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中日装备不相上下,为何长沙保卫战国军迅速溃败?

原标题:中日装备不相上下,为何长沙保卫战国军迅速溃败?

本文作者张宪文,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

日军攻占长沙的关键点在于岳麓山,岳麓山是全城的制高点,又是长沙城的一部分,加上拥有强大的炮兵火力,守军理应将防守重心配置于此。但张德能错误估计了日军的主攻方向,将两个师兵力用于长沙城防。及至岳麓山主峰云麓宫及炮兵阵地危在旦夕,第90师请求湘江东岸守军的支持。直到这时,张德能真正意识到岳麓山阵地的重要性,特别是在城区不能确保的情况下,那里是唯一的退路所在。于是决定“以59师、102师各主力乘夜西渡,增强(援)岳麓山,留该两师各一团死守长沙城”。抽调命令是在夜间匆匆下达的,一些守军疑为退却,不待接防部队到达就涌向江边。“情况紧急,渡河未及。船舶、渡口、部队时间均未十分计划,渡河后之集中地点、指挥人员,亦未指派,以致秩序混乱、无法掌握,坠江溺毙者,不下千余”。天明之后,日军以猛烈的火力袭击渡江的部队,此时秩序更乱,渡过江去的队伍亦无人指挥,不但没有进入新阵地,反而向衡阳方面溃逃而去。

行军中的日军士兵

此时,长沙附近的日军4个师团已全部投入到攻击守军残余阵地的行列。18日,轮番轰炸、扫射的日机达30余架,重炮部队的猛烈轰击中夹杂有不少毒气弹。湘江东岸的第4军所部完全溃败,余部近4000人退往邵阳。长沙城区的守军4个团,仅有千余人由北门冲出,最后退至茶陵,被第27集团军收容。守军大部成了日军的俘虏。第4军数万名官兵,经过收容统计仅剩6500余人,该军从此一蹶不振。炮兵第3旅在岳麓山全部大炮约40余门、军野炮营野炮9门、山炮营美式新山炮12门均损失。“步枪损失十分之七,轻机枪损失十分之八,重机枪损失十分之九,迫击炮及通讯、防毒、工兵器材,全部损失”。根据日军第11军的统计报告:中国军队死35400人,被俘111300人,日军缴获重炮10门,野山炮51门,机关炮29门,迫击炮69门,重机枪152挺。日军死1503人,伤3662人。

长沙城中的中国军队

此次长沙保卫战,中国参与作战的部队计有第99、第20、第37、第4、第58、第72、、第44以及暂编第2军等8个军25个师,中日双方兵力和装备相差不大,但长沙城的陷落如此迅速,究其主要原因,除了第9战区各军之间缺乏协同与配合,最主要在于“第9战区军的主力……大部回避与我决战”。部队指挥官指挥失当、官兵军心涣散等亦是重要原因。除了张灵甫率第58师坚守住宁乡、唐伯寅第19师收复益阳外,其余部队大多有保存实力的现象。

长沙会战中的日军

第4军的几位谍报参谋在所报告书中详列了该军在长沙保卫战中失败的主因,涉及到指挥、教育、军纪、战术诸方面,凡17条。突出的有:(一)高级将官渎职、失职。“部队主官因营商应酬,脱离部队”,或“师各级主官忙于应酬,对部队训练敷衍塞责”,“忽略实弹射击演习,以致使士兵射击技术不精”,“战斗动作生疏”。第4军参谋长罗涛溪“未能辅助主官……战斗间未派员视察阵地,获得紧急情况,又不指示部下办理”。第90师师长陈侃数“失守岳麓山阵地,部队溃散”。(二)部队军纪废弛。“各级官兵擅入民房,攫取财物”;“红山头守备部队,当敌攻击时,尚在掩护部中赌牌,以致失守,影响全线战斗”。(三)部队军官贪腐严重。第4军军部副官处处长潘孔昭“假公济私,擅扣商船,重价勒索,以饱私囊,并将攫取之财物,用5艘火轮装出,致长沙战斗紧急,转用兵力晚,渡河困难,贻误不少”。第4军军长张德能因擅自放弃长沙于8月25日被判处死刑;其余第59师第177团团长杨继震、军副官处长潘孔昭、军务处长刘瑞卿、副官处中校股长陈继虞、长沙船舶管理所长夏德达等,亦先后被枪决。

张宪文等:《中国抗日战争史·第四卷》,2016年版。

编辑:南京师范大学近现代史硕士生 雷晓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