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经济学家激辩中国财政赤字率:应守住3%还是应有所提高?

原标题:经济学家激辩中国财政赤字率:应守住3%还是应有所提高?

11月13日,在《财经》2019年会现场,多位经济学家对中国宏观经济中的一个特殊问题进行了激烈辩论——财政赤字率设在多少才合适?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等4位经济学家针对中国财政赤字率展开了激烈探讨。

高培勇在演讲中提出,对于财政赤字率水平必须高度警惕,要一直控制在3%以内。姚余栋和任泽平在现场明确表示反对,他们一致认为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应该提高财政赤字率,姚余栋认为应提高至4%。姚洋日前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则表示,如果能通过提高赤字率规范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财政赤字率提高到5%也是应该的。

高培勇称,高质量发展阶段不同于高速增长阶段,不同于以往的需求管理,其政策主线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高速增长阶段,经济运行当中的主要矛盾是总量问题,在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运行当中的主要矛盾是结构问题。

高培勇表示,高质量发展阶段,对积极的财政政策的“积极”二字必须更全面理解,赋予其更广泛的定义,不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加大扩张的力度,而是已经转向结构性调整,被赋予了扩大内需和结构调整的任务。

如何实现这一目标?高培勇认为,此前,减税降费所瞄准的目标是扩需求,并不一定要削减政府支出,可以用增发国债、增列赤字的办法来支撑起以扩需求为目的减税降费的操作。但放在今天的背景条件下,减税降费的目标更重要的是降成本,给企业降成本,给实体经济降成本。聚焦降成本的话,如果减税降费的支撑点是增列赤字、增发国债,就会和降成本的目标相冲突。“以增列赤字、增发国债为支撑的减税降费必然带来更大的政府支出。所以今天的减税降费一定要和政府支出的削减联系起来。”高培勇说。

对于赤字率,高培勇强调,在高质量发展阶段,“防范风险问题是悬在我们头上的一把刀,在防风险问题上是必须特别小心,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役。”

高培勇说,对于赤字水平是必须高度警惕的,起码在当下中国,要把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锁定在3%以内,这不仅仅是因为它对于控制财政风险、金融风险很有必要,而且它还是直接影响社会预期的一本账。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和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随后的演讲中谈及中国赤字率问题时都直接或间接的反对了高培勇的观点。

姚洋在演讲中表示,地方政府需要负债,地方政府的一些投资是完全有必要的。不能听到地方政府投资,就马上想到要走回头路了。

此前,姚洋曾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一定要允许地方政府合理、公开地发行国债,在货币总量降不下来的前提下,市场上的货币总要有用的地方,否则不是变成股市的“洪水猛兽”,就是变成楼市的“洪水猛兽”,不如投向城市民生建设,投向基础设施的短板。

姚洋在采访中表示,“地方政府客观上已经借了这么多钱,而且每年还都在借,说明确实有这个需求,但现在通过融资平台借得非常不透明,进而带来了金融风险。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承认这个客观现实,通过提高赤字率的方法,让地方政府光明正大地发债借更多的钱改善民生呢?在这个问题上不应有‘鸵鸟心态’。我认为,如果能堵住地方所有不规范举债,全部转化为透明、可管理的债券,财政赤字率提高到5%也是应该的。”

姚余栋在《财经》年会现场的演讲中则指出,中国目前面临中小银行抵押品相对不足的问题,导致无法申请MLF,影响了货币政策传导。他建议应提高财政赤字率至4%。

“财政政策还有发力的空间,4%的赤字率是比较合理的,可以缓解抵押品不足的风险。应该打破赤字率3%的教条,谁说3%就不能打破?”姚余栋激动地说道。

随后,任泽平在演讲中赞同了姚余栋的观点,“应不要再受赤字率3%的约束,上调赤字率。政府如果在经济下行的时候还要保持财政平衡,让企业怎么过?经济不好时政府应该扩大赤字率。”任泽平说。

2018年中国政府财政赤字率为2.6%,小于2017年的3%。此前,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发文称财政政策应更加积极,提高赤字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