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缪瑞林宿迁往事:擅长酒桌招商,力挺“仇和速度”

原标题:缪瑞林宿迁往事:擅长酒桌招商,力挺“仇和速度”

  落马前,缪瑞林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处境不妙。

11月13日,太湖湖长协作会议第一次会议在江苏宜兴召开,时任江苏省副省长的缪瑞林出席。据会议现场人士透露,缪看上去和平时并无异样,甚至还挺有表达欲。

然而,两天后,也就是15日上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消息,江苏省副省长缪瑞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当日,江苏省政府官网领导介绍一栏已经撤下缪瑞林的照片和简历。在“落马”之前,缪瑞林曾分管该省的环境保护、太湖水污染防治、农业农村经济等领域。

现年54岁的缪瑞林早年仕途顺风顺水,32岁即官至正处级。2011年任宿迁市委书记后,更是当时江苏13个设区市中最年轻的一位市委书记。

正是在宿迁的十年时光,既成就了缪在仕途上的政绩与“进步”,也为他日后落马埋下了铺垫和伏笔。

此外,坊间一直对缪瑞林与仇和(曾任宿迁市委书记)之间关系多有猜测。两人的经历和仕途上有诸多相似之处,仇和调离宿迁后,正是由缪瑞林在宿迁长期担任要职。

2015年3月,仇和被查,自那之后,仇和当年的老部下们便不断“落马”。

还有,仇和身边的“红顶商人”刘卫高,与缪瑞林的关系也同样非同寻常。当仇和从江苏调往云南后,刘卫高一路追随仇和到云南,但并没有放弃宿迁这个生意场。

缪瑞林

圈子缪瑞林16岁就上了大学。1984年,他从江苏农学院(现扬州大学农学院前身)毕业后,进入江苏省农林厅农业局工作。

其早年仕途可谓顺遂,在农业系统步步高升,32岁即官至正处级。也是在那一年,缪瑞林利用业余时间在南京农业大学土地管理学院学习,四年后获管理学博士学位。

仇和正是毕业于南京农学院(南京农业大学前身),也是农学专业出身,算是缪瑞林的老学长。

彼时的仇和,从江苏省科委农村科技处处长岗位上被调往宿迁,并担任新成立的宿迁市副市长,不久后兼任沭阳县委书记。

当2004年,缪瑞林由江苏省农业资源开发局局长调任宿迁,任宿迁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时,仇和已是宿迁市委书记。

接近缪瑞林的人士刘帅(化名)向澎湃新闻透露,是缪瑞林主动找到了同在农学系统的老学长仇和,想去宿迁干,“他太想进步了。”在省级机关工作二十年后,这还是缪瑞林首次到地方,到基层担任要职。

缪瑞林此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主动透露,自己在省级机关工作时就与仇和相识,到宿迁工作也与仇和有关。

仇和调任江苏省副省长后,缪瑞林任宿迁市市长,此后转任宿迁市委书记。

升任江苏省副省长,以及担任南京市市长期间,缪瑞林曾多次回到两座母校考察调研。就在11月8日,缪瑞林还到南京农业大学进行专题调研。目前,已无法在南农新闻网正常查看。

缪瑞林落马后,扬州大学农学院则已火速将缪瑞林从官网“校友天地”中除名。此前,他曾在“校友天地”上百个名字中位列第一排。

缪瑞林

商人

就在缪瑞林赴任宿迁前一年,来自浙江义乌的商人刘卫高开始到宿迁投资。

据媒体报道,当时,宿迁市委书记仇和继续推行其在沭阳主政时的“全员招商”思路,刘卫高恰逢其时地进入了仇和视线。

此后,刘卫高的地产公司开始了在宿迁的疯狂扩张,被送外号“刘半城”,意思是,有半个宿迁城都是刘家建的。

仇和远赴云南后,继续在宿迁担任要职的缪瑞林,则成了刘卫高的“新靠山”。

刘卫高曾在宿迁享有极高地位。他不仅在2006年被认定为“宿迁建市十年十大功臣”,还成为宿迁市工商联主席,开了外地人当选这一职务的先河。

他的劳斯莱斯轿车,更是在宿迁挂上了“苏N00000”的“超牛牌照”,风头一时无两。

2008年全国两会期间,缪瑞林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宿迁亲商爱商,对投资客商和项目采取“保姆式”帮办服务,并多次以刘卫高以及他的地产公司举例。

然而,在所谓亲商氛围中,刘卫高个人被优待的色彩还是过于突出。

据公开报道,仇和于2015年被查后,刘卫高在宿迁的湖滨新城等项目趋于停滞。这其中,不少都由缪瑞林和刘共同操盘。

速度

宿迁于1996年建市,与泰州一起并成为江苏最年轻的地级市。由于基础比较薄弱,宿迁一直是经济大省江苏的“经济洼地”。

缪瑞林并不避讳这一点,他称宿迁是“江苏十三妹”。他解释称,宿迁成立晚、工业经济起步晚,受工业经济对环境破坏又最少,“作为最小的妹妹,我们理所当然要爱护她。”

主政宿迁后,缪瑞林力挺仇和,并延续了仇和的“速度论”。

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详解“宿迁速度”称,“宿迁速度”是仇和主政时的传统,也是基于宿迁发展的现实。

“行政人员少,家底薄,没有速度哪行?按部就班只会更加落后,还谈得上什么发展。”缪瑞林说。

在他看来,仇和的大刀阔斧并无不妥,没有突破就没有创新,“宿迁全方位改革尽管在外界看来很有争议,但在宿迁内部没有争议。”

2011年,曾把所有公立医院改制成民营医院的宿迁,宣布将建设一家三级甲等公立医院。这算是在推翻仇和医改吗?不。时任宿迁市委书记缪瑞林表态称,“可以肯定地说,宿迁医改不走回头路,不翻烧饼,不瞎折腾,已改制的医院不收回,继续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办医疗,而政府也要加大投入。”

然而,当仇和落马,被外界广泛讨论的“仇和速度”,也瞬间由大胆的改革速度,变为仇和个人的坍塌速度。

与仇和交往甚密的官员,如江苏盱眙县原书记蔡敦成,曾在宿迁、云南两地给仇和当秘书的谢新松,宿迁市卫生局原局长、医改“操盘手”葛志健,以及曾任沭阳县委书记的蒋建明等,都在短时间内先后“落马”。

另据媒体报道,“红顶商人”刘卫高,在仇和落马之前就已经纪检部门带走。同时,刘卫高所发迹的义乌当地也有多名官员被查。

2013年底,由宿迁市委书记升任江苏省副省长后仅一年,缪瑞林“救火”出任南京市代市长,顶替当时因贪腐而落马的市长季建业。

2018年初,先后和四任市委书记搭过班子后,缪瑞林卸任南京市长,重返省府,二度出任江苏省副省长。

知情人士表示,从副省长位子上来,又回到副省长位子上去,这次任命,至少说明组织对是否重用缪瑞林有所顾忌。

2015年元旦,南京举行第33届元旦长跑活动,杨卫泽和缪瑞林带头参加。杨卫泽打响发令枪的瞬间。

“率真”

在熟悉缪瑞林的人看来,这是个多少有些江湖气息的人。

“缪瑞林的酒量很好,也是个挺讲义气,挺率真的人。”接近缪瑞林的人士刘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对缪瑞林当年搞招商引资、拉大项目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然而在刘帅看来,讲义气的同时,自然也会滋生打招呼等越权行为。同时,他的“率真”体现在有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城府不够深,这对他后期工作并不利。

据其透露,缪瑞林的脾气一如其酒量,有时会发无名火,伤害人。

“有一次开一个有关水利工程的会,宿迁下辖的泗洪县的一个镇党委书记迟到了,缪大为光火,这个书记后来被直接免职。”刘帅说。

出身农学系统的缪瑞林熟悉农业农村工作,因此,在他手下做农工办主任并不容易。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曾担任宿迁市委农工办主任的王庚绪,一度被骂得不敢去见缪瑞林。公开资料显示,王庚绪此后调任沭阳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任职九年后退休,于今年4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在熟悉缪瑞林的人士看来,当德行和能力达不到要求时,官场职务上“爬”得过高并非好事,大权在握,面对外界诸多诱惑,如果无法严格要求自己,那就更为危险。

澎湃新闻注意到,缪瑞林“落马”后,他与杨卫泽的一张拍摄于五年前的合影在社交媒体广为流传。2015年元旦,南京举行第33届元旦长跑活动,起点就设在南京市政府门口。时任南京党政主要领导的杨卫泽和缪瑞林带头参加。杨卫泽打响发令枪的瞬间,缪瑞林闭着眼,半张着嘴,耸着肩。

“率真”的他,不知当时在考虑什么心事,居然被这枪声给吓到了。

作者:澎湃新闻 袁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