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红黄蓝股价暴跌,地球人都知道这是在还债

原标题:红黄蓝股价暴跌,地球人都知道这是在还债

去年卷入虐童事件的红黄蓝教育集团又重回公众视野。

14日,国务院《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新政出炉,提出遏制过度逐利行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简单来说,就是民办幼儿园以后不能上市了。

受此消息影响,美股开盘不足3分钟,红黄蓝跌幅扩大50%,市值蒸发约2.5亿美元(约17亿人民币)。随后半个小时内,红黄蓝两次触发熔断,最大跌幅约60%。

一个幼儿新政的出台,导致一家学前教育机构股票腰斩,这并不多见,但它反映了真实的市场心态。毫无疑问,红黄蓝股价大跌,与此前发生的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有着直接关系。

1、“幼儿教育是公共品”是民间共识

2017年11月,虐童案发生时,红黄蓝的股价也一度大跌40%。民间的共识是:幼儿教育是一种公共品,民办教育机构尽管有逐利驱动,但也该保持公益底色。虐童事件,更是与这种理念谬以千里。

所以,这次幼儿教育新政之所以引起注意,就是因其强调了幼儿教育的公共性本意,也给那些只知逐利却忽视教育质量的民办幼儿教育机构提了个醒:幼儿教育,别只钻到钱眼里!

资本市场再一次因为红黄蓝炸开了锅。

其实,学前教育并非不允许民营资本进入。2017年9月实施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就规定,私人幼儿园正式可以以公司制营利性的模式来运作,资本可以流入。而从集体办学到政府公办再到私人办学,中国的学前教育也呈现一个不断完善与成熟的过程。学前教育不会排斥民营资本,但不论是携程亲子园还是红黄蓝幼儿园,其爆出的虐童事件,都说明,民办学前教育的模式如果不能避免教育质量低下甚至虐童问题,这种办学模式就值得重新打量。

2、民办幼儿园“挣快钱”埋下安全质量隐患

一些民办幼儿园爆发虐童事件不是偶然——这既是指其曾多次发生虐童事件,也是因其经营管理模式基因存在问题。

以红黄蓝为例。资料显示,红黄蓝幼儿园的经营发展采用的是“直营+加盟”的模式。而“直营+加盟”的商业模式,是一种轻资产模式,成本低,还能快速占领市场。由于直营所要耗费的资源较多,红黄蓝主要的采用的是加盟制。这是写进其招股书里的内容。

但加盟制度本身就存在诸多问题:由于品牌非自己所有,加盟店在加盟之后,少了品牌发展的顾虑,势必将利润最大化作为首要目标。这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降低成本,比如低价聘请缺乏正规培训、没有教师资格的幼师,埋下道德隐患;二是缺乏统一的管理与经营,加盟店难以顾及品牌形象,可能致使管理混乱。

有人统计,红黄蓝直营幼儿园每年新增 10-15家,而加盟幼儿园每年新增 40-50 家。现在,红黄蓝管理的幼教场所超过1000家,在三年里翻了一番,且以加盟为主的幼儿园为主流。但加盟制导致的品牌意识的缺如,让幼儿园的安全风险大大增加。

幼儿教育上,由于加盟制缺少合理的制度安排,在监管看不见的地方,民办幼儿园就可能将逐利作为唯一的目标,而忽视了其作为公共品的一面。

3、也要增加公共幼儿资源供给,提升幼师待遇

这次发布的《意见》,民办幼儿园不得上市,只是其中一个亮点。《意见》本质上指向学前教育的公益性与普惠性问题。譬如《意见》指出,“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充分利用闲置资源办园,规范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使用”。

那么,当一方面禁止民办幼儿园上市,另一方面也需要做的是,扩大幼儿教育资源供给,改变幼儿教育供需矛盾,提高民办幼儿教育质量。

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全日制幼儿园的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1:5至1:7。但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幼儿园教职工为381.8万人,师生比约为1:12,若要达到1:7的目标,需新增幼教职工248.8万人。幼师缺口巨大。

一个合格的幼师,还需要掌握相当的心理学与教育学知识,这意味着幼师的待遇不能太低。在这方面,国家也要增加投入——培养更多专职幼师,同时提高幼师待遇。

质言之,我们应该支持民办幼儿教育的发展,但坚决反对一味逐利丧失公益底色的民办幼儿机构——尤其是发生虐童事件的民办幼儿园。

我们关心政策对红黄蓝们的影响,说到底是关心幼儿教育的质量与安全,对那些一心挣钱却不顾幼儿利益、违背学前教育规律的民办幼儿园来说,即使“黄了”也不值得同情。

王言虎(媒体人)

编辑 新吾 实习生 葛书润 校对 陆爱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