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我是感染者 我现在慌得一批

原标题:我是感染者 我现在慌得一批

呜呼哀哉、悲哉、痛哉、苦哉。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没想到,现在就算是感染者也有难关,作为一个明日之后世界的原住民,一个普通的感染者,我现在慌的一批。

这几天,随着《明日之后》游戏开测,游戏持续火爆,成千上万上十万的人涌入到明日之后的世界,随着涌入的玩家增多,游戏的服务器一度超载爆炸,队伍都排到上百万了,不少玩家表示心累!!

但其实,心更累的是我们这些明日之后的原住民们好吧,你们累,能有我们心累吗?本来我们在这里过得好好的,在前几测的时候来的人还不多,我们还能招架。

可现在倒好,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人,玩家快要比我们感染者、狼啊、熊啊等等原住民加起来都多了,而且这些玩家为了生存,还要不断的狩猎,做任务,看到我们不但不害怕,反而和见到金矿一样喜笑颜开。现在估计我们这些原住民加起来都不够玩家杀了,作为感染者,我们活下去就很容易吗?

所以作为一个明日之后感染者代表,我要在这里控诉明日玩家的暴行,同时提出强烈抗议和严正交涉,督促终止一切侵害我们感染者人身安全的危险行为,还我们感染者一个朗朗乾坤(手动滑稽~)。

我的一个朋友,一个资深感染者,住在夏尔镇王德发,我们都叫他老王,变成感染者10多年来,非常和蔼好客。然而就是这么好的一个感染者,就在昨天,正打算去隔壁的秋日森林看望他的儿子。

而秋日森林是玩家进入游戏中的第一个资源采集地图,这张地图主要出产1级的石头、木头还有麻和浆果之类的,所有新手的必经之路。自从游戏开测之后无数玩家涌入,往日宁静的秋日森林也变得人满为患,到处是扛着石斧和石镐的玩家在奔忙采集。

为了躲开他们,我们感染者都越定在夜里结伴出来散心(每次我们感染者出来前,在玩家界面上方会有倒计时提示),而且因为某种病毒的特性,我们感染者在晚上会比较活跃。而有的玩家不知道这一点,天黑了还不知道回安全屋里去,还在像小蜜蜂一样辛勤的采集,于是就经常有好客感染就会上去跟这些萌新打声招呼,然后就因为长相问题和夜晚感染者比较亢奋,就对我们感染者大打出手,我的朋友,老王被那群无良玩家打成自闭,用拳头活生生的送回了家,从此再不敢出门,可悲啊、可叹呐、可恨啊!之后就有一些正义的感染者看不过去出手,送这些萌新回了营地,而被送回营地的时候,难免会有东西掉落,所以有些玩家就经常能在秋日森林的地上捡到散落着一些包裹,这都是萌新无知还凶残的代价。

还有万恶的熟练度的设定,进入游戏的每个玩家要升级庄园等级就需要对应的熟练度等级,这其实也没啥,采集和制造等级都说的过去,但是为啥要有战斗熟练等级要求啊,这天杀的设定,虽然明日世界熊、狼这些野兽伤害低,比较好杀,可是奈何数量不多,一般玩家都比较少碰到。这个世界最多的就属玩家和我们感染者了,于是这些无良玩家就把主意打到我们手无寸铁的感染者头上,杀死我们这些感染者不仅可以提升战斗熟练和等级,运气好还可以爆出我们的血液拿去卖钱。才100块!我们就值100块!

这些新入门的玩家往往受限于制作等级和配方,没办法造出高等级的武器,于是他们经常都只是带着简易弓箭,有的玩家则带着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UZI,然后组队来猎杀我们这无辜的感染者,更有甚者居然在网络上分享无伤击杀感染者的教程,

说是我们感染者在接近人类时产生兴奋感,因此,若想无伤击杀我们则需占据地理优势,例如:可居高临下占据地形优势,不要被我们靠近,因为我的近战伤害高。其后打一枪下蹲(感染者被攻击后必然有所反击,站着不动必然会损失生命值),如此重复。真的是,我们哪招惹你们了要这么对我们。

最后还有更过分的,就是不知道这些玩家在哪听说的,击杀我们感染者之中特殊变异体——也就是玩家口中的世界BOSS会得到一些稀有奖励,更说是每日首次击杀它们可以获得大量奖励,包括新币、创造物质资源、稀有材料等主要奖励,于是我的大学导师——约翰·林,可就遭了秧。他呀,在变成感染者之前一直在密斯卡大学兢兢业业的教学,变成感染者之后可能是因为知识改变命运吧,也居然变得和我们不一样,变成一个特殊的变异体,长出了翅膀不仅能飞,生气的时候还会发射伤害很高的能量光球,平时都守护在密斯卡大学,只是出现时间随机,结果上周,就上周,就被一群无耻的玩家给蹲了,我那可怜老约翰导师,多么慈祥和蔼的感染者啊,被那群可恶的玩家死死围住,不断的用枪突突突,用复合弓biubiubiu,活生生被射成刺猬,这几天还留下后遗症,一直反复呕吐,一吐就哗哗的吐一地的子弹头。

同时这些玩家还侦测到我们中的这些特殊变异体还会在白树高地、秋日森林等地图特殊地点刷新,但是刷新时间随机,需要玩家注意搜索队呼救提示,进入地图中寻找,于是万恶的玩家就经常组队去各地图搜索它们的位置,想要从它们身上获得奖励。奈何我们的特殊变异体,战斗力强,血高防厚,所以经常有队伍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它们灭队。

这种事,就发生在大前天,我的七大姑的二大爷的重外甥的堂哥,住在秋日森林的帕克,他也是一个特殊变异者,肚子上长了两个角,虽然造型扭曲,但是行动却非常迅速,还能喷涂酸液炸弹,对玩家伤害极高。

前天,它老婆生孩子,正急冲冲的往家赶,然后就被一群不长眼的玩家恰好碰到了,于是就对它残忍下手,一个即将出生的孩子的爹啊,它们也下的去手啊,让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一落地就没了父亲,这种事他们也做的出来啊,简直天杀的啊!

万幸,帕克本身实力不弱,同时这些玩家也低估的帕克的实力,在加上他们本来就是临时组队的一群乌合之众。面对帕克的迅捷的移动速度无可奈何,而且还不会躲喷射的酸液,队友之间也完全没有配合,就这种队伍也想着对它们下手?我呸!!把它们当什么了你们!

经历了一次失败,无耻玩家不止悔改,就组了越来越多的人,用人数和武器优势,硬生生把他们磨死,然后笑眯眯的把掉落的材料收集背包。这个悲剧就发生的白树高地,我的一个初中同学的小学同学的大学舍友,人称高地黑长直,原本是多么一个漂亮的妹子,就因为感染了变异病毒,哎...一生气还会分裂出小宝宝(小黑长直)

原本它想着现在玩家太多,惹不起还躲不起么?于是就躲到了冰雪覆盖的白树高地,想着这应该就安全了吧!怎奈啊,还是被无耻的玩家还是找到了它,一群五大三粗的大汉围着他疯狂输出,硬生生把它磨死了,那场面真个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啊。

真的是太残忍了,我就想问,现在的明日之后这还有王法么,还有法律么?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我们何必要互相伤害呢,一起和谐共处,构建和谐社会不行么?一定要打生打死?

在这里,我要再次就玩家对我们感染者做出的杀戮、挑衅等等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行为提出强烈抗议、深刻谴责和最严正交涉,督促终止一切侵害我们感染者人身安全的危险行为。

末日生存不易,活下去,一起!

这是现在我们感染者唯一共同的期望。

同时我们见面问候的第一句话!那就是...还在排队吗?(滑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