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男孩被送培训机构“军事夏令营”后猝死:曾被关“发泄室”

原标题:男孩被送培训机构“军事夏令营”后猝死:曾被关“发泄室”

小凯第一次入校训练的图片 来源:曾女士

广东13岁男孩小凯(化名)患有2型糖尿病,今年7月,他的父母将他送入广东惠州一家针对所谓“问题青少年”的辅导机构参加夏令营,三天后小凯意外猝死。

11月12日,小凯的妈妈曾女士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送小凯去夏令营,是因他体形较胖,为增强体质。去年也曾送孩子到该机构训练5个月,今年小凯再次来到该机构参加夏令营,未与校方签订任何相关协议。她说,孩子去世后,发现其手、脚、腰、颈部共有20多处淤青。

经家属委托,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显示:小凯在患有2型糖尿病的基础上,符合因继发酸中毒及高钾血致心源性猝死,其中损伤起次要作用。针对小凯全身多部位有淤青,《意见鉴定书》推测致伤物为较硬的钝性物体,为多部位钝性外力打击形成。

“淤青很容易有的,你捏一下就会有淤青。”11月12日中午,涉事机构广东省惠州市启德青少年成长研究院的负责人薛姓校长对澎湃新闻表示,小凯身上的淤青是2型糖尿病导致的并发症,所谓的多部位钝性打击,系小凯在校期间,曾摔倒过两次。校方和教官并未存在殴打情况。

同日,惠州市公安城区分局民警告诉澎湃新闻,11月9日已通知家属了解详情,目前案件正进一步处理中。

死者系第二次入营训练,未与校方签订任何协议

按照小凯家属说法,7月17日,家属将小凯送入广东省惠州市启德青少年成长研究院(下称惠州启德),开始参加为期15天的夏令营活动。

惠州启德官网称,其是广东省省内投资规模最大的,对问题青少年进行特殊教育和培训的合法专业机构。前身是惠州市惠城区启德青少年行为辅导中心,2008年5月经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教育局筹办,后经惠州市惠城区政府批准成立,2008年8月8日开始招生。 招生对象面对全国招收弃学、厌学、网瘾、叛逆、不自信、难沟通、怕苦怕累等有心理偏差和不良行为习惯的10-18岁的青少年,并限量招收酒瘾、药瘾、吸食软毒品的青少年。

曾女士对澎湃新闻说,小凯因患有多年的2型糖尿病,体形较胖。送入该研究院前,小凯的体重为120多公斤,希望小凯参加夏令营能够“强身健体,瘦一点”。

这并非是小凯第一次被送入惠州启德。曾女士和薛校长均对澎湃新闻表示,2017年8月26日,曾女士也曾把小凯送入该机构参加为期5个月的训练。在这5个月的过程中,小凯病情状况明显好转。薛校长称,小凯刚进来时每天要吃控制糖尿病的药,同时每天都要注射胰岛素,后来在为期5个月的训练和校方“情绪保护”以后,小凯的糖尿病状态明显好转。“(当时)离开我们的时候不用注射胰岛素,可以保证血糖的指标基本正常。”

曾女士称,由于第一次跟校方建立了合作关系,她第二次将孩子送入惠州启德时,并未与校方签订任何协议。她说,“原来已经跟教官很熟了,第二天我打电话给校长,当时校方表示欢迎,跟他说好15天夏令营,先不用给钱,出学校那一天结单。”

“送进夏令营的孩子我们是必须考评的。他进来应该有的程序性的手续都没有,正常手续都没有。 ” 对此,薛校长向澎湃新闻表示,曾女士直接跟当时带小凯的卢教官表示要来的意愿,自己当时并不知情。

曾女士介绍,小凯参加的为期15天的夏令营活动,是惠州启德举办的“小小特种兵军事夏令营”活动。据惠州启德官网介绍,“小小特种兵”的活动是解决孩子的不良行为习惯,比如拖拉、懒散、没有时间观念、自理能力差等不良行为习惯。招生对象的年龄为7-16岁周岁的青少年。官网介绍一人的费用在4980元。

入校三天后猝死,身上发现20多处伤痕

曾女士称,7月17日将小凯送入惠州启德后,自己一直与小凯的教官卢教练保持微信电话联系,7月19日上午,小凯出现呕吐症状,教练陪同去医院检查后,小凯下午继续参加锻炼;20日晚上11点半左右,她接到卢教练的电话,称小孩己经进入昏迷状态;次日凌晨1点30分左右,她到达惠州市人民医院。

据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显示,小凯于2018年7月21日凌晨因“昏迷半小时”被送至惠州市人民医院治疗。5点30分因抢救无效宣告临床死亡。《鉴定意见书》显示,入院查体时发现患儿全身发绀,无呼吸,无心率。

法医鉴定意见为:小凯在患有2型糖尿病的基础上,符合因继发酸中毒及高钾血致心源性猝死,其中损伤起次要作用。

曾女士称小凯的手、脚、腰、颈部发现有20多处淤青。《意见鉴定书》中推测致伤物为较硬的钝性物体(包括抵抗伤),身上伤痕为多部位钝性外力打击形成。

针对小凯的脚腕、手多部位出现的淤青,薛校长称,小凯在参加夏令营期间有一次不愿意洗澡,其间有大便在身上,教官和同学帮助他洗澡擦身,后四个人抬着小凯的手、脚腕,一路抬回宿舍。“脚腕跟手腕等多部位出现淤青,是教官和老师帮他洗澡的时候可能会抓住他,洗完后,四个人抬着他的手、脚腕,抬回宿舍。”

对于“大便在身上”的情况,薛校长称,“我也没办法确认清楚,在家里他就喜欢这样,跟父母之间耍赖,脱光衣服。他就有这样的行为。”

曾女士则告诉澎湃新闻,小凯两次进入惠州启德,“身体状况都是可以的,和正常人一样”。

对于法医鉴定书中称“多部位钝性外力打击”而形成的淤青,薛校长解释称,小凯入校期间曾出现过两次摔倒的情况。第一次小凯在宿舍里从自己的床上摔下来,第二次小凯自己又跑向学校外面的场地摔倒。

事发前被禁闭5个多小时?校方: 是进了“发泄室”

曾女士告诉澎湃新闻, 11月9日,负责受理该案件的云山派出所通知家属了解案情。

曾女士称,通过警方提供的视频画面看到,7月20日上午,小凯走路不稳摔倒,下午被校方抬进“禁闭室”关了5小时15分钟,之后抬去宿舍。 当时小凯处于昏迷状态,直至21日凌晨才送到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

“为何会送小凯去禁闭室?”曾女士对澎湃新闻说,“我儿子没有耍赖,那个时候已经身体不适,走路摇摇摆摆摔倒后,教练一个都没有走上前去,而是让学生带我孩子去清洗,清洗完了之后带去禁闭室关了5个多小时。”

针对家长的质疑,薛校长对澎湃新闻称,小凯当时去的不是禁闭室而是发泄室,“因为小凯很有情绪,进去让他发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详细情况相信警方能够调查清楚。”

薛校长称,自小凯入校,卢教官一直陪同在小凯左右,针对小凯入校后出现的呕吐、昏迷状态也第一时间通知了家长。

11月12日,惠州市公安城区分局民警告诉澎湃新闻,9日已通知家属了解案情,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