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上访者陈裕咸之死 暴露升级换代的截访江湖

原标题:上访者陈裕咸之死 暴露升级换代的截访江湖

文 | 杜虎

新京报11月14日刊发的上访者陈裕咸之死引发舆论广泛关注。陈裕咸一年多前在北京落入截访者手中,在移交地方信访局过程中遭到殴打致死。陈裕咸之死以公开的个案,揭露截访生意的日常运作及其背离法治的残酷本质。

透过陈裕咸的生前遭遇,报道清楚地呈现,截访生意并没有消失,只不过转入了隐秘的地下状态。地方信访官员与截访团伙之间联手打造了一张覆盖京城的截访网络。陈裕咸远赴北京希望寻找公平正义,哪知道自己是飞蛾扑火,然后被截访网络娴熟碾压。

(死者陈裕咸生前照片。来源:新京报)

陈裕咸的报道很容易让人回忆起八年前的安元鼎报道。安元鼎公司是黑保安性质,在北京建造了许多处关押、虐待上访者的“黑监狱”。陈裕咸之死明确证明,安元鼎在多年后仍以变形的样貌存在,但整个截访网络同样存在着显著的进化。

安元鼎时代代表着截访生意的初级阶段,手段普遍野蛮,黑保安主要与地方驻京办联系,而联系也是相当随机、随意,没有稳定的联络渠道。但到了陈裕咸落入截访圈套,截访网络已然升级换代,呈现出日常化、分工严密、划片负责等特点,截访团伙实质上成为地方信访局的代办机构。

在江西上犹县信访局局长赖学文那里,陈裕咸价值2.5万元遣返价格,以牛力为首的12名截访者将按照出力大小分食这一“血酬”。如果不是陈裕咸禁不起转移中的暴力,这无非又是赖、牛之间一次常规合作。新京报揭露该团伙曾月入80余万,可见截访生意的庞大规模。

陈裕咸死后,北京警方迅速采取行动,牛力等人悉数落网,赖学文也会付出应有的代价。相较于十年前,警方对截访网络致人死亡的立场不再暧昧不清,而是相当明朗,那就是给予法律打击。这是一个进步,但个案能否动摇整个截访网络,瓦解黑白两道合作的灰色生意,仍然悬疑。

应该看到,信访渠道这些年在努力地进行正规化建设,希望祛除附加其上的黑色操作与腐败生意的因素。取消信访排名,着力于规范信访内部流程等,都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信访被幕后黑手操纵的风险。但信访救济在导入法治时仍有相当难度,也促进截访网络以变应变。

(安元鼎公司网页上的特保工作图片。 南方周末资料图)

新京报报道的价值也在这里,它描绘了迭代后截访网络的样貌:截访者与信访部门达成实际上的雇佣关系,而信访干部成了截访者的白手套,借用后者去干一些见不得人的脏活。牛力被上犹县乃至南昌其他信访局奉为座上宾,有力展示截访生意经的关键在于行政默许和勾兑。

从报道信息看,我们还可以合理假设,截访网络以及整个截访市场已趋稳定,从十年前的无序竞争变成了现今按照行政区划的有序合作。截访者被地方信访部门收入“编外”,成为政府购买截访服务的“供应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截访黑网络血腥程度。

从这层意义上讲,陈裕咸之死是截访网络的一次意外事故,它可能让截访网络在今后更加小心谨慎,这自然会增强截访网络的韧性和隐秘性。因此,陈裕咸之死以及媒体报道的意义,很可能只是揭开截访生意的一角,若要从根本上摧毁这门生意还有赖于法治进程。

总之,上访者陈裕咸之死让人窥见杀机四伏的截访江湖,让我们理解一门地下生意如何在黑白交织下,将上访者换算为值钱的“硬通货”。围绕高昂的血酬,闪现着贪婪的食利者、难以自拔的信访干部、徒劳挣扎的信访者身影,在法律照射不到的阴影下、在暴力控制的暗处炮制悲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