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我们才20出头,为什么这么矫情?

原标题:我们才20出头,为什么这么矫情?

(希望大家点开歌再看全文)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多愁善感,一些小事也触动,泪点也越来越低了...这不该是我20出头该有的情绪啊?

—01—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可是大二开始变得不太愿意出家门了。

大一,刚到学校特别嗨,每周末的固定活动就是出去吃饭、逛街,每一部新电影上映都会赶着第一时间看完,就算这样也觉得不够,因为当时感觉高中的朋友才玩得更嗨,最多两周就会约着在各地上大学的朋友回家,谈天说地,好不痛快。

那时就觉得,和朋友天天不着家的聚会是最开心、最自豪的。

直到有一天,我妈突然跟我说“每次回来都见不到人,还回来干嘛?”

因为妈妈在老家开店,一大早就要出门,每次在家她出门我还没起床;晚上我回家基本是凌晨,我妈也睡了。就这样,除了回家第一天可能会见一面,一直到回学校那天,也只见过一面。

听到那句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有点空,回想了几次回家根本就没有留时间给家人,甚至很久都没有一起吃过饭了。

那次回学校的车上,没有像往常一样上车就补觉,想了很多,“每次都有很多朋友约着聚会就是最重要的吗?每次回家就只要顾着自己玩得开心吗?其实爸妈在我不在家的日子里会不会也很想我,也会想像曾经一样坐在一起吃饭?......”

那次之后,我开始矫情,回家后赖在家里,也不去外面吃,就等着妈妈在家做饭一起吃。

—02—

看过很多情景中会有因为不小心一瞥而落泪的画面,总觉得好假,然而却真实发生在我身上了。

因为之前的事情现在回家基本晚上不出门,赖在家里假装是陪妈妈共度时光了。

日常瘫在沙发上玩手机,妈妈喊我进房间帮忙,帮她把手机的字体再调大一点。我还好奇,两只眼睛都是5.2的视力这是在没话找话嘛?

还是很无奈地走过去,跨过房门的刹那,脚步突然沉重,在我面前的女人盘腿坐在床上;两只手握着手机在胸前推拉着,试图找到看得最清晰的位置;戴着一副不知道哪里来的眼镜!是的,眼镜!

那是我第一次看我妈戴眼镜,突然鼻子就很酸。

不知道是我进门的动静不大还是我妈太过于专注在摆弄手机,她一时也没注意我进来了,当然也就很庆幸她没看到我因为眼前的一幕突然湿润的眼眶。

借口先去洗手间,洗掉不争气的眼泪。我真的不愿意在亲人面前表现自己的多愁善感,觉得太肉麻了。待自己情绪恢复后走向房间,打趣地问着妈妈的眼镜,“看着都像是老花镜了,哈哈!”,“本来就是老花镜啊,老了,眼睛看不清了。”。

突然后悔自己的多嘴,一把抢过妈妈的手机,带着五味杂成的心情帮她把字体调大,一边还不忘继续逗一下她,把字体调到最大问着还要不要最大。

我们20出头,每天精神抖擞觉得生活真好,长大真棒,渴望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快点到来,却没注意到时间在爸妈身上留下痕迹了。

我们又有多久没有正视过我们的爸爸妈妈了呢?他们可能早已经不是记忆中的超人和女强人了,我们慢慢长大,他们也慢慢老了,不要等到不小心的一瞥才感觉到现实的“触目惊心”。

—03—

争执、不理解还是会有,过后却会后悔了。

这是最近的事了,因为一些事和妈妈电话中起了争执,最后很不愉快地挂断电话收尾。

晚上看到家人群里有爸爸的语音,随即妈妈也回复了,当时还是很气愤,看到妈妈的语音干脆两人的消息我都没点开,虽然整晚像是有个心结一样,但绝不低头的态度时刻提醒着自己,“不准点开”!

终于等到第二天,还在想着语音的事,感觉自己已经平静很多了,假装不经意地点开语音(虽然只是自己一个人,内心戏还要很足...),听到的是爸爸很疲惫的声音说晚上不回家,住在店里了,而妈妈稍显急促和责怪的语气“让你每次多喝点酒就好了!结石痛起来倒是别喊痛呀!每次让你别喝酒都像是有深仇大恨一样!”,就这两句对话,矫情的我又哭了。

想起昨天跟妈妈吵完后打电话给爸爸抱怨,只顾着宣泄自己的不满,并没有理会他中间突然的一句腰痛,因为我爸平时是手破皮都要夸张吵闹的人,就更没有觉得他所说的痛是什么程度。

因为我爸一直像是冻龄一样,现在的他看上去跟他20岁没差别,所以看脸总觉得他还像20几岁的小伙子,又总是很幼稚。没在他身上看出岁月的杀猪刀留下的痕迹,嬉皮笑脸难得正经的他在我看来一直都是活力满满的,从来没有听过他那么虚弱的声音。我的超人也会有喊疼的一天。

突然就好后悔好后悔为什么昨晚没有听语音,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问一下“怎么样了”,我的一声问候爸爸应该会很欣慰吧。

虽然很急切的关心,但还是不习惯表露自己的情绪,压抑着心情立马打了电话回去,假装不经意地问一下还疼不疼,听到电话那头又开始中气十足的声音才终于放心。

最近在单曲循环《给妈妈》,说不上是喜欢它的旋律还是歌词,第一次听就被打动了。

哭喊过挣扎过

心有灯火微弱闪烁

不知我者一笑而过

但知你如我辗转反侧

心难割舍

好多话开口变沙哑

神摧毁通天塔

只留下一个密码

名字叫做妈妈

我才20出头,却有了我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矫情,总是用“树欲静风不止,子欲养亲不待”来警醒自己,珍惜时光爱自己的爸爸妈妈。

20出头也该矫情了,该学着不要据理力争给爸妈一个台阶下;该学着用更多的时间陪他们去做想做的事情;该学着分担与承担了。

多去留心跟他们相处的日常吧,可能很多事情上他们已经有点力不从心,我们已经变成他们坚强的后盾了。

20岁前,他们尽力给我们创造最好的条件;20岁后,该我们还他们自由、尽力让他们享福了。

作者 | 高梦雅

本文系中青网教育微信(ID:zqwjypd)原创

转载请留言并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