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亦舒:虽然她很拜金,但我依然爱读她的书

原标题:亦舒:虽然她很拜金,但我依然爱读她的书

二十岁出头的时候,一度喜欢读安妮宝贝的书,沉溺在她的文艺情绪中不能自拔。

然而三十岁的时候,却更喜欢读亦舒的书。或许是因为历练过生活的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

亦舒就像一个清醒的闺蜜,在每一个选择的当下都用金句苦口婆心地指出一条未知的路。

所谓“不读亦舒误终生”,亦舒的书就是无数个在城市奋力打拼女子的精神教主。

曾经我幻想过成为她笔下那样的女子:知性优雅,不痛不伤,睥睨百态,走路带风,独立潇洒,美则美矣,也有灵魂。

简约的白衬衫,卡其色的裤子,不俗的品味,这些都是亦舒女郎的代名词。

然而亦舒的清醒和理性,却让我深深迷恋和欣赏。我一度认为身上没有任何故事和阅历的女人,不太可能读懂她笔下的深意。

关于金钱

在对待金钱的观念上,很多读者都认为亦舒是一个比较拜金和功利的女作家。毕竟她作品里的女主角都很物质主义和独立自我。

亦舒笔下生活在城市的女子,大都是要为了生活奋斗的。她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容貌也是中上等,对生活的品质也有追求。

而金钱,就是她们行走世间的铠甲,也是傲然自若的资本。

《喜宝》的姜喜宝就曾说:“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钱,那么就要有很多很多的爱。”
《城市故事》说:“问钱是很不礼貌的事,真的使她原形毕露。 ”
《承欢记》里说:“一个女人,没有些许的钱傍身,到老了只会更惨。”

或许,在面对勾心斗角和情场风波面前,女性往往显得苍白无力和弱势,看重物质并不意味着她们庸俗。

金钱是致命的毒药,很多时候会释放人性的恶毒和阴暗。

某种意义上来说,亦舒很直白和坦率,她赤裸裸地表现出对金钱的喜爱。

很多涉世未深的女子,在经历过生活的风霜雨雪后,依然会蓦然发现物质比想象的更重要。

没有富裕的经济基础,连拥有剑桥学历的姜喜宝都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甘心出卖自尊做富商的情人,更何况是寻常资历的女子呢?

努力去好好工作挣钱,让自己过上精致诗意的生活,这才是亦舒所指的出路。

关于爱情

作为一代香港言情小说作家的亦舒,提倡女人在爱情里的姿态要好看。

在陷入爱情的时候,要懂得克制和爱己;在失去爱情的时候,也要坚强和风淡云轻。

或许,是因为她自己亲身的经历,才让笔下的文字有大彻大悟之感。

两段失败的婚姻让她在情场中修炼得更加成熟和睿智。从少女时代的不顾一切,到中年的通透淡然,这本身就是一种过程和领悟。

她的金句一语中的,又发人深省,让那些独立又精致的都市女郎,能为自己的情感找到一隅安放的角落。

《星之碎片》说:“一个人借故堕落是不值得原谅的,越是没人爱,越是要爱自己。”
《她比烟花还寂寞》里说:“我们都渴望被照顾、被爱,在在这个关键上,人人都脆弱 。 ”
《贤妻》里说:“很多人在开头的时候都以为他们可以控制场面,但到最后,感情本身有了生命,完全有它自己的旨意。”
《爱情之死》里说:“当一个男人不再爱他的女人,她哭闹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都是错。”

亦舒总是以一种非常理性的角度看待这世间的痴男怨女,不留余地戳破爱情的真相,认为爱自己是一件比爱情本身更重要的事情。

毕竟,爱情是感性不可控的,犹如星星之火燎原。可是消逝的瞬间,却倍觉灰飞烟灭,怅然无措。

认真地爱自己,快快乐乐地过每一天比较实际。当爱情降临的时候,好好地去爱;当爱情死去的时候,及时地止损。

无论何时何地,姿态要好看,这才是一个亦舒女郎最好的模样。

关于友情

在探讨友情的时候,亦舒也是精明和通透的。

小说《流金岁月》里,两个同窗闺蜜爱上一个名叫家明的男人。后来时光飞逝,友谊的小船没有打翻,她们依然安然无恙,笑靥如花。

多年重逢之后,彼此无限感慨:

“那种难得的朋友。我成功,她不嫉妒。我委靡,她不轻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真正的友谊,不会被岁月遗忘,也不会因为攀比和嫉妒被吹散在风里。无论你成功和失败,她都还在那里守护着你支持着你。

这种成年人之间的情愫,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可遇而不可求。

朋友比自己过得更好,她会失落会羡慕嫉妒恨,恨不得把对方撕碎和踩烂。

而《寒武纪》里也说:“世上最奇怪的一种人叫朋友,略得些名利,朋友全来了;略咳嗽一声,朋友又全部散开,宜随缘,不宜花太多精力追求。人贵自立。”

名利场上的世态炎凉,很多时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利益之交,注定不会长长久久。与其苦心经营,不如适当地断舍离。

抛弃一些无效的社交,自强自立,提升自己的价值和影响力比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可靠。

毕竟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你若精彩,天自安排。

关于事业

事业对于一个女人到底有多重要?

几乎亦舒的每一部作品,都会或多或少地着墨女人对事业的坚持和追求。

无论是放弃事业追求,甘心在家做全职太太的罗子君,还是不情愿一辈子在中环打字机前耗费光阴的姜喜宝,她们都选择了放弃。

可最后的结局呢?

《我的前半生》里罗子君华丽蜕变的过程漫长又痛苦,中年妇女遭遇人生变故,犹如海上触礁惨不忍睹。

姜喜宝最后虽然意外地继承了巨额财富,可是美丽年轻的皮囊下,早就失去了一颗自由纯真的心。

亦舒反反复复地在说,一个女人,无论何时何地,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
没有谁会永远是谁的铠甲,也没有谁永远是谁的归宿,一个人的最终归宿永远是自己。

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一份真诚热爱的事业,储蓄稳定且尚可维持,这已然是最好的福报。

《寒武纪》里也曾写道:“经济如果不能独立,则啥子都不用谈,衣食住行全靠他人施舍,却口口声声不愿做附属品,哀莫大焉。”

能够经济独立和精神独立,这是一个都市女子的体面和优雅,不需要别人的施舍和怜悯。

事业虽然不是救命稻草,却是在冰冷现实面前,那仅存的尊严和铠甲。

终然亦舒笔下的时代已经离我们原来越遥远了,但她却是洞察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的高手。

无论刚出社会的少年,还是已然摸爬滚打数年的老油条,你依然会不时发现其中的精辟和妙处。

对于千千万万在繁华都市的女子,每每睥睨万家灯火之时,就会想起亦舒的书和作品。

那些文字依旧惊艳不已,能够触碰到她们内心的孤独,更能赋予她们处世的智慧。

(转载自罗小可,侵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