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没有人看好的银隆 董明珠为什么沉迷其中?

原标题:没有人看好的银隆 董明珠为什么沉迷其中?

搜狐科技/马文玥

如果说董明珠掉进了银隆的坑里,那这个坑是董小姐自己亲手挖的。

11月13日上午,银隆新能源通过微信公号发文称,原董事长魏银仓、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公司利益金额超过10亿。随后银隆创始人魏银仓回应称已起诉董明珠。随后,银隆方面又对魏银仓隔空喊话,并不是受董明珠指使,讽刺到”朗朗乾坤,昭昭日月,岂容跳梁小丑?”。

虽然银隆表示经营未受影响,正在朝百亿营收冲锋。随着银隆内讧的升级,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两年关于银隆工厂停工、供应商讨薪、IPO停滞 、查封裁员、圈地炒作等种种负面消息。

董明珠曾公开评价银隆和其掌握的钛酸锂技术是“没有人认识,就像长期埋在沙漠里的金子,我们要把它挖出来”。

不过令人费解的是,无论从格力的股东、新能源及电池业内人士、到各大媒体,几乎无不从一开始就唱衰董小姐的“造车梦”。

人们想问,这个把格力从一年56亿营收做到将近2000亿营收的董明珠,这个在全中国最有声望的女企业家,在银隆的问题上,为什么一意孤行?

银隆的“坏运气”

2016年,董明珠提出让格力收购银隆新能源一事,被格力股东们否决——大家并不看好银隆新能源的未来。

但“铁娘子”的行事风格不允许她就此罢手。谁曾想,彼时轰轰烈烈、大干一场的雄心壮志,成了纠纷的起点。

2016年12月15日,董明珠成功劝说王健林、刘强东等人,与万达、京东、中集和北京燕赵汇金合力增资30亿元,收购银隆22%的股份。这其中,董明珠自己投入10亿元。

对于这样的魄力,大家纷纷感慨:为了接手银隆,董明珠可谓All in了绝大部分的身家。

10亿这个数字与董明珠有着微妙的缘分——它是董明珠和雷军比拼销售额的赌资,也是此次被曝出魏银仓与孙国华被诉涉嫌通过不法手段侵占公司利益的金额。

魏银仓通过媒体表示,“出现今天这件事情的原因,在于两年前她买银隆股份的时候,没有出过一分钱,是借了我的钱去买的。”直指董明珠空手套白狼。

抛开内讧不谈,格力能在董明珠的手上创造神话,可惜的是,珠海银隆确实没有这样的运气,反而向好的希望越来越扑朔迷离。

在董明珠大举入资后,银隆开始了大规模的园区建设,从兰州到天津,从南京到洛阳,短短八个月,珠海银隆就以百亿的基础量级加速扩张,十一个产业园基地,其中7项新基地投资总额达800亿。

前有乐视汽车资金断链、莫干山圈下4300亩地搁置开发,后有京威股份、利源精制投资新能源汽车项目引发债务危机。虽然还没看到结果,但前车之鉴也让外人对珠海银隆的快速扩张捏了把汗。

不久,受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收缩影响,珠海银隆资金出现问题。有媒体披露,珠海银隆欠供应商贷款逾12亿元。为了应对资金紧张,银隆展开了大刀阔斧的裁员,受影响员工高达8000人。

全国各地的银隆产业园外,站满了一波接一波上门讨债的供应商。因为银隆欠款,这些企业几近看临倒闭。订单下降、生产停工、供应商讨债成为了银隆当时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

祸不单行,几乎同时,银隆的南京产业园也被法院查封。

资金问题雪上加霜,负重前行的银隆又得一噩耗。5月30日,广东证监局在最新一期的广东辖区已报备拟上市公司辅导工作进度表中显示,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珠海银隆”)的辅导进度栏显示的是“辅导终止”,这意味着银隆的IPO之路也暂时画上了句号。

不一样的“造车梦”

提起董小姐和她的造车梦,大多数人总会联想到远在大洋彼岸“造车”的贾跃亭。

但事实上,二人“造车”的唯一相似之处,恐怕也就是都纷纷身陷“泥沼”。

可以说,董明珠“造车梦”从一开始就与李斌的蔚来、贾跃亭的FF有本质的区别。

董明珠“造车”梦在她看上银隆钛酸锂技术的一开始就定下了清晰完整的战略方向——即新能源公交客车市场,这与国内大多数定位乘用车市场的造车新势力并不相同。

这与钛酸锂本身的技术特点相关。据了解,银隆主打的钛酸锂电池产品,可实现6分钟快充放,耐宽温(-50℃~+60℃),30年循环使用寿命,具有不起火不爆炸的高安全性,以及全生命周期成本低等。

这样的性能特质几乎是专门为中国城市公交线路设立的。毕竟,中国公交车行驶一轮大约在几十公里,并且拥有统一的公交系统集中维护。

得益于这样的特性,钛酸锂的应用范围极广,赤道国家、靠近极圈的国家,都可以成为其应用场景。只要董小姐带领的银隆的技术成熟,出海推广不是梦。

但广大看客对此并不买账,因为钛酸锂也有明显的缺点,也是其最为知名的缺点。

许多人搬出了魏银仓早年的采访,他曾在公共场合提到,当年收购奥钛时,钛酸锂成本是目前电池成本的12倍。加上银隆产能较小,与比亚迪相比,成本要高50%~60%,毫无竞争之力。

另外一点是能量密度低,反映到实际应用中就是续航里程短。这与广大消费者的续航恐慌当下比拼续航能力的市场趋势背道而驰。

实际上,随着技术的发展,银隆已经解决了钛酸锂电池两大缺点。据悉,银隆开发的第四代钛酸锂电池能量密度已超越磷酸铁锂电池和成本大幅下降40%。

虽然目前行业技术路线基本上是磷酸铁锂和三元“平分”的格局,钛酸锂电池其实是小众市场。但整个行业都处在朝阳的发展姿态。锂电池技术路线的定局,尚在观望期。

而关于董小姐造车的另一部分质疑,在于珠海银隆加速下滑的业绩。

在格力电器去年的财报中显示,珠海银隆2017年营收87.52亿,净利润2.68亿,同比下滑67.94%,去年银隆的新能源汽车销量目标是3万辆,而实际只有7000辆。

不过令外界惊愕的是,即使负面新闻缠身、业绩大踏步后退,董明珠依然对其抱有信心。

结合整个新能源公交客车市场的行业大背景来看,这无非是新兴行业在应对国家政策上时的一次难免的阵痛。

据立木信息咨询发布的《中国纯电动公交客车市场预测与投资战略报告(2018版)》显示:由于2016年抢装透支了部分需求,2017年中国纯电动公交客车产量同比下滑22.2%,为10.5万辆。受新能源客车补贴政策门槛提高影响,中国国新能源客车市场在2017年上半年受到较大影响。

考虑城市化、城镇化对公交市场的增量,尤其是三、四线城市对新能源公交车的增量,以及新能源技术成熟、成本下降后在公路客车市场的渗透率逐步提升,预计到2021年中国新能源客车产销量将突破15万辆。

虽然这能为银隆的业绩下滑做出解释,但绝不算是利好消息——毕竟银隆目前还未走上平稳发展的正轨。

“缺失的基因”

在上面的问题上,董明珠早就看得很通透,她曾对外表示:“银隆的项目本身没有问题,是管理有漏洞。”

不过在经历了种种之后,董明珠表示,“我之前也意识到银隆的管理有问题,不过确实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

董明珠曾与魏银仓共同参加一档电视节目《对话》,当时董小姐就自爆在管理问题上与魏银仓发生争执。

董明珠在节目中说,她与魏银仓发生了争执,因为她看到银隆生产的新能源汽车车身与其他企业存在巨大差距。虽然魏银仓向她解释说其他国内厂商的汽车也是一样的,但董明珠仍然要求魏银仓实现零毫米的无缝连接。魏银仓并不相信日本90万元的汽车成本可以达到这个水平,在节目中回复说“尽力而为”。

董明珠反复强调,成功的企业应该用最少的资金投入,来创造最好的技术、最好的产品。

而魏银仓则认为,既然资金有限、精力有限,就应该降低对产品的整体要求,减小上万工人的压力,确保产品的尽快落地。

从公司的经营理念上,二者有不可调和的矛盾。

从个人经历上来看,董明珠是制造业的老将;而魏银仓则是依靠房地产起家。

接近银隆的消息人士曾透露,银隆发公司全靠银行贷款。董明珠也曾表示,“银隆过去靠银行融资生存,作为一家制造业企业,它应该靠市场来解决问题”。董小姐直指珠海银隆原有管理层的最大问题就是缺乏工匠精神。

为此,董小姐以经营不善的理由为银隆管理层来了次大洗牌:2016年7月,银隆新能源创始人魏银仓辞去董事长职务;2018年原总裁孙国华卸任,新任总裁为曾在格力任职的原银隆副总裁赖信华。“格力系”全面接管珠海银隆。

但凭着格力的工匠精神就能把新能源汽车做好?

董明珠曾号称要做“让消费者三年都不用换”的手机,董明珠也确实保持了她的初心——扔在地上不会坏;使用了13个小时之后还在流畅运行。并且她曾自豪的宣布,“ 我们的手机不是代工的贴牌机,是自己生产的,你看哪一家手机厂商敢这么说?”

不过现实却是,格力手机根本卖不出去,只能依靠“内部消化”。在国内手机厂商中间,根本没有格力生存的缝隙。

反观国内造车新势力,无论是蔚来、小鹏、还是威马,他们的高速成长,除了技术外,很大程度上依靠其互联网思维。

眼看着要打水漂的造车梦,董明珠似乎云淡风轻:“不惜代价投入,不考虑输赢”。

不过,在商言商,倾家荡产的董明珠又怎能会不考虑输赢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