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中信建投 宏观】抢跑?绕道?中国的出口韧性来自何处?参照海外贸易数据的验证——【拨开迷雾话外需】系列研究之五

原标题:【中信建投 宏观】抢跑?绕道?中国的出口韧性来自何处?参照海外贸易数据的验证——【拨开迷雾话外需】系列研究之五

摘要

自美国在今年3月对华301调查的结果公布后,中美贸易摩擦一直就是扰动市场的主要因素。但在贸易战的隐忧下,今年我国出口依然保持了10%以上的增速,近两个月甚至上升到了15%左右。市场上对于出口数据保持高增长的解释包括我国出口商赶在关税措施生效前提前出口、部分出口商通过转口规避关税等行为。我们利用海外贸易数据对这些猜想进行了验证。

我们统计了美国对500亿清单、2000亿清单以及其他部分产品从中国的进口增速,发现500亿清单的商品在3月后的进口增速,显著高于整体进口增速,但在7月后出现了显著的下滑,在9月增速甚至已经降至-18%,而2000亿美元清单中商品进口增速则出现了显著的回升,在9月已经达到了18%,而其他商品的增速也有所回升,因此抢跑因素可能是存在的。

美国海关在统计进口时始终是以原产地原则进行,因此美国统计的对华进口数据始终高于中国统计的对美国进口数据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今年以来美国对华进口增速显著低于中国统计的对美出口增速,两者月均差值从约60亿美元降至目前的约35亿美元。考虑到可能原本有部分企业直接对美出口的企业也采取类似方式规避,每月通过绕道方式隐藏的对美出口可能超过30亿美元。但这种绕道行为可能不是通过香港实现的,具体细节可能还需要数据的进一步验证。

10月不仅中国出口回升,韩国与中国台湾出现了更大幅度的反弹。这有部分原因是油价上涨带来的石油化工产品出口的增加,但还更重要的是中秋节的错位效应带来的工作日天数的增加。2018年10月韩国相对2017年多了4个工作日,中国台湾多了3个。而中国内地只多了1个,影响程度不及日韩,但也是出口回升的重要原因,季调同比实际上已经出现回落。

实际上,中国今年出口回升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机电产品的出口仍然保持韧性。但从位于电子产业链上游的韩国、中国台湾的出口增速下行中也能看出电子产业的景气度已经见顶回落。尽管由于中国更接近最终需求,反应相对钝化,但这在未来仍将对中国进行传导。因此即便不考虑贸易战的因素,未来中国的出口增速也将面临较大的回落压力。

综上所述,最近拉动中国出口增速提升的原因更多是暂时性的,未来中国出口增速的下行可能是相对确定的。在本轮中国经济见底之前,我们可能需要看到出口下行风险的充分释放。

正文

引言

自美国在今年3月对华301调查的结果公布后,中美贸易摩擦一直就是扰动市场的主要因素。但在贸易战的隐忧下,今年我国出口依然保持了10%以上的增速,近两个月甚至上升到了15%左右。市场上对于出口数据保持高增长的解释有以下几种,一是我国出口商赶在关税措施生效前提前出口,二是猜测可能有部分出口商有将出口绕道香港或者其他经济体的行为,但上述猜想单从国内数据上都难以获得较好的验证。因此,我们利用海外国家的贸易数据来观察近期我国出口保持高增的真实原因。

提前出口可能对近期中国的出口增速有提振作用

由于我们无法获得中国对美国出口的细项数据,但是可以获得美国对华的进口细项数据。因此,我们根据美国对华301调查征收关税商品的批次,将美国对中国的进口产品分成了三类,分别是第一批500亿关税清单组,第二批2000亿关税清单组以及其他商品组。

美国在制定第一批关税清单时的原则是,对于中国相关产业的影响尽可能大,对于美国国内消费者的影响尽可能小。因此第一批500亿清单中大多是对于中国进口依赖度相对不高,主要集中在受益于“中国制造2025”产业政策的领域,包括航空航天、信息和通信技术、机器人、工业机械、新材料、汽车等行业。在473亿产品中,有359亿集中在HS编码84(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以及85(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这两个大项下,剩余部分以仪器仪表、运输设备、化工材料等为主。而在第二批2000亿美元对华反制措施的报复清单中, HS编码84与85两个大类仍然是最多的两个大项,但为达到2000亿规模清单也加入了家具、皮革、帽类等部分消费品。而剩余尚未征收的产品还有大量集中在部分电子、机械产品方面,此外还有部分玩具、鞋靴以及部分纺织品等美国对华进口依赖度较高的消费品。

我们统计了2015年以来美国对这三类产品从中国的进口增速。我们可以发现,在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美国整体对华进口增速低迷,对这三类商品的进口增速差别不大。但随着全球经济的同步复苏,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美国对两轮征税清单中商品的进口增速就显著的高于对其他商品的进口增速,这也印证了我们此前的关于美国目前征税清单中的商品都是我国出口竞争力提升相对较快的部分。

但是,随着今年以来贸易战的升级,美国方面统计的对中国的进口增速相对于2017年已经有所回落,但第一批500亿清单的商品在3月后的进口增速却要显著高于整体进口增速。而随着第一批清单中商品的关税落地以及第二批2000亿商品清单的公布,我们可以发现,500亿清单中商品的进口在7月后出现了显著的下滑,在9月增速甚至已经降至-18%,而2000亿美元清单中商品进口增速则出现了显著的回升,在9月已经达到了18%,而其他商品的增速也有所回升。这里面可能有在2000亿商品10%的关税在9月生效前提前出口的因素。

而在10月,美国对2000亿商品10%的关税已经落地,但是对美出口仍然保持了较高的增速,仅从14%下滑至13%,我们猜测可能仍有部分企业试图在税率上升至25%之前加速了对美国的进口,而这还需要美国10月数据的验证。

绕道效应减轻了关税对整体出口的冲击,但规模可能有限

如果观察中国10月的出口数据,可以发现中国对于美日欧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出口增速均出现了显著回落,而10月出口增速的回升主要是对于部分新兴经济体出口增速的抬升导致的。尤其是对于中国香港的出口增速抬升,在很大程度上被理解为可能有部分企业通过绕道香港来规避关税加征。但是,如果观察美国的进口数据,可以发现美国每月统计的对香港进口大约仅有数亿美元,与每月数百亿美元的对华出口数据并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因此企业可能并不是通过绕道香港实现对于关税的规避。

实际上,美国海关在统计进口时始终是以原产地原则进行,只要认定商品的主要生产环节是在中国进行,那不管是否经香港转口,都会认定是从中国的进口,这也是美国统计的对华进口数据始终高于中国统计的对美国进口数据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可能确实有部分企业在进行转口贸易后,以其他企业的名义进行出口以规避关税的现象。

从以往的数据看,中国公布的对美进口增速都与美国对华进口增速大致持平。但是,今年以来美国对华进口增速却仅一直仅有个位数,显著低于中国统计的对美出口增速。从绝对量上看,过去几年美国对华进口与中国对美出口的差值月均大约在60亿美元左右。但是,今年3月以后,这一差值却在不断收窄,6个月移动平均的数据在9月已经降至35亿美元。这一数据的异常显示可能确实存在部分从事转口贸易的企业,在对美出口时将原产地申报为其他国家。而考虑到可能原本有部分企业直接对美出口的企业也采取类似方式规避,每月通过绕道方式隐藏的对美出口可能超过了30亿美元,占美国全部进口的1%以上。

今年以来,美国从中国进口对整体进口的贡献度显著下降,中枢由去年四季度至今年一季度的接近3%,降至1%左右,这中间的降幅可能有部分可以通过我们前述的绕道因素解释。近一年来美国的进口增速大致维持在10%左右,中国部分的进口贡献下降,主要被从欧盟、拉美以及欧佩克地区的进口回升所填补。但是,如果拆解中国数据,对于上述地区的出口增速对于中国整体出口的贡献却并未出现相应的提升。而且,从部分草根调研的结果看,通过转口规避美国关税的行为可能更多的是选择东南亚国家实现,美国近期也加强了对于产品原产地的检查力度。因此,绕道效应的实现机制以及在宏观层面的影响仍然需要进一步的验证。但无论如何,绕道效应的存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释关税措施对于我国出口的冲击。

季节性因素带来了10月出口回升

实际上,在10月不仅仅是中国的出口回升,自今年年中以来贸易持续低迷的韩国与中国台湾,出口增速也在10月出现了显著的提升。中国台湾的出口增速从2.6%上升到了7.4%,韩国的出口增速更是从9月的-8.2%上升到了22.7%。

如果将韩国与台湾的出口数据进行拆解,不难发现这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化工品出口的改善。尽管原油价格在10月上旬触顶后便逐步回落,但平均水平相较于9月仍有回升。石化和汽油产品出口在10月对韩国出口的拉动率达到了7.4%,而中国台湾石油化工橡胶塑料行业对于整体出口的拉动率也达到了4%。

而中国出口的部分细项数据并没有完全公布,目前可以获得的化肥、焦炭等能源化工类产品的出口增速确实较9月有了明显的提升。但是,考虑到在中国的出口结构中,这类产品的占比相对较低,因此其对于整体数据的拉动作用可能还是会低于韩国和中国台湾。但这可能也是10月进口增速同样大幅提升的重要原因。

而韩国与中国台湾出口增速提升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还与季节性因素有关。今年中秋节在9月24日,而2017年则在10月4日,这种节日的错位效应导致了10月工作日天数的增加。韩国2018年10月相比于2017年10月多了4个工作日,因此出口数据的变化最为明显;而中国台湾在今年10月也要多3个工作日。而中国内地多了一个工作日,因此出口数据的波动也要小于日韩。实际上,如果看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0月出口季调同比的数据,其较今年9月已经出现了下滑。

从全球产业链角度看中国出口的下行压力

实际上,在我国的出口结构中,机电产品的占比已经达到了60%,而在这之中有一半又是电器与电子产品。从上文图12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今年以来中国出口整体仍然保持了较高增速,在很大程度上由于电子与电器产品依然保持了较高的增速有关。在10月15%的出口增速中机电产品的贡献接近10%。但是,我们也注意到了,同样是半导体产品或是机电产品,其在韩国与中国台湾的增速在今年年中就已经出现了较为显著的下滑,这也是这两个经济体出口增速回落的重要原因。

从全球电子产业链的分工来看,尽管近年来中国在不断向上游移动,但整体上看,我们更多的仍然是承担加工与组装的环节,产品主要仍以对接下游的最终需求为主。韩国与中国台湾则是我们上游电子元器件的重要进口来源。处在产业链上游的产品,由于价格波动更大,因此其往往展现出了更强的周期性。而由于最终需求的变化相对平稳,我国电子产品出口呈现出了相对钝化的特征,波动性远远小于韩国和中国台湾。因此从历史数据上看,韩国与中国台湾的电子产品出口,相对于我国的电子产品出口具有一定的领先性。

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全球电子产业链开始进入了一轮新的扩张周期,半导体产品价格出现了大幅上涨,这也直接带动了韩国与中国台湾的出口增速出现了显著的回升。尤其是,韩国的出口增速甚至超过了20%。但这对于中国出口回升的拉动作用却相对温和,并且直到2017年下半年才逐步体现出来。

今年以来,电子产业链的景气度逐步见顶,价格增速同比开始下滑,电子产品对于韩国、中国台湾出口的拉动作用明显减弱。韩国出口整体下滑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波动较大的造船业出口下降的影响,但是半导体产品对韩国整体出口的拉动作用也从顶峰时期的接近10%,下降到了目前的4%,而中国台湾目前已经接近零增长。尽管目前中国的机电产品出口还相对平稳,但是从韩台相对于中国的领先性看,即便不考虑贸易战的因素,未来中国的出口增速也将面临较大的回落压力。

总结

从上文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最近拉动中国出口增速提升的原因更多是暂时性的。中秋节的错位效应在下个月就将消失。从500亿关税产品对美出口增速的大幅下滑来看,提前出口因素的影响不可能超过今年年底,并且在2019年将对中国出口有负面贡献。绕道效应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缓释关税措施带来的冲击,但规模毕竟有限。而考虑到全球电子产业的景气度见顶回落,即便不考虑贸易战的因素,未来我国的出口增速也将面临较大的回落压力。因此,未来中国出口增速的下行可能是相对确定的。在本轮中国经济见底之前,我们可能需要看到出口下行风险的充分释放。

黄文涛

本公众订阅号为中信建投宏观固收研究团队设立的。本订阅号不是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固收研究报告的发布平台,所载内容均来自于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已正式发布的研究报告或对报告进行的跟踪与解读,如需了解详细的报告内容或研究信息,请具体参见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的完整报告。在任何情况下,本订阅号所载内容不构成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中信建投证券及相关研究团队也不对任何因使用本订阅号所载任何内容所引致或可能引致的损失承担任何责任。本订阅号对所载研究报告保留一切法律权利。订阅者对本订阅号所载所有内容(包括文字、音频、视频等)进行复制、转载的,需注明出处,且不得对本订阅号所载内容进行任何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