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国民党王牌军倾巢而出,惨烈一战。包围之下有被歼之危险,林彪临场决断:撤退

原标题:国民党王牌军倾巢而出,惨烈一战。包围之下有被歼之危险,林彪临场决断:撤退

上期说到林彪已经预感到四平将要有一场大战爆发,形势的发展果然与林彪的估计相同。

杜聿明此时考虑到要集中兵力打下四平,首先要攻占本溪,解除后顾之忧。当时保卫本溪的是萧华指挥下的南满第4纵队的3个主力团第27、30、31团。3个团的兵力防御一个大城市,显然太少了。5月2日,廖耀湘指挥国民党新6军及第71军的第88师、赵公武指挥第52军共5个师的兵力向本溪发起进攻,集中所有炮火,摧毁了我军前沿阵地。飞机往来轰炸、扫射我军防御部队。由于部队伤亡过大,防线被逐渐突破。萧华于5月3日9时下令放弃本溪。

四平前线的局势也一天天严峻起来。毛泽东于5月2日电告林彪:“前线一切军事政治指挥,统属于你,不应分散,如因工作繁忙需人帮助,则可考虑调高岗等同志来助你,如前线机关以精简为便利,则照现状为好。”这是毛泽东的一个重大决策,他先把东北的军事指挥权交给林彪,为以后林彪担任东北党政军一把手,实行一元化领导打好了基础。毛泽东想以四平保卫战来争取谈判桌上的有利地位,但是,以当时我军的实际情况,尚不具备战胜和消灭国民党军队的实力,在四平的防御战逐渐处于被动。时间越拖越久,对我军就越不利。

新1军在与我军对峙期间,修筑和加固工事,等待援兵到来。双方互相袭扰,白天我用大炮轰击,晚上你用手榴弹回击。取得一些小胜利后,部队中产生了骄傲和轻敌思想。国民党新38师到达后,我第7师打算乘他们立足未稳,先打一下。没有仔细了解敌情、地形、火力部署,甚至没有和友邻部队打招呼,就在夜间发起攻击。没有炮火支援,黑夜里不辨方向,天亮时被敌人发觉,受到火力夹击,白白伤亡1000余人,林彪在得知后严厉处分了第7师首长。

本溪失守后,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国民党军解除了后顾之忧,杜聿明尽遣精锐部队,集结兵力迅速北上。他亲自部署对四平的总攻。廖耀湘率新6军及第88师为右翼兵团,从莲花街、大台子山向西丰、哈福屯、叶赫方向进军,迂回四平。陈明仁率第71军为左翼兵团,向八面城、郑家屯方向进攻,迂回四平和梨树的林彪总部。孙立人指挥新1军为中央兵团,从现驻地发起进攻,直指四平。这3个军都是参加过中国远征军的部队,在中缅、中印、滇西和日本人战斗过,有较强的战斗力,尤其是新6军。14日,敌军两翼兵团开始行动,四平之战到了决战时刻。

针对敌军调动集结,为了防止敌军的迂回包抄,林彪迅速作出部署:程世才率南满第3纵队向昌图开原一带前进,拦截新6军北上;万毅的第7纵队增援塔子山纵队。彭明志的第7旅和杨国夫的第7师增援四平正面三道林子阵地;黄克诚的第3师和梁兴初的第1师在四平以西到八面城一带拦截敌71军。我军有限的主力,绝大部分被附着于第一线阵地上,在战斗中逐渐消耗。林彪又动用了所有可以参战的二线部队,仍感到兵力不足,难以改变劣势和被动地位。再加上我军缺乏正规防御战的作战经验,炮火也十分不足,没有足够的力量组织强有力的反冲击,争取积极防御和战场主动权,形势越来越显得对我军不利,当然这是后话。

5月15日,四平之战最后阶段的惨烈战斗在3条战线上同时打响了。战斗的焦点在右翼。廖耀湘的新6军第22师第65团在威远堡门遇上了我军部队。经过激烈的的战斗,我军在敌军强大炮火和冲锋下顶不住,向北撤退。廖耀湘赶到威远堡门,发现被打退的是南满第3纵队的主力。廖耀湘感到信心倍增,以新6军的实力,不仅打下四平没问题,就是北上长春也没多大苦难,初战得胜,廖耀湘下令新6军全力推进,夺取叶赫和哈福屯。在火石岭子,第3纵队正在公路两侧山头上修工事,新6军就迅速杀过来了。第3纵队来不及组织防御,只好向四平方向撤退。

新6军行动之快,不仅第3纵队没想到,就是林彪和前线总部也没想到。完全没有估计到新6军全美械装备的优势,特别是机械化运输的优势。这样,新6军主力很快就冲破三纵的防线,进入四平右侧,而且很快就占领了西丰、平岗车站,然后进占哈福车站。在飞机大炮坦克掩护下直扑塔子山和三道林子。

四平保卫战进入最激烈的阶段。国民党军中路右翼的第50师于15日猛攻哈福以南的两个高地。我守卫部队连续抗击3天,因伤亡过半,工事被炸毁,终于无法支持,高地被占领,敌军从而推进到四平外围左翼最重要的制高点——塔子山下。国民党新6军冲破第3纵队防线后,与16日攻击叶赫车站。我第359旅从北满南下增援刚到此地。匆忙投入战斗,激战一天,挡不住新6军炮火,退出叶赫。17日,新6军推进到哈福屯,配合中路第50师对我塔子山阵地形成3面包围。

塔子山距四平10公里,为群山之首,从山顶可以俯瞰我军四平东北的全部阵地。塔子山的得失,关系到四平全线的安危。林彪下令黄克诚第3师第10旅前往增援。5月17日,新6军集中兵力,以强大的炮火向塔子山猛轰。这天,四平全线都在激战中,三道林子方向由于工事构筑较好,新1军的多次进攻都被打退,正面防线没有被突破。林彪最担心的是塔子山,他发急电:“命塔子山守军,最少明天要顶半天,不惜一切牺牲。”

形势发展到这一步,林彪心里清楚,四平不能死守下去,该考虑撤退了。他把陈正人和陈沂找到,指示起草给中央的撤退电报:“估计明天敌人就可以占领塔子山,廖耀湘必定要以全力进攻塔子山。塔子山如果失守,敌人就可以从我侧后迂回,封闭四平守城我军的退路,那时我们就完全处于被动,而且有被歼之危险。我们已大量消耗了敌人,并赢得了时间。”他随后对身边所有的部下说:“我们对全美械装备的敌人还是估计不足,三纵的防线被新6军迅速突破,影响保卫战的全局,这是最大的教训。”

果然如林彪预料的那样,18日一早塔子山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在这紧急关头,林彪向毛泽东发出电报:“四平以东阵地失守多处,此刻敌正猛攻,情况危急。”电报发出不久,由于人员伤亡殆尽,塔子山阵地终于失守。四平前线的形势到了最危险时刻,林彪不等中央回电,果断命令:“7师于三道林子北山,7旅于四平东南高地掩护全线撤退。”从晚间8点30分开始,各部队有序撤出阵地。由于组织严密,保密好,国民党军队毫无察觉。夜里9点,当部队开始撤离后,林彪给毛泽东发出电报:“敌今日以飞机大炮坦克掩护步兵猛攻,城东北主要阵地失守,无法挽回,守城部队处于被敌切断的威胁下,现正在进行退出战斗。”

5月19日上午,毛泽东才给林彪发来回电:“四平我军坚守一个月,抗击敌军十个师,这一斗争是有历史意义的;如果你觉得继续死守四平已不可能时,便应主动放弃四平,以一部在正面迟滞敌人,主力撤至两翼休整,准备由阵地战转变为运动战。”

历时1个月的四平保卫战结束了。在这场空前的大战中,我军虽然给国民党军队以沉重打击,但也付出了巨大代价。据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后来统计:四平保卫战我军伤亡总数达8000人以上,部队元气损失巨大。黄克诚3师7旅。原为井冈山老部队,四平撤退后仅剩下3000余人,失去战斗力;万毅的3师原有13000人,经四平战斗伤亡及撤退被击散,只剩四五千人,失去战斗力;梁兴初1师,剩5000人,还保有战斗力;2师罗华生部还保有战斗力;邓华保安1旅损失严重,其次是3师、8旅、10旅、杨国夫部都弄得疲惫不堪和不少损失。在当时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四平保卫战是由于对时局估计的的错误下形成了,以为守住四平就能获得和平。多年之后,韩先楚上将作了客观分析:四平保卫战过多地看重一城一地的得失,在战略上是失策的。我军虽然打得英勇,取得了毙伤敌人10000余人的战果,迟滞了敌人的进攻,但我军也付出了8000多战斗骨干伤亡的代价。由于我军果断撤退,摆脱了战略上的被动,又一次避免了不利条件下的决战,保存了有生力量。

(文章素材来源于刘统著解放战争全纪录,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