社会工作者解释说,这个过程是“尽可能从孩子的角度”建立的。他们会尽量防止孩子们改变自己的主意和造成与新父母见面的创伤。

第六章:一个新的“泰迪熊家庭”

随着社会工作者对这对新父母越来越有信心,现在是时候和贝瑟尼和本讨论这个话题了。

但是,你将如何告诉孩子们呢?——尤其是当他们只有两三岁的时候——告诉他们将有一对新的父母?

莎伦克拉克的内心其实是紧张的。她对我说:“我完全不知道,在他们之前好不容易安定下来有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之后,他们会如何看待再次接触一对新爸爸妈妈的事情。”

莎伦克拉克开始给他们读新的故事,这些故事是专门为他们写的——贝瑟尼和本的玩具熊大冒险。

“这是一个很好的工具,我将在故事中慢慢的告诉他们将要面对的事情。”她说,“我工作的特殊性就在我永远在帮助这些孩子们找到新的家庭,帮助他们记住哪些人在他们的人生中才是重要的存在。”

贝瑟尼和本各有一本不同的故事书,但都以两只熊为主角——熊哥哥和熊姐姐,这两只小熊分别叫本和贝瑟尼。其中一个穿着粉色t恤,上面写着“我是大姐”,另一个穿着蓝色t恤,上面写着“我是小弟弟”。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从前有两只泰迪熊,一只叫贝瑟尼,一只叫本。”“你就是那只粉色的小熊,” 本告诉贝瑟尼,“它很喜欢烤蛋糕,喜欢把指甲涂上彩虹般美丽的颜色。”

“我是一只小熊呀。” 贝瑟尼开心的说道。“它们在一个可爱的寄养熊家庭快乐的生活着。”

莎伦接着问他们。“你今天看见谁了?”“妈妈和爸爸,”贝瑟尼回答。莎伦克拉克接着说道:“熊妈妈和熊爸爸不知道如何保护小熊,于是聪明的熊裁判有一天说,‘你们需要一个新的熊家庭’。”“一个新的泰迪熊家庭。” 莎伦克拉克重复道。在之前莎伦把书留给了寄养人露西,这样孩子们就可以继续读他们的小熊故事。

在新父母领养孩子们的准备阶段,他们通常会得到相关社会工作者的一些建议,只有当他们被认为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新父母们才会去参加专家组的面试。面试结果往往是好的,然而朱莉和罗伯特发现这比他们想象的要难很多。

“你会被问到很多你无法回答的问题,因为你还没有为人父母。”朱莉无奈的说。

她说,专家们问她和罗伯特:“在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应对?”以及“如果这一切已经发生了,你会怎么做?”这些问题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些问题。”她说。“如果再过六个月再问我,我也许就能回答上来了,但现在我已经尽全力准备了。”

尽管过程很艰难,但结果却是这对夫妇一直希望的。小组最终建议把孩子交给罗伯特和朱莉抚养,这同时得到了该地区儿童服务副主任的批准。但这并不是领养过程的最后一步——随后法院对这件事做出最终决定——但这意味着朱莉和罗伯特现在可以第一次见到贝瑟尼和本。

在这之前,孩子们需要听新的小熊故事。莎伦克拉克需要随时带着新的泰迪熊冒险书回到两个孩子的身边。

“记住我的特殊工作哦。”她提醒两个孩子“我的工作就是是帮助你们找到一个新的家庭。”

“一个新的家庭吗?” 贝瑟尼问道。接着莎伦克拉克指着新书里的一张照片说:“这位女士就是你的新……”

“家庭!” 贝瑟尼激动的说。“没错,那是你的新妈妈,这是爸爸。”莎伦温柔的告诉他们。

孩子们看到了新家的照片,包括他们的卧室和花园,贝瑟尼和本告诉莎伦他们想带着他们的滑板车去新家。“这个是妈妈,那是爸爸!” 贝瑟尼看着她手上新书中的图片说道。

莎伦告诉孩子们:“你们的新父母会告诉你们,‘我们希望你们成为我们的小男孩和小女孩,我们以后就在一起生活,成为一个大家庭。’”

敬请期待下期大结局……

END

作者:Jon Manel

编辑:杨柿子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发布

原文标题:The Adoption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图片版权为Daisy Holland所有,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 editor@yeeyan.com,参考原文:

https://www.bbc.co.uk/news/resources/idt-sh/the_adoption

宇宙和地球花费了几十亿年的时间来塑造人类。我们身体的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细胞和DNA片段之中,都蕴藏着超过35亿年的生命历史。

阅读《身体中的宇宙》,跟作者一起,从广袤的宇宙寻找如何为人的答案。关于万物的终极故事,就蕴藏在我们每一个人的体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