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想对你说三个字,一共二十四画

原标题:我想对你说三个字,一共二十四画

1

2008 年全世界都在下雪,但没有一场雪比南南心里那场雪大。

南南是个很恬静的女孩儿,来自西安,有个和性格很不相符的嗜好,喜欢喝酒,但是一喝就倒。

南南有个“奴隶”叫陈末。每次南南喝醉酒,陈末总在旁边誓死守护,等到最后南南实在醒不过来,就咬着牙把她扛回家。

只可惜陈末并不是南南的男朋友,南南的男朋友我们都不认识,只知道他在深圳打工。南南讨厌深圳,2008 年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武汉。直到2010 年的冬天,一天晚上,南南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们说,她可能要结婚了,因为她男朋友在空间里晒了一对她很喜欢很喜欢的戒指,大概是准备回来给她一个天大的惊喜。

第二天,天大的惊喜变成了天大的噩耗,南南男朋友打电话回来,说十分抱歉,已经在深圳和别的姑娘结了婚,希望她以后照顾好自己,从此再别和他联系。

2

晚上陈末打电话过来,说南南躺在病床上,刚做完手术。我才知道,原来南南在酒吧喝得胃出血,陈末本来想阻止,可他陪南南喝了几杯自己先倒了下去。

陈末送我,此时天桥下是成片的万家灯火。

我说:“跟南南表白吧。”

他支支吾吾半天,憋出一句:“表什么白?”

我晓之以理:“爱一个人,就是关键时候能站出来保护她;爱一个人,就是别让她喝酒伤害自己;爱一个人,就不能给她机会让她昏迷。

他足足想了十分钟,说:“可是南南不爱我。”

我动之以情:“如果我是你,等她醒了就去跟她表白。只有让她明白你的心意爱上你,你才有机会好好照顾她,懂吗?”

陈末又想了十多分钟,问:“她会答应吗?”

我不理他:“爱就说出口,怕就喝杯酒,是爷们儿就不要怂。”

3

十天后南南出院,晚上我们组局去KTV 唱歌。

一是想让南南散散心尽早走出来,二是想趁热打铁为陈末制造一个机会。南南那天情绪很低落,尽管她一直在努力对每个人笑,但是谁都看得出,泪水一直在她眼眶里打转。陈末坐在她旁边,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姿端正,表情严肃,手指因为紧张绷得笔直,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荧屏一动不动。

一向内敛的采儿突然站起来,宣布:“我唱首歌给大家听吧!”

音乐响起来了,是梁静茹的《分手快乐》。

“爱可以不问对错,至少要喜悦感动。如果他总为别人撑伞,你何苦非为他等在雨中?”

采儿唱到这句,可乐抓住南南的手,南南也跟着唱起来:“你说你不怕分手,只有点儿遗憾难过。情人节就要来了,剩自己一个。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

大合唱完毕,三个人抱头痛哭。

4

半小时后,陈末提议分蛋糕。

关掉灯,二十六支蜡烛点亮整个小小的包厢。

南南说:“我许个愿吧。听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可是我从小到大闭着眼睛默许的愿望,从来就没实现过。所以今天我要大声说出来:我希望自己,希望自己丢掉所有的包袱,花光所有的积蓄,把过去想去而又没舍得花钱去的地方通通走一遍。然后找一个陌生的城市,一切从零开始。”

可乐一字一顿地问:“真的就,决定了?”

此时窗外流星划过,南南闭上眼睛。

5

不知过了多久,陈末踉踉跄跄地站起来,特爷们儿地说:“切歌!张靓颖的《你一定要幸福》。”

你能想象一个醉酒的男人用沙哑的声音唱女人的歌是什么感觉吗?三个女生不仅醉了,还都听哭了。

一曲毕,陈末依旧抱着话筒,说:“再来一首《冬天的秘密》。”

陈末唱着唱着,就扯着嗓子嘶吼起来:“如果我说我真的爱你,谁来收拾,这被破坏的友谊。如果我忍住这个秘密,温暖冬天,是否遥遥而无期?”

终于没忍住,嗓子一下子哑了下去,泪水哗啦一下流了下来。

可乐哭着喊:“大傻子陈末,你是不是有话要说?你要是有话就说呀!有话就大声说出来呀,不说算什么男人呀?”

采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对呀,你说呀,你不说算什么男人呀?”

陈末终于走到南南面前,抬起头,深呼吸,一字一顿地说:“我想对你,说,三个字。”

南南终于忍不住,问:“哪三个字?”

陈末盯着南南,狠狠地咽了口吐沫:“我想对你说,那三个字,一共,二十四画。”

我紧绷的神经瞬间坍塌,采儿和可乐像泄气的皮球一样一屁股坠在沙发上。只有南南掰着指头数了半天,最后兴高采烈地问:“二十四画,三个字,哈哈,是‘不要哭’吗?”

陈末愣了愣,点头:“对,不要哭,答应我,以后不许哭,你不是要一个人周游世界吗?所以一定不许再哭了,傻丫头,再哭就没人帮你擦眼泪啦!”

南南笑了笑,说:“好,我不哭,你也不许哭,我们都不许哭!”

陈末很笃定地点头,说:“嗯,我们都不许哭!”

6

出KTV 已是深更半夜,送南南她们打上车,我和陈末沿街散步。吹过的风很冷,吹得满世界一片荒凉。陈末走在我旁边,一直没说话,直到快要分道扬镳,才终于没忍住失落,说:“我在心里数了很多遍,不要哭,只有二十三画。

我气得笑了:“难道你要一个女孩儿问‘你说的那三个字是我爱你吗’?”

陈末笑了笑:“南南不喜欢我,在南南心里,或许我是哥哥,是知己,再或者只是好朋友,但永远不可能是她喜欢的人,这一点,我心里比谁都清楚。我不敢跟她表白,是怕到最后连朋友也做不成,你懂了吗?”

我懂个屁呀,我不懂:“为什么?”

这世上很多事情没有为什么,就像很多事情没有答案一样。我们注定不是命中注定的人,所以,我只能祝福她去远方寻找幸福。”

“幸福一直在身边,从不在远方。”

“可有些幸福,一直在身边,却永远只能停在眼前。”

“因为你没去追。”

“不对,是因为我爱她,好爱好爱。我爱她,并不一定要拥有她,只要她过得快乐,我的痛苦又算什么?

我在想,如果爱情不能带给她幸福,那就让友情带给她一点儿不用担心失去的温暖吧;如果爱情总让她担惊受怕,那就让友情带去一份不用担心失去的陪伴吧;如果爱情里必须有一个人受伤,我希望那个人永远是我,永远不是她。”

他固执得像个诗人:“如果你是爱情里受伤的小鸟,我便是那永远守候的枝头。就算有一天注定要分开,我也会在原地等着你回来。等你想起故乡飞回来,等你累了停下来,等你有个肩头可以依靠,等你有个地方可以歇歇脚。”

我无言以对。

7

南南真的走了,没有通知任何人,上了火车才发消息:对不起,我走了,没有提前通知你们。发完这条短信我会把卡扔了,以后不再联系,但是我会想你们,无论走得多远,永远不会忘了你们。照顾好自己,我永远最亲最爱的朋友们。

荒烟蔓草的山坡上,夕阳的光线无限柔软,长长的弧形铁轨,仿佛一直延伸到天边。暮色的天,悠然的风,以及,望着远方,泪流满面的陈末。

8

我知道很多人无法理解这样一个二十六岁的脆弱老男孩儿,但我知道很多人可以理解这样一段爱情:跟喜欢很久的女孩儿读了同一所大学,以为一切都将有一个新的开始,却在军训结束后不久发现女孩儿有了新的男朋友。就这样四年过去,女孩儿的男朋友去了深圳,女孩儿留在武汉,他放弃帝都的offer陪她留在武汉。一留就是两年,时间过得好快,女孩儿又失恋了,他却再没有表白的勇气,直到她一声不响地离开。

那,或许从未开始过,就已经结束了。或许她也喜欢他,却无法开口说。

八年的时间足够说一箩筐安慰的话,却唯独说不出那三个字,二十四画:我爱你。

三年后,终于有了南南的消息,听说她绕了大半个中国,最后却绕到了深圳。曾经她最讨厌的城市,最后却留住了她。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

9

南南在那里嫁了人,听说丈夫是个很有钱的义乌商人。

陈末也没有遵守诺言永远等在江城,得知南南结婚的消息后不久,他就回了老家。

陈末的老家在湖北某个民风淳朴的乡村。

两周前,我打电话给他,他是这样跟我描述的:“父亲母亲的身体还算凑合,有些白头发但不多,老样子。家里的田地和小时候一样,种满了庄稼,今年的麦子该有个好收成,也是老样子。我身体还不错,心情也没什么变化,前两天父母张罗着给我安排了几场相亲,但我还不想谈恋爱,都没去,也还是老样子。”

一大堆老样子的东西,就这么让我沉默起来。

我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老样子。

至少去年这个时候,你还在为南南写诗:

等不到你的消息,在你走之后,我笑着把这场孤独酿成酒,夜夜买醉。大雁每每南飞,每每南飞不停留。我只能把每段思念串成音符低声唱,从早到晚,从早到晚诉成愁。我不想你,我很想你,一场空守候。我不想你,我很想你,无法再回头。

我不想你,我很想你。我不想你,我很想你。

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