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不愧是年度最期待的神作,看完狂打五星

原标题:不愧是年度最期待的神作,看完狂打五星

从5月到10月,我最期待已久的片子终于来了!

它曾和《小偷家族》争夺金棕榈,算得上是今年的惊喜之作,被很多人称为年度最期待的作品。

好了,不卖关子了。

它就是——

《幸福的拉扎罗》

虽然错失大奖,但它拿下了戛纳主竞赛单元的最佳编剧

观众给出的评价也不错——

有人给出五星;

也有人赞它有迷之魅力,甚至说它是神作。

豆瓣目前也稳定在8.7分,仅比《小偷家族》低了0.1分。

打造出这部高口碑的导演是“戛纳的亲闺女”阿莉切·罗尔瓦赫尔

2011年执导的首部剧情片《圣体》入围戛纳电影节的导演双周单元,并获得一致好评;第二部作品《奇迹》更是赢得2014年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这次,她延续以往的风格,探讨乡野和工业社会中的文明与野蛮。

这个世界充满不公,我们为什么还要做个好人?

影片犹如一则寓言,时而质朴时而写实,时而又充满着瑰丽的幻想。

故事发生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这里的人都属于公爵夫人的农庄,他们被她统治,每天耕作,放牧,给她带来收益。

然而,他们不仅得不到钱,反而被压迫,被当做奴隶。

那么,为什么不反抗?

应该说是心甘情愿,压根不知道“反抗”是什么,在他们的意识里,公爵夫人就是那个“神”吧。

比如,一对年轻男女想要进城,离开这里。

他们遭众人批,需得到公爵夫人的同意,否则会连累家人被赶出去。

在这样的环境里,男主拉扎罗犹如一股清流。

他任劳任怨,没有别的心思。

别人不想干的,他会做,且从不拒绝。

他懦弱吗?

并不是,拉扎罗是真的出尘不染,无欲无求。

农庄的平静,随着公爵夫人和他儿子(下文称少爷)的到来被打破。

夫人乐于享受,保持着高人一等的心态,对“下人”指指点点。

而少爷呢,被扔到这个穷乡僻壤的角落,让他浑身不爽。

能“帮”他逃离这里的人就是拉扎罗。

因为拉扎罗给少爷的宠物投食,两人相识。

得知少爷有一咳嗽就抽烟,喝咖啡的习惯,拉扎罗就把他带到自己的秘密基地,给他泡咖啡。

他们愉快的聊天,成为了“兄弟”。

谁知,没过几天,少爷突然失踪了。

夫人发动所有人去找,从白天到黑夜,喊破山谷,也没人回应。

谁知第二天,拉扎罗在秘密基地看到了少爷,他悠闲的梳头,听着音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凭少爷的一句话,拉扎罗给他弄吃的,还陪他演了一出闹剧。

少爷认为自己的母亲是个剥削者,是个混蛋,他决定假装被绑架,逼母亲付钱,好逃离现在的生活。

事情顺利的进行,众人发现了被放在鸡圈里的“求救信”。

谁知,夫人根本不吃这套,她了解儿子,知道这是他又导演的一出闹剧,所以,决定静观其变。

可是呢,把少爷当心上人的小姐仍担心他会出事。

特别是少爷在得知计划没得逞后,转而给她打电话,得知少爷有生命危险,走投无路之下,这位小姐姐竟选择报警。

这下可好,事情的发展愈发失控。

警察来了之后发现,这里犹如一个封闭的社会,保留着早已废弃的制度。

原来公爵夫人向这里的人们隐瞒了社会的变革。

最终,她因漏税,欺诈,非法奴役等罪行被捕。

而人们则被带出庄园,重新进入“新”的社会。

农庄历经大洗牌,拉扎罗因为去找少爷,错过了这一切。

而他更是在寻找的途中,因为飞机的隆隆声,不慎掉落山崖。

待他再度醒来,回到农庄,早已物是人非。

有些事情,制度和时间是改变不了的。

跟随着拉扎罗的脚步,从乡村到城市,地点在变,可人的本性却没改变。

曾被剥削的人扎堆在一起,没有学会新的谋生技能,反而知道了坑蒙拐骗。

他们拿着一件农庄的贵重器皿,到街上以倒卖文物的名义寻找买家。

待对方决定购买后,趁其不注意,掉包真品,然后拿着钱马上离开。

可以说,片中描绘的农庄画卷,不是人情淳朴的田园牧歌,而是暴露在大自然里的,回归原始本能的人性。

片中,有一个场景让人记忆深刻。

拉扎罗蹑手蹑脚,将食物轻轻放到正在休息的少爷身边,结果,他还是醒了。

并且,说了一句:你挡住我晒太阳了。

当在城市闲荡的拉扎罗和落魄的少爷再次相遇,他渴望被需要,依然选择跟随。

正如一位网友说的:不管社会文明怎么进步,强势的一方总会压迫弱势的一方,弱势的一方会剥削更弱势的一方。

而拉扎罗作为影片的核心,一直用一颗善良的心,平等对待任何一个人。

讽刺的是,当他平生第一次去银行,询问能否将伯爵夫人被没收的财产归还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举起了双手。

因为这句话放在银行的环境里,仿佛是在暗示他要抢劫。

再加上他后面的口袋里,似乎装着什么东西,周围的人本能的将其默认为枪。

碰巧,拉扎罗稀里糊涂没有否认,所以就发生这可笑的一幕。

的确,在文明的社会规则下,拉扎罗明显违背了“正义”。

他遭到围观众人的群殴。

直到他口袋里的东西掉落,我们才看到,那只是当年替玩伴保管的弹弓。

援引一位网友说的——

在狼生活的社会法则里,饿了吃人是一种自然的合理;而当狼闯入人类社会里,这种理所当然却变成了野蛮。

此刻的拉扎罗就像是那匹狼,最后被文明残酷的摧毁。

这是多么的讽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