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在线教育“试错”惨败 双师课堂为其“撑腰”?

原标题: 在线教育“试错”惨败 双师课堂为其“撑腰”?

文/翟良

双师课堂的突然火爆,让教育大鳄和一些具有互联网基因的教育机构纷纷试水,前者更是情系远山,通过双师模式,将优质的教育资源输送到中国农村和边远地区,力求用科技手段推进教育均衡和公平发展。

可见,双师课堂已经成为影响教育行业的一种新的重要的产业形态。

说起双师课堂,不能不说在线教育,在我看来他们似乎就是同胞兄弟,只不过一个年轻浮躁,而另外一个现实沉稳罢了。

互联网技术催生了众多新兴的产业形态,在线教育便是其中别具特色的一个。在线教育从2012年的预热,到2013年的元年,到2014年的爆发,再到2016年的尴尬与惨败,这个教育产业成长与消失的过程,不禁让人对互联网环境下的产业形态的风云变幻感到疑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在线教育昙花一现般如此短命?

在线教育刚刚兴起之时,行业内也不乏有高调的评价与论断,回头一看,竟读出了今天对双师模式评价的味道:在线教育的优势,在于很大程度上跨越了地域、物质造成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平等的问题,降低了教育的门槛。

这段话今天用在双师教学模式上同样合适,而且是合适得很严谨,要不说长相神似的两者具有“一脉相承”的遗传基因呢。

课双师总裁叶德文认为,教育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而不单纯是录个视频放在网上。在线教育最大的致命点就是仅简单地把网络和教育放在了一起,而并非将互联网与教育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线教育放置到互联网上的视频只是知识内容,而不是教育,它缺少了传授知识的过程,在线教育用户没有体验到教育本应该带来的服务。”

事实上,我们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甚至是迟早要看到的现象:截止2014年年底,被迫转变方向或倒闭破产的在线教育企业接近60家,超过了企业总数的10%,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小龙女”创办的梯子网和那好网。

再后来发生的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大伙都了解,在此不过多阐述。

在线教育不会“玩”,没“玩好”,在付出巨大的“试错”代价后,从2016年始,双师课堂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并在2017年迅速走红市场,以爆发性冲击力快速传播。

尽管双师课堂出来“撑腰”,但还是有质疑声络绎不绝。值得回味的是,这些不看好双师模式的业内人士并未看重双师课堂所依赖的互联网技术,而是对教学本身是否发生变革和发展表示疑虑。

中华教育改进社理事虹野先生认为,“教育+互联网”已经宣告失败,互联网技术终究是为教育服务,而无法对教育产生根本的改变。先进互联网技术只能让原来教育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教育该是什么还是什么。

同时,虹野先生还认为,落后的教育理念加上先进的互联网技术,给教育带来的不是我们一开始想象中的能够存进教育公平、提高学习效率。而是带来了更多、更全方位的“灌输”和无孔不入的“管教”。“显然,只改变技术不改变理念,带来的可能是灾难。”

网上,还有一个“言败”的撰稿人措辞更是犀利:“双师课堂主讲教师的角色功能被大大弱化了,与学生之间的互动轴基本被打破,只剩下再现教学内容这一个功能,和通过答题器连接的极弱互动;而助教角色被丰富起来,更是违背教育规律。”

对于这个问题,精课双师总裁叶德文认为,双师课堂尽管面对全国几十间甚至更多教室进行授课,尽管每间教室之间无法做到生生互动和小组合作,但同一间的学生是完全可以与主讲教师进行双向音视频互动的,主讲教师可以根据教学设计的需要,可以调动学生们回答问题的积极性,并有选择地与某间教室的学生进行对话和交流。

“‘双师课堂’不论采取哪种方式的互动,都能通过教学设计和系统实现。”精课双师总裁叶德文认为,作为教学状态的师生对话,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课堂上的师生问答。发生在课堂上的有些师生问答,其实并非真正的教学对话,真正的师生对话,指的是蕴涵教育性的相互倾听和言说,它需要师生彼此敞开自己的精神世界,从而获得精神的交流和价值的分享;它不仅表现为提问与回答,还表现为交流与探讨,独白与倾听,欣赏与评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