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美股再现闪崩 这些隐患成十年牛市大敌

原标题:美股再现闪崩 这些隐患成十年牛市大敌

  周艾琳

11月后反弹没持续多久,12日美股再度陷入闪崩——美股三大股指集体下挫,道指跌超600点,跌破26000点关口,纳指跌近3%,标普跌近2%;与此同时,欧洲股市普跌,德国DAX指数跌近2%。受此牵连,11月13日,亚太股市开盘重挫。

市场不禁再次质疑,持续十年的美股牛市要到头了吗?“当全球市场震荡不断,人们现在对"美股能够独善其身"的信心已经开始动摇,当他们对拥挤的美股头寸产生质疑、纷纷开始离场时,就会造成市场风险偏好急速下滑,程序化交易、ETF清盘等都会加速下跌。”澳大利亚安保资本(AMPCapital)基金经理纳埃米(NaderNaeimi)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我们认为近期的抛售(10月美股大跌)已经使得价格调整基本到位,但未来流动性收紧(美联储缩表)会加剧,美股三季财报已经显示盈利风险边际攀升,多家公司承认成本上升,股份回购量的减少也可能加剧股市压力。今年剩下的两个月里,市场波动会加剧,因此我们建议将美股风险敞口降低。”摩根士丹利美股策略师威尔逊(MichaelJWilson)对记者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以下这些风险都已成为美股“十年牛市”的大敌:

苹果等权重科技股下跌引爆市场

隔夜,美股市值最大的苹果收盘跌逾5%,收于7月底以来的三个半月最低,逼近194美元/股,已现“三连跌”,较10月3日的收盘新高232.07美元/股跌去16%。而这只是一个例子,近几个月美股权重股的“跌落神坛”,拖累了整体市场,7月开始加速下跌的脸书也是一例,科技股陷入熊市,令市场倍感担忧。

苹果股价暴跌的导火索在于,“苹果概念股”开始纷纷削减业绩指引,引发摩根大通和花旗等华尔街大行下调苹果及其供应商的目标股价,不少机构还认为,iPhone手机销量将弱于预期。

华尔街也对这一状况担忧不已,理由无疑是——苹果等领涨本轮牛市的明星股表现不佳,会导致市场风险情绪进一步转恶,引发风险资产抛售潮,加剧市场对于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

早前,第一财经就曾报道,被称FANGMA(Facebook、Amazon、Netflix、Google、Microsoft、)的这几只股票成了美股引擎——截至2017年二季度,FANGMA就贡献了纳指涨幅的近60%,也占到标普500指数同期涨幅的近40%,并占总市值的近15%。而且,即使经历了去年9月的大幅回调和今年2月的闪崩,事后引领大盘上涨的仍是它们。但自此之后,科技股就开始萎靡不振。

美股盈利见顶预期强烈

从苹果等科技股的表现来看,多家华尔街大行对于美股盈利见顶的判断不无道理,这也是横在美股牛市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随着美联储加息渐强,估值扩张(QE推动)已经不再是支撑美股上行的动能,盈利扩张是主动力,现在关注的重点是,美股盈利见顶后是否能够维持在这个水平,而且我们预计未来公司回购的动能将会下降。”资深全球宏观交易员、熵一资本总经理周志彤日前在亿金峰会期间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摩根士丹利则认为,美联储缩表等将持续导致估值收缩,且市场预期税改刺激效应会边际递减、盈利预期恶化,但目前市场仍不敢下结论,还在等待企业更明确的盈利指引。

威尔逊也表示,当前,对2019年标普500指数的每股盈余(EPS)增速预期共识为10%,“我们认为这一预期过高,主要是因为营收在这一假设下需要扩张70个基点,这将是连续三年的盈利扩张,是非典型的,尤其是当盈利已经处于历史最高水平、成本也在同步上升时。”10月的美国非农就业报告显示,平均时薪增速同比为3.1%,是2009年4月以来首次“破3”。

此外,威尔逊认为,明年美股营收增长5.2%的共识预期过高,“因为2018年的营收增速为8%,2017年为6%,而危机后的平均水平其实只有3.7%。”因此,他表示,尽管在抛售后美股估值可能已经得到调整,但盈利预期可能还需要下调,“届时我们才能舒服地说,价格已经到位了。”摩根士丹利目前仍维持其熊市情景(标普500指数2400点)的预测。

美联储缩表加速引关注

美联储加速加息曾是市场的最大担忧,如今看似乎仍将匀速行进,但未来美联储“缩表加速”的可能性引发了市场担忧,流动性的变化也将影响全球股市。

10月31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少了230亿美元的国债资产,当天有三只国债到期,金额总计为230亿美元,而美联储并没有将这部分释放出的额度置换为新债。这也让在截至当日的一周里,美联储单周缩表规模创下纪录新高,达到338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今年以来预警“流动性收紧”的呼声最响:“美联储缩表加速、欧洲央行退出QE,全球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将会降速,并在明年1月增速转负,这可能会加剧市场动荡,交易难度也会增加。”威尔逊表示。他建议,降低美股仓位。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也对第一财经记者提及,2019年下半年,随着抑制通胀、调整结构的目标渐次完成,“快加息”有望逐步让位于“快缩表”。在他看来,政策利率升至3%将是关键的触发条件。有鉴于此,今年美联储第四次加息大概率将在12月落地,而2019年的加息进程有望“先快后慢”:上半年,加息的快节奏保持不变,预计将加息两次;下半年,步伐放缓,或将择机加息一次。

程实判断的依据之一是,美国经济周期拐点临近。走过复苏强劲的2017~2018年,2019年美国经济将遭遇前期政策刺激效应的消退和贸易摩擦成本的显现,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经济增速将大概率逐步下滑,步入周期拐点的上半程,而2020年则将接力成为周期拐点的下半程。由此,2019年年中开启加息降速,将是美联储的应时之变。

自2017年10月开始缩表以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减少超过3200亿美元(从历史高点下降7%)到4.14万亿美元的规模,这是自2014年2月以来的低点。不过,缩表的整体速度仍慢于预期。按照计划,美联储缩表规模将每季度逐渐扩大,直至达到每月减持300亿美元国债和200亿美元MBS(抵押支持债券)的上限,上月,美联储已经开始按上限标准进行缩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